何以愚夫愚婦往往也修得很好?

有一個問題說怎麼愚夫愚婦往往也修得很好?念佛念得很好? 他有他的特點哪,他單純啊,他信了之後,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沒有這麼複雜,想這想那,他非常單純,腦子非常簡單。

從前蘇州有一個自己稱了開悟的一個管居士,有人把他請到北京,後來跟夏老師大家會面,夏老師就問他:「你現在是什麼情況?」「啊,我現在只是混混沌沌。」他說他混沌,這是禪宗用的語言,就是說他沒有這些分別,他混混沌沌啊。夏老師說:「你還有什麼混沌啊,你早『日鑿一竅』而混沌死。」這是莊子的話,莊子說是一個混沌,一個土疙瘩,有人路過看他太可憐了,沒有竅,就給他鑿竅,一天給他鑿一個竅,鑿了七天鑿成了七個竅,七個竅都有了,混沌死了。所以這一種自然的混沌的境界不存在了,所以那個管老他自己說他是混沌,夏老說你早已日鑿一竅而混沌死了。

都是很直接,一點沒有客氣,所以他說的這些個沒有什麼知識老太婆,他們得力是得力於他們的混沌。腦子沒有這麼些複複雜雜,聽了之後就這麼念,這麼修,等他念起來就很少這些牽掛,這個怎麼說,那個怎麼說,那個法師怎麼講,什麼什麼,他都沒有。他就這麼一個心的就這麼念,念的時候就把什麼都放下了,就這一句在當前,這完全就是所謂暗合道妙,所以這個淨土法門暗合道妙,所以就是善導大師說的你不要求離相,剛初不要求離,只是取相專志。取相,就是要有相,譬如說《觀經》更是要觀相,你就專心致志的就是這個法,就這麼去修,可以往生。

現在我們就是說一方面看到高的,一方面我們現在這個行,從我們現在這個叫行,你要到那裏去都是從立腳處開始。你們要回美國,就是現在從我這兒開始,是不是?從這兒,才將來到了飛機場,到了飛機場上了飛機,從立足的地方開始,不可能脫離了立足地方的動作就到美國了,不可能的。所以現在我們的立足就在這個地方,抓住淨土法門、密法,隨便找那個都可以,抓住這個。

所以就是說所謂密法的特點是「即事而真」,在事相之中,你這是有事,有所為,有什麼,它就是真如。別的法就是要撥開這些才是真如,它這是即事而真。所以即事而真就有大圓滿的味道,所以這個大圓滿裏頭,顯教裏頭的《華嚴》講的都是大圓滿,我們《無量壽經》的十玄都是大圓滿,「一真一切真,一成一切成」,都是圓頓之法。大家就是全在當人哪,我們要知道這一些,中國的禪宗、這個大手印、大圓滿,提高我們的般若智慧,一方面扎扎實實,從我們的立腳處一步一步的用功。「初步即是到家」,這又是大圓滿的見解,你第一步就是到家的那一步,就是這麼念,就是這麼修,我們不要輕視自己,就這麼老老實實,平平常常。那一些所謂有什麼禪定,有什麼神通,那個都不是問題,要真正得到問題,還就是那幾句話,你能夠這有煩惱什麼的都不礙事,智慧自然在增長,你這肉眼有慧眼的光明,你的凡心出現了佛心的知見。

所以我們今後的一切修習就是在這個方面的進展,我們不是去求天眼,那個有了當然也好,但是沒有不要緊,更要緊的是,那要有慧眼的光明,要出佛心的知見。佛心的知見是最要緊的事,所以佛之所以出現於世,《法華經》就是開示悟入佛的知見。所以我們學佛整個的是個知見的問題,現在我們是眾生的知見,我們都有所執有所見,我們有些道理,有些邏輯,有些思維,總之都是眾生的知見。那麼佛要出現於世是什麼呢?就是告訴我們,開示佛的知見是什麼,因為我們聽到了之後,我們就思惟修,我們去聞了,聞了之後就思就修,修了之後我們自己悟佛知見,入佛知見。佛的一個到世間來的大事因緣就是這麼一件事,開示悟入佛的知見,所以我們學佛也就是這麼一件事。要放棄了我們眾生的知見,悟入佛的知見,佛是為這件事來的,我們學佛也就是這樣一件事,所以這個知見很重要。就是我們的所知所見,將它成了正知正見。

回【念佛、修行】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