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大誓願第六 (之三)

【我作佛時。十方世界.所有衆生.令生我刹。皆具紫磨眞金色身.三十二種.大丈夫相。端正淨潔.悉同一類。若形貌差別.有好醜者.不取正覺。】   三、身悉金色願。 四、三十二相願。 五、無差別願。

「我作佛時.十方世界.所有眾生.令生我剎。皆具紫磨真金色身。」這是「身悉金色願」。都是紫磨金色身,都是金色光明之身;都是三十二種大丈夫相,這是第四願,來的都是三十二種大丈夫相。所以有人畫了一張西方三聖,把觀世音菩薩畫成女相,要送到香港去。我說這個像畫得不太好吧,我說你把觀世音菩薩,這個不符合。後來這個畫畫的,他們沒有用他的畫,畫畫的人很埋怨我,他畫得很辛苦。我說你沒看見敦煌畫的那個西方三聖,觀世音菩薩都長鬍子的,「三十二種大丈夫相」。我說觀世音菩薩無所謂男、無所謂女,可以畫男可以畫女,白衣觀音你只管畫女相;你畫西方三聖,現在西方,西方三聖他就是長鬍子的,「三十二種大丈夫相」。所以你一不小心就畫得就不如法,你大陸畫的像到香港去,畫得不如法,這個就…。這個是第二願。

第三就是「端正淨潔」。非常端正、非常清淨、非常乾淨。「悉同一類。若形貌差別.有好醜者.不取正覺。」這一句話是什麼?這是第五願,身「無差別願」,沒有差別。這個差別指的是什麼?我們這個世間就有膚色的差別,白種人就認為他最高,白顏色皮膚,黃色的中等,黑色呢,就認為…,希特勒他們就認爲是下等民族,種族這個要去歧視。有這些個差別,這是膚色不同。這個形態也有所不同。他就是有些特點、特徵,這就是差別。極樂世界就沒有這一類的差別。這三個願就是如此。

底下說的就是「身悉金色願」,每一個都是紫磨真金色身。這個「紫磨真金」,真正好的金子就是赤金。中國人說赤金,是金子裡頭帶一點紅色,一般好的金子帶紅色,赤金,金的成分足,如來就現這個身相,現金色身。

善導大師解釋說諸佛為什麼現金色身、為什麼往生要現金色呢?因為金在世間的東西來說,它是不上鏽、不損不壞的。要一塊鐵那就爛掉了,很多東西也不行,腐蝕了、變色、鏽了,金子就沒有這些毛病,所以它貴重也在此。所以諸佛並不是「拜金」,因為他要表示這個金是不壞,以顯這個常住不變之相,所以現金色身。它這有法、有含義的。不是說世間都喜歡黃金,我也現個金相讓你來看,是「金」表示常住沒有變異這種法義。

日本一位法師說,他說這個金色表示「中道實相」,因為它都是一樣,都是沒有差別。《會疏》說「純一金色」,都是一個顏色,它就是彼此都平等,「平等」正是「中道之義」,所以說金色就表現「平等中道」之義,善導的話表示「常住不壞」之義。

「三十二種大丈夫相」,「三十二相」這裡頭也寫了,大家自己看,轉輪聖王也有這個相。《智度論》說,佛現三十二相是隨著閻浮提,就是咱們地球,天竺國就是印度,是隨著他們,就是針對他們的根器而說的、而現的,為他們而現三十二相。因為他們修梵道,他們也看見天,也看見天人這個相,所以佛也現這個相。實際佛,那是無量的殊勝。所以「三十二相」只是化身佛所現之相,若是報身,那麼《觀無量壽經》裡頭就講,無量壽佛有「八萬四千相」,不是「三十二」了,這書裡頭沒有。《觀經》裡頭的,阿彌陀佛有八萬四千相,每一個相裡頭有八萬四千隨形好。所以我們現在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這是針對咱們地球上印度人的水平而顯現的化身佛的相。

在《觀經》說,要觀佛的時候應該觀什麼?要觀「佛八萬四千相」,「一一相有八萬四千隨形好」。所以《觀經》那個「觀」的方法,眾生的這個心也就跟不上了,那八萬四千相你怎麼觀哪?想不出來了。所以我們不要執著,《金剛經》說「不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那所見的是為了印度那時候人所顯現的,那不是如來的…,那剛才說的八萬四千相,八萬四千隨形好,那還是報身相,報身還是從法身所流出來的。所以說真正的法身不可以色見聲求,「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第五是「無差別願」,都是沒有差別。這個地方曇鸞大師解釋得很好,說有了差別怎麼樣?因為現在咱們地球上就是有白的、黃的、黑的,還有別的都不分了,主要這三種,把那個紅的都列入到黃的裡頭。「以不同故,高下以形。」因為你不同,有的人就說我是優等民族、那是劣等民族,咱們這個世界例子很清楚,就有高、有下。「高下既形,是非以起。」德國人希特勒他說你們是劣等民族,你們就是應該為我服務。「是非既起,長淪三有。」希特勒就是惡魔,他就要墮落,就到三有之中出不去了。

「是故興大悲心,起平等願。」這是第五願的來歷,「悉同一類」,沒有這些差別。所以極樂世界它沒有退緣,不使你,叫你退心。我們為什麼要往生?最大的原因就是這個世界的退緣太多了,進一步退九步。人生幾何,你在中間還在這比扭秧歌還慘,扭秧歌是進三步退一步,你現在進一步退九步,你何日能解決問題呀?

所以極樂世界處處都安排,你想吃什麼自然就有,你不用操心,也不要人給你服務,也不要找服務員,不想了就沒了;衣服也是如此;房子也是如此;一切都是在說法,都是在啟發、增上,所以這個彌陀的大恩大德。所以為什麼要這樣?曇鸞大師一注,我們就很清楚了。

【我作佛時。所有衆生.生我國者。自知無量劫時宿命.所作善惡。皆能洞視.徹聽.知十方去來現在之事。不得是願.不取正覺。】   六、宿命通願。  七、天眼通願。 八、天耳通願。

再底下,「我作佛時。所有眾生.生我國者。自知無量劫時宿命.所作善惡。」每一個來生到極樂世界的人,他都自己能夠知道無量劫以來,「宿」者,「宿」是過去多生,「宿命」是過去他所作的一切善一切惡,這個就稱為「宿命通」,這是第六「宿命通願」。

「通」就是神通的簡稱。怎麼叫做「神」呢?「窮潛神異」,它這個「神異」,很深、很幽、很微,就如同潛深在裡頭一樣,你不容易覺察。非常之神異,而他所表現出來你不可測、你不能預計,你不能夠去猜想,叫做「神」。「所作無壅」,沒有地方能堵住,沒有不通的地方。「自在無礙」,怎麼都可以,沒有障礙,叫做「通」。所以「神通」兩個字合起來是這個意思。

所謂「六通」,宿命、天眼、天耳、他心、神足、漏盡,這「六通」中,只有第六通是唯聖人所有。聖人,小乘的聖人指阿羅漢。「六通」之中只有第六種是唯有聖人所能證,其他不能。道教再修也不會修到這裡,最多他只能生到非想非非想天。證了「漏盡」就出生死了,這個分段生死,輪迴六道這個東西他沒有了,所以這個「唯聖」。前五種呢?前五種就是通於「凡」。前五種,凡夫也有,小乘也有;異生(非人),北京所謂稱四大家:黃、白、狐、柳(黃是黃鼠狼,白是刺蝟,狐是狐仙,柳是蛇)四大家,家家都供奉的,這都是「異生」,畜生道,它們可以修練,修練達到修羅道,頂多修得再好的到成仙,那就太少了,它們也可以得。

所以我們佛教不許大家賣弄神通,因為這些神通,這其餘的也都有,那些妖魔鬼怪他都有。所以標新立異,拿這個來炫耀,這個是佛法所禁。你就真有神通種種的什麼,也只有在極特殊的之外,一般都是在他示寂滅之前顯現一點,不能炫耀。

天界是報得,他一生天自然就有,天眼、天耳這是天界有的能力,自然就有,他一生到天就有。天界可以自然感得前五種。鬼神也有小的通,鬼呀、神呀也有小的通。剛才我說很有名的那個,他就是跟一個鬼配合,就是這一類。所以現在大家都知道這搬運法很奇怪,表演什麼搬運法,什麼東西都搬走了。中國從前這個變魔術的也會搬運法,而且它有個名字叫做「五鬼搬運法」,他就是利用鬼。現在還是,現在這個搬運的失利了,所以有的時候他就不靈,有一個很有名的人在廣州那邊去表演,這表演全不靈了。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知道,所以只是如來的聖教是我們的依歸,千萬不要被這些所迷惑、所牽引。

「漏盡」者,就是要斷煩惱,要斷見思惑。思惑,貪瞋痴慢,不但咱們人界的貪瞋痴慢沒有,連天界的,它是極細了,連無色界天的貪瞋痴慢都沒有了,這才是「漏盡」,所以「漏盡」很不容易。我們一個人要修到證阿羅漢,地球上就很難很難了。有的大德估計,證初果的人可能還有,證阿羅漢很難了。

證初果就要斷「見惑」。「見惑」就是「身見、邊見、見取、戒取、邪見、貪、瞋、痴、慢、疑(疑惑)」,這十個都斷了才證初果。初果是小果的第一個位次,這十個都斷了談何容易。所以這是「豎」的修行道路很難。極樂世界是「橫」,橫著出去,而且去了之後得的這個神通,而且我們要說,極樂世界所得的神通超過一切禪定中所得的神通。這還給我們講一點什麼禪得什麼通,我們就不去再詳細研究它了,總之它是由禪定而所得的。

而這極樂世界是什麼呢?由於彌陀願力所感的。他一生極樂世界就具足這個神通,而這個神通比其他的神通大得多。不但比凡夫、外道所得的通大得多,比小乘那個正道,從禪定所得的也大得多。所以大乘的神通與二乘的神通有多種的不同。

神通本來是「聖末邊事」,我們說神通要跟智慧相比,那智慧就比神通重要得多。現在所說這一切就談不上是神通。小乘的神通要跟大乘相比,這裡頭也有九種差別,這個我們簡單的說一說。

第一、是「寬狹不同」。這個範圍,聲聞比方說他的天眼、天耳所能夠通達的是兩千個國土,緣覺是六千國土〔註一〕,現在這個經中說「億那由他百千佛剎」都能通達,比他就不知道強多少倍了。

第二、「多少不同」。聲聞、緣覺,這是小乘,他一心只能做一件事情、一種變現,不能辦很多事情。佛菩薩能夠化現到十方世界,一切的色相都能化現,一時,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剎那,能現各種身,天身、修羅身、人身、鬼身、畜生身、地獄身,都能現。

第三、「大小不同」。二乘所現的大身不能進到小的裡頭去,現小身裝不下大的東西;佛菩薩所現的大身能夠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能讓這樣大的身體入一個微塵之中。這個我們只簡單說一說,大家自己看。

第四、是「遲速不同」。我們這個神足通,二乘要到遠的地方,須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到;佛菩薩就不是這樣,不須要時間,所以這個速度是無限大,大家要知道。距離被時間除,就是速度,汽車一小時走六十公里,這是你的速度,六十公里是距離,一小時是時間,距離被時間除,等於速度。我要到一個距離,六十公里,不須要時間,時間是零,任何數被零除是無限大,速度是無限大。世間的東西以光速為極限,而佛法這個速度是無限大。所以科學怎麼著也不能夠去真實理解到佛教的這個,不能夠相提並論。不須要時間。

第五、是「虛實不同」。二乘阿羅漢所現的,它只是相似,我為你現出一個果子來,相似的果子,沒有實用;佛菩薩所現的都有實用。

第六、是「所作不同」。二乘所現的就不能讓他有心;佛菩薩所化的「化人」,化現一個人,他自己有心,他可以去做事,讓人家覺得他就跟一個普通的人一樣,他也有心、有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佛菩薩化現能夠這樣,而二乘做不到。

第七、是「所現不同」。佛菩薩現一個身,能讓不同的人看見不同的樣。所以世尊能現一個妙色身,普使眾生隨類見。它是狗,看見就是按它境界所現,天人看見是天人境界,菩薩看見是無量的殊勝微妙。你們看看那個蒼蠅就是複眼,它就看見好多好多,這個不是一樣的,各個隨類見。而佛之所現,現了一個身,各個眾生可以隨著你的那個品類,你得見你所見的佛,或者說你所見的化現的相。

第八、是「化根用不同」。菩薩是六根互用,眼睛、耳朵、鼻子都可以互相用,不是侷限的;但是二乘不能。

第九、是「自在不同」。《涅槃經》說:「諸佛菩薩,凡所為作,身心自在,不相隨逐。」身現大的時候,心不跟著身大;身現小,心也不小。形相現的喜,心它也不喜;形相現的發愁,心也不發愁。這個二乘不行。他這個身和心無礙。

所以這就是剛才說到神通,因為這段談神通,談到這些神通,這個二乘…,一般也都有,但是這裡禪定所得的神通比那個其他就高得多,而禪定所得的神通、二乘所得的神通跟大乘比又差這麽多。而現在極樂世界這些人得的神通呢,那更爲殊勝者是什麽呢?就是說他是由於彌陀的願力。

所以這個「宿命通」,自知無量劫時宿命所作善惡,他就沒有一個片斷,我只能知道什麽時候,再以前就不知道了。所以有一個人來求出家,這些諸大弟子一看,推到八萬劫他都沒有善根。「不行,你走吧,沒有善根你不能出家。」他就走了,走在路上碰見釋迦牟尼佛,一問,就跟釋迦牟尼佛哭,他要求出家。釋迦牟尼佛把他收了,收了回來,後來他得道了。大家說:我們怎麼著,說他沒有善根。「哎呀,你不知道,他八萬劫前他是打柴的,碰見老虎,他爬到樹上了,老虎走了,他一時輕鬆了,他就『南無佛』,念了這一句佛。」那麼八萬劫後遇見釋迦牟尼佛了,還是出家了,還是得道了。佛他就沒有限量,所以一般的阿羅漢他有限量,他就八萬劫,八萬劫以前不知道了。所以現在這個外道他們說是世界是怎麽成的,什麽什麼東西。就因爲他的那個通有限量,他觀察到那個宇宙最久的起源,觀察那個情况,他只見到那兒,有限的之內他就做了結論了。不知道他所瞭解的只是很小的一個片斷。

「宿命通」就是指著前生、過去多生我種種所作的善善惡惡都曉得。《會疏》就說,「能知自身一世、二世、三世,乃至百千萬世宿命及所作之事,亦能知六道眾生各各宿命及所作之事,是名宿命通。」不但知道自己,還知道旁人。

這個就很有好處,這有什麼意義呢?日本的澄憲師說:你要不知道宿命,你對於善你就不進,對於惡你就不怕,你就懈怠。你看阿羅漢,想到在地獄中受的苦,他就流汗流出血來,就知道可怕呀!阿羅漢因為他有得了通,咱們現在都忘了。這個健忘啊,在地獄中他健忘,地獄中所謂的抱銅柱,他見了一個極美的女子,他就過去一擁抱,一擁抱就燒枯,燒枯了一吹又活了,又活了他就不記得,又看見那個女的在那又去抱,又燒了,一日一夜之間多少萬次,他始終記不住。所以現在大家都忘了。有「宿命通」,阿羅漢記住,他就流汗,汗裡出血。這個就是說,他知道這個恐怖,他就不敢再做惡,他要勸大家,他親切呀。

還有一個人叫福增,他知道宿命的時候,看見前生的骨頭他開悟了。告訴別人這是我前生的骨頭,現在這是我的骨頭。所以就是說這一切,所以知道「宿命」的重要,底下我就不多說了。

第二個理由,就是說知道「宿命」就不會自高自大。你知道你過去所完成的功德,都是由於佛的加被。我們之所以能夠往生,不是由於自己的功德夠,而是由於阿彌陀佛的誓願哪。你把你種種多少生的功德都看起來,知道是罪過很多、功德很微弱,而今日能得這個殊勝的因緣,我們現在就是在彌陀加被之中,若不如此,我們今日如何能在同聚一堂來演說這些事情啊?我們都是多生多劫,彌陀一直在追逐我們、在救護我們,有大恩於我們,今天還是攝受不捨,所以我們今天才得聞這一切,就不自高了。

所以他又說:「往生彼國者,先知宿命。」才知道「深仰佛德」,知道佛德,佛的恩德、佛的威德、佛的功德,你才深深的生了景仰之心。所以要得宿命通的含義就是在此。

〔註一〕:黃老當年所使用的《大經解》東林版初版為「六千國土」,佛陀教育基會出版的《大經解》2013版已依《甄解》原文修改為「三千國土」。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