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念佛生西方 西方念佛生哪兒

(問:在《六祖壇經》中有人問:「弟子常見僧俗念阿彌陀佛,願生西方;請和尚說,得生彼否?」 六祖回答說:「東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國?」六袓的回答是否與淨土宗的立論相矛盾?請師父開示禪淨一味,自他不二的道理。)

黃老答:〔你問的是《壇經》裡:〕咱們念佛生西方,西方念佛生哪兒?
這個就是有人常常說這《金剛經》跟《阿彌陀經》這兩個矛盾,《金剛經》就是無有眾生可度,什麼都無相無為,〔《阿彌陀經》〕那佛法就要求往生西方。

這個要圓融起來啊。所以現在我們所談的淨土宗,就是圓融的,不是那個「啊,你先不管,西方極樂世界絕定是有,你就求往生,就是這樣了。」這個那就是很淺的淨土宗。那很多這個淨土宗,現在說日本是六千萬,中國也是多少千萬,一部份只是這樣,他確實和禪宗是矛盾的,但是這樣的人念佛還是可以往生。這一點很特別,他品位低啊,那麼圓融,那就不一樣了。

所以現在夏老師這一部《無量壽經》,這裏頭就比《阿彌陀經》,就很自然,就是這一種不一致就消除了。你看《阿彌陀經》:佛現在西方,「成佛以來,於今十劫」,那麼這裡有佛、有地方、有時間,《無量壽經》就不是:如來者,是無所從來亦無所去,這不跟《金剛經》一致嗎?《金剛經》也說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沒有什麼叫來,什麼去。哪有什麼叫東、什麼叫西啊?

現在是為「酬願度生」,為了滿足我的本願,要度眾生,所以「現在西方」,所以示現在西方。「成佛以來」,「示」也就示現了成佛,「於今十劫」。所以這個地方、這個時間是為了酬願度生,眾生所能理解的,而示現成這個樣子。像釋迦牟尼佛久己成佛,而示現是個王子、出家、種種種種、成佛,是一種示現。那麼要說到究竟的話,西方極樂世界遍一切處,當下就是西方極樂世界。你說是唯心,這個是,西方極樂世界都是我的自心,我的自心遍一切處,這話對。西方極樂世界確有個世界,而這個世界是遍一切處,這個話難懂。

再說一句,娑婆世界也遍一切處,沒有一個不遍一切的。所以「十方虛空不離當處」,東西南北,上下十方都不離開這個地方;「三世古今」,過去、未來、現在,「不離當念」,一念之間,過去、未來、現在都在裏頭,所以這一念就是如此。

所以真正說到往生,有一個四料簡,說「生則決定生,去則實不去」,往生是決定往生;去,實在沒有什麼叫做去啊,你這兒跟那兒是一個地方。也有一個料簡說:「去則決定去,生則實不生」,去嘛,決定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如若說生,證無生嘛,什麼叫「生」啊?那他再有兩句:「去亦實不去,生亦實不生」,這都是完全從空邊來說,本來無有來去,無有生滅;還有一句:「生則決定生,去則決定去」,去是決定的去,生也是決定的生。

這四句擱在一塊兒理解最好,因為現在我們的語言就好像電視一樣,它送出來的是一個光點,沒有法子把整個的一個場面送給你。它要掃描嘛,就是多少行,多少什麼,一行一行地掃,過程之中都是一個點一個點,所以你收到的是一個點,但是你必須一個就是你的頻率和它是諧振,再有,你的掃描跟它同步。它的速度,它掃多少行,你也掃多少行,它掃得快慢,你也掃得快慢,你跟它一致。因為它從這個地方描出來,你這個地方,光也就是這麼走過,加上這個屏幕的惰性,加上我們眼睛的惰性,成為圖像出來了。

所以我們佛教講經、講書也是如此,它只是就跟掃描所送的信息一樣,所以有的時候你不得到很多東西,但是說久而久之,久而久之,它一條一條忽然一下出來了,但一下子又跳過去了,又不清楚了。就是說你如果得到同步才能體會,可是像這個就是說,四種都包括,那這就不是一句話所能說得清楚的。但是你如果跟它能夠諧、同步了什麼,跟這個諧的時候,這個圖有同步之感,所以有些特別的啟發。所以就是語言在這兒,離開它還不行嘛,要沒有這一點給你來,你什麼都沒有了,哈哈哈哈,所以就是這樣。

所以「自」和「他」也就都在這兒了。要是沒有自力,你怎麼能相信他力呀?是誰能夠相信他力?沒有大智慧,能夠相信?所以有很多愚夫愚婦,他就這麼死心塌地的信,這個本身裏頭就有很殊勝的智慧。所以這個他力,能夠信他力也正是智慧的顯現之處。

這個「自他不二」,我就很可以拿這個磁打比方。我們眾生沒有成就是塊鐵,有磁性就是我們的佛性。佛是一個很好的鐵,很強的磁鐵,很強的磁場。我們把這個鐵靠近磁鐵,這個鐵就磁化。磁化之後,這個就出現了相吸或者相拒的力量,形成一個磁場。這個場咱們念初中物理都知道,這個場是共同的,你說是原來磁鐵的,還是我這塊鐵的?這個磁力線從他發出來到這個場。這第一個是自他不二的意思,這個場是共同的。

再有,磁鐵成了磁,我這也磁化了,我也是成了磁鐵了,同一個東西啊。這也又是自他不二了,磁場是共同的,彼此都是磁鐵,是共同不二,然而「自他宛然」哪。一塊磁鐵,我這兒又是一塊磁鐵,這個是宛然哪。它早就是磁鐵,我是到了它的磁場之後,才成了磁鐵,又是個宛然哪。而中間的過程是什麼呀?過程只是你電子運動的軌道一致了,磁鐵的電子軌道運動一致,現出磁性來了。電子轉個圓圈,這個是電流在這個方向、這就是磁極(北極)。

一般的鐵它為什麼不現磁性呢?它走的運動的這個軌跡是亂的。這個北極朝這,這個北極朝那,那個朝那,那個朝這,這不就抵消了?在這個磁場之中,受到它的磁場的誘導,我這個電子都規規矩矩地按著一個方向運行,我的磁性就顯出來了,這是自他宛然哪。

但是這個變化是什麼,只是我這裏頭的這個不亂就是了。這時候我也吸它嘛,磁場是共同的。算這個力量,這個吸引力是一個公式,兩個磁極的乘積,是不是?所以就是說,從這個我們可以懂得自他不二、自他宛然。唯心,有人一聽「唯心淨土」好像就是空的了,這個事情就好像是一種哲理了,抽象了,都不存在了,就是好像就這樣。

這個禪宗,就是這個布袋和尚,就是廟裡頭一進門的那個彌勒,胖極了,這樣一個和尚。他是布袋和尚,隋唐之間的一個和尚,他的偈子:「只這心心心是佛」,就是這個三個「心」字擱在一起,「只這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十方世界這是最靈、靈明的東西了;「妙用縱橫可憐生」,神通妙用,縱橫的妙用,這些個妙用可憐得很哪,所以現在都以為有神通妙用了不起,希望得到神通妙用,還有這種人就是……,那個布袋和尚的看法,這個可憐得很哪。「一切無如心真實」,所以這個唯心淨土,那麼那位法師的話,他很強調唯心淨土,既然是唯心淨土,他就是最真實啊。既然最真實,大家就是往生這個唯心的淨土,就是最真實的淨土嘛。

所以有人問我:「西方極樂世界到底是有,是沒有?」有時候我就這麼答:「你說這個世界是有,是沒有?你如果能夠證到這個世界是沒有,你才可以說極樂世界也空。因為極樂世界常寂光本來沒有什麼叫國土,但是如果你認為這個世界是有的話,那極樂世界不但是有,而且比這個世界更真實啊。因為它是永遠不壞的,它不是這種微塵聚合而成的世界,就是自己心光所顯現的,所以是最真實,金剛啊,究竟的!」

所以我們說到自性,說到唯心,跟我們說實際那兒有一個國土,這兩個之說並不矛盾。我們說一切皆成佛,一切都究竟,究竟堅固,所以西方極樂世界也正是如此,彌陀願力所成。

回【禪淨密】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