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樹徧國第十四

(請點擊下方 Play-button 鍵,即可開始播放錄音)

【彼如來國。多諸寶樹。或純金樹.純白銀樹.琉璃樹.水晶樹.琥珀樹.美玉樹.瑪瑙樹.唯一寶成.不雜餘寶。或有二寶三寶.乃至七寳.轉共合成。根莖枝幹.此寳所成。華葉果實.他寶化作。或有寶樹.黃金爲根.白銀爲身.琉璃爲枝.水晶爲梢.琥珀爲葉.美玉爲華.瑪瑙爲果。其餘諸樹.復有七寶.互爲根幹枝葉華果。種種共成.】

〈寶樹徧國〉第十四。「彼如來國」,極樂世界。「多諸寶樹」,有種種的寶樹。「或純金樹.純白銀樹.琉璃樹.水晶樹.琥珀樹.美玉樹.瑪瑙樹.唯一寶成」,單獨是一個寶所成的。

並不是真的像咱們世間上,故宮珍寶館所看見的,拿一些什麼翡翠、珊瑚做的那個樹。那個樹機械死了,你送給我,我都嫌討厭。極樂世界不是那樣的樹。那樣的樹誰要?它是好到沒法形容,只有拿「寶」來做比方。葉子之美像翡翠,花之美像鑽石,拿這個做比方,不是那種生硬的死物。所以說金子成的樹,要真是金子打一棵樹有什麼意思?不是這個意思,就是說這個樹它放光,金色光明。

「唯一寶成.不雜餘寶」,這是一種。「或有二寶三寶.乃至七寶」,互相合成的,有的這個做根、那個做花等等等等的。這一段話,節省了《魏譯》本大量的文字。「復有七寶.互為根幹枝葉華果。種種共成。」就說這些樹極其乾淨,這些寶很乾淨,顏色不同於一般的顏色,拿這個做比方。

【各自異行。行行相値.莖莖相望.枝葉相向華實相當。榮色光曜。不可勝視。清風時發。出五音聲。微妙宮商。自然相和。是諸寳樹.周徧其國。】

「各自異行」,各自成一行。「行行相值」,就好像現在咱們練操,大家排上一個隊伍,你橫著看也是直的,直著看也是直的,有人的地方都有人,空間都空間,很整齊,就這個意思,「各自異行,行行相植。」

「莖莖相望」,彼此都對稱。「枝葉相向」,你的這個枝子朝著我這兒,那頭又有個枝子……,我這邊這個朝東,那邊就朝西 (有的枝子朝西),就相向。「華實相當」,這有花,那也有花;這結果,那也結果,很整齊。

「榮色光耀。不可勝視。」「榮」是繁榮,這個顏色;「光」是光明。「不可勝視」,眼睛看都看不過來,這是俗話。

《定善義》說,「諸寶林樹」,這些寶所成的林樹,都是「從彌陀無漏心中流出」。因為佛心是無漏,所以樹也都是無漏,乃至沒有老死。所以這個樹它也就沒有老死,就沒有一顆樹是枯了的、樹是老了的。咱們這個樹長蟲子,長了害蟲,它那沒有這個事;也沒有剛出來的、剛生的。所以就沒有這種前、後等等的這些變化,表示時間的這些變化都沒有了,「亦無」〔註一〕,因為這是無漏之界。這個就是樹這個意思。

「清風時發」。「清風」指著是無漏的、清涼的、清淨的風,咱們這兒都到處鬧風災,龍捲風,破壞多少多少。它這是清風、和風,時常都吹動。

「出五音聲」,這個樹就會出音聲。「五音聲」就是古時候說的「宮商角徵羽」。古時候以這五聲,過去最初是五絃琴,五聲,後頭加兩弦變成七弦,就是現在的音樂是七聲。五音就是比較原始的,五絃琴所代表的「宮商角徵羽」這五聲,這五種音聲是最根本的。五音是「宮商角徵羽」,頭一個是「宮」,第二個是「商」。「微妙宮商」,就是微妙的音樂、微妙的曲調。「自然相和」,都是和聲,聽了很好聽。

「是諸寶樹周徧其國。」這些寶樹周徧在它的國土裡頭。《會疏》說,這是「願力所成,不借鼓吹」,不要你吹打,故云「自然相和」,自然就有好的音樂。

註一:《大經解》此處引《四帖疏 .定善義》︰「由佛心是無漏故,其樹亦是無漏也。乃至亦無老死者,亦無小生者,亦無初生漸長者。」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