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恩師黃念祖上師

6-1
1987年弟子攝於美國維州

作者 : 蓮 定

蓮華龍尊金剛阿闍黎上師,於西元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凌晨(北京時間),圓寂往生,時年七十九歲。老人家的驟逝,使我們震驚悲痛不已。將近十年來,與上師接觸頻繁,所受教益,非筆墨能敘述,亦非我能力所能表達。但應《華府佛教會通訊》之邀稿,不敢推辭,故不憚敝陋,把與上師交往因緣及所得教誨,平實地書錄於後。
溯自一九八二年,由台灣埔裡蓮華精舍陳公引舟上師介紹,有緣得知黃上師居住北京,礙於兩岸關係,未能馬上聯絡。到一九八四年開始通函。似乎冥冥中上師與我們一家特別有默契,有感應,從通信中得到不少教益與諸多領會。一九八七年,上師與台灣蓮華精舍五位傳人均感時機成熟,在美國維州成立蓮華精舍,上師千里迢迢,來美主持,為新道場開光,使北京、台灣及美國三地均有密宗壇城的修持和傳授。是時華府佛教會同修亦來拜謁上師,感知上師是位身體力行,修持精誠,戒律嚴謹,悲智雙運,集禪、淨、密三宗俱通於一身之大善知識。
上師特地把從北京帶來剛剛脫稿的《大乘無量壽經解》,贈送給華府佛教會。當時佛教會會長劉啟義居士將該《大經解》寄給專弘《無量壽經》的淨空法師。法師得此大經註解,歡喜無量,並將《大經解》翻成繁體字,在美、台、港、大陸各地大量地印行流傳。
中國近代佛教界的居士中有兩位傑出的大德,稱為南梅北夏,南梅是南方梅光羲老居士,為上師的母舅。北夏是北方的夏蓮居老居士,是其恩師。夏蓮居老居士在往生前曾把受菩薩戒時的鉢以及燒護摩所用的菩薩衣賜給上師。日寇侵華,國都播遷,又獲虛雲老和尚授三皈依,老和尚亦以潛修淨業、自他俱利予以諄誡。其後,亦曾受皈依於貢噶呼圖克圖,督噶呼圖克圖,親增呼圖克圖,幾位活佛都是大成就者;而後又皈依於密宗蓮華正覺金剛上師,獲遴選為蓮華精舍的金剛阿闍黎,傳承接法人,這是上師密宗的傳承。
上師根器猛利,學佛歷程如《心聲錄》所言:「大學三年級時,找到母親的一部有註解的《金剛經》,在讀經時,產生了空前的稀有情況:如聞驚雷,醒人長夢;如沐春風,身心調適;如飲甘露,遍體清涼;如聞妙樂,頓忘俗味。當時只感覺一陣陣清涼與光明,自頭至足,遍灌全身,一夕之間二三十次,其殊勝安樂不是言語所能形容。這才恍然明白,不是佛法辜負人,而是人辜負佛法。這才端正了自己對佛法的認識。當時體會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是經中的核心。凡夫下手最好是持名念佛,但當老實念去,便可望暗合經中妙諦。」
上師畢生自持精嚴,不受頂禮,不受供養,悲深願切,利生廣博,每日自定課業,甚為繁重,未能竟業,決不就寢;同時還要忙著立論著述,回覆世界各地同修信函,接待訪客。真正做到「把身心奉與諸佛,將生命託付龍天」,絲毫不被逆境折服,亦不顧及自身病痛;所想到的只是如何能將法益廣為饒益眾生,讓更多生靈能增長善根,明白自心,離苦趨樂!
自一九八四年十月到一九九二年三月,我們有幸受上師垂承關愛。現在他雖離開我們,但九年來的通函,卻時時可讀可看,字字坎在心中。來信最使我受益的是他老人家對於學佛道理和實踐的一些問答,不但解我疑難,亦使我茅塞頓開。他是諄諄善誘,對我卻是當頭棒喝,灌輸最珍貴的知識及見解。由於《會訊》篇幅有限,下面就引錄一部份上師的佛學問答。
問:密宗行者要旨為何?
答:密宗以發大心為主,為實踐此大心,則以自修為始。康藏常例,於學十二年顯教後,修四加行三年,然後修小法,相應後,才舉行大法灌頂。得灌頂後經常是住茅蓬,閉關專修,有長達十二年者,有一個「十二年」未成,再閉一個「十二年」者,這樣才能談得上成就,才開始有度人的本領。要是一個修行人,沒有深入自修,只是忙於傳教救人,這就像世間的庸醫,既沒有研究醫學,又沒有治病經驗,只是想掛牌行醫,美其名為「治病救人」實際上是「庸醫殺人」,在密教中則更為嚴重,沒有得到金剛上師的金剛命令,擅自充當上師,胡亂傳法,這都是破戒的。在大陸沒有領到政府的執照就去行醫是犯法的,其罪名是「無照行醫」,現在有許多自稱為上師者,與此相類。
再進一步說,去冬讀古人著作,看到古德告誡說「未明心見性者,廣造伽藍,犯戒」。這就是說,一個沒有開悟的人,只是忙於蓋廟,是破戒。世間佛教徒多知「外供諸聖」而不曉「內重己靈,堅求正覺」故鮮有成就也。又經云:「一念淨心是道場,勝造恆沙七寶塔,寶塔畢竟化為塵,一念淨心成正覺。」可見廣造無量無數之佛像與寶塔,其功德遠不如自心之一念清淨。
問:密宗、淨土宗的修持精義為何?
答:密宗道場重人重法,不重殿堂與陳設等,首要是「人」,首先要看有無信心純正,發菩提心,死心踏地認真修持之人。心地善良,品質高尚者,隨喜共修,長期共修。則可看出來者信心是否純正,根器是否猛利,發心是否廣大,必須具備上三者,方堪承荷無上密宗之大法。淨土法門是密宗顯說,把密宗深奧的道理;公開說明了。華府佛教會以淨土宗為核心,這是一個最基本最重要的佛教團體,諸上同修發心至誠,讀誦研究大乘無量壽經與淨修捷要,虔誠專久精進不懈,真乃人間芬陀利華!
善導大師曰:「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這就是說,如來之所以興於世間,只是為了宣說彌陀本願功德之海。而備說彌陀願海之經,則唯有大乘無量壽經了。彌陀大願的核心是第十八願,因此大願,所以當來一切含靈皆得度脫。至於一個凡夫,何以能因十念便生淨土?就因為信願持名「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至於應當如何念呢?「從事持達理持,即凡心成佛心」,只是老老實實一句一句的念去,這就是事持,只要念的明白,聽的清楚;這一句便是念了,念來念去,自然而然,或明合、或暗合(不知不覺)而達於理持,理持即是理念,凡夫無從下手,只能從事持下手,但當事持時,自己的凡心已成為佛心了。故雲:一聲佛號一聲心,自他不二,自心即是佛心。許多人譏笑淨土宗心外法,殊不知極樂不在心外,若能如是信入,往生定臻上品。
問:念佛與無住生心的關係如何?
答:來信認為必須在禪宗破本參之後,具此水平念佛才能說是無住生心。這是由於同修未明持名之妙,其妙處就在於「暗合道妙巧入無生」。只要深信切願老實念佛,綿綿密密,不知不覺便不念自念(達到這一境界的人很多),進而能所兩忘,只是孤零零的一句佛號(咒也一樣)。一切不去想,只是佛號明朗現前,這便暗合無住生心。所以持名稱為易行道,稱為徑中之徑。若先須達到悟心的水平,那就難了,當前滔滔者滿天下,試問有幾何人開悟(我曾見過幾位,但都已離開這個世界),一億人中難得有一個。
問:如何實益眾生?度化眾生?
答:來信提及「唯有自己能發光(指智慧明朗)才能實益眾生」。真是至理名言,盼同修本此精神,真實用功,行解相資,自然竿頭日進,從明入明,吉祥圓滿。至於您在段末所云「寧為蕉芽敗種」則為矯枉過正之言,故再申其意。
同修所聽到的「不要急於度生」。其中所否定者,只是個「急」字。度生本是好事,但操之過急,則好事會變成壞事。譬如手持不發光的手電燈,為別人照路,這有什麼用處呢?又譬如甲乙兩人,甲剛考上醫大,便天天要給人看病,乙在醫大畢業以後,仍讀研究生,自己除學習外,不斷看醫書,添設備等辦診所,可是他沒有成天忙於找病人去治病,我們能說他是不想治病救人嗎?相比之下,甲是胡鬧,其結果有二:(一)是無照行醫,是犯法的。(二)是庸醫殺人,也是犯法的,至於乙才是有決心,有計劃,真實想救人的好醫生。
往生極樂世界者,純一是大乘根器。《往生論》曰:「二乘種不生」。修證到阿羅漢,若不發大乘心,仍舊不能往生。曇鸞大師說,只是羨慕極樂世界的安樂,是不能往生的。
再進一步說,真實修法念佛的人,在自修中,便是利他,造福一方,饒益大眾。念佛之人,有一由旬(最小是四十里,大則八十里)的光明,光照之區,普蒙加被。經中說:一個地區若在二十四小時內沒有一個人念一聲佛號,空中的夜叉,便會飛下來抓活人吃。前十年,通願法師(大陸道德極高,修持極好的比丘尼)到我家裡,這是第一次會面,剛一相見,她十分驚愕的說:「怪不得呢!我以前老覺得奇怪,為什麼北京預報有大地震,但到時都不震?今天才明白,原來是北京有這樣一個人。」我當時回答說:「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力量,北京修持的人多,這是大家共同的力量。」當前世界多災,尤其是最近蘇聯的地震,一座城市變為廢墟,十幾萬人喪命。如果城中有人念佛修法,一定可使大災變小,小災變無。現在各地多災,所以我希望一切佛教徒用功修法。
上師往生荼毗後家人陸續撿出堅固子(俗稱舍利子)共計三百八十多粒,五色皆有。金光明經捨身品曰「是舍利者,即是無量六波羅蜜功德所重,亦是依戒定慧薰修所成者,甚難可得,最上福田。」上師的功德成就,可以從發菩提心來看。大菩提心者,誠如上師所言,乃大智、大悲、大願三結合之心。《金剛經》云:「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相即離相,此大智也。修一切善,大悲大願也。終日度生是悲,終日無度是智,終日度生,終日無度之心是菩提心。蓋普度之心是悲,求生之心是智,若無大智慧決不能信淨土法門也。上師一世,發大乘之極致。現上師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弟子們亦可期上師乘願再來,度我眾生。
與上師交往十年,他一生最好的寫照可取自上師為夏蓮居大師八秩壽辰的頌讚部份:
猗與恩師 大善知識 乘願再來 示生塵世 圓解圓修
智慧猛利 宗通說通 圓融一味 金剛正眼 爍破大千
續佛慧命 繼祖心傳 從禪入顯 攝淨歸密 萬流入海
一心淨信 一句彌陀 即深妙禪 淨念相繼 直透玄關
知恩報恩 宏法利生 掩關津門 專注大經 無量壽經
淨宗寶幢 廣攝眾妙 究竟一乘 暢佛本懷 為世明燈
捨命註經 六載方成 德風廣被 名稱普聞 大眾欽仰
趨叩師門 宮牆九仞 妙德難思 慕名者眾 知音者希
知音傳實 慕名傳虛 師灑甘露 普潤三根 開我茅塞
出我迷津 惡海騰波 唯賴慈航 請師慈悲 乘願再來

~ 錄自《華府佛教會通訊》1992年10月 第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