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拜 現在說法

一心觀禮.極樂世界.教主本尊.今現在彼.爲諸有情.宣說甚深微妙之法.令得殊勝利益安樂。十方菩薩瞻禮聞法.得蒙授記。稱讚供養.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一拜三稱〕

現在到了第十段了,第十段就是說阿彌陀佛今現在說法。我們一心觀禮極樂世界的教主本尊,教主嘛,大家都知道,釋迦牟尼是我們這個世界的教主,阿彌陀佛是極樂世界的教主。本尊,這是密教的語言,密教修什麽法,那個佛就是你的本尊,你之本,你之所尊。現在淨土宗大家都在念佛,所以按密教的說法,這個佛,阿彌陀佛就是大家的本尊,所以教主本尊。那這個本尊的說法呢,是按密教的語言。

「今現在彼.爲諸有情.宣說甚深微妙之法」,今現在說法,今現在說法「今」是現在式,這不是過去,不是未來,是現在。今現在說法,這是現在進行式,He is speaking. 不是 was,不是 will,都不是(這一個是未來,一個是過去),是現在正在說,就這個時候,正在說法。而教主本尊今現在彼,在極樂世界,「爲諸有情」,爲彼國的一切衆生,在宣說甚深微妙之法,是個甚深的法呀,所以我們要知道。

大家常常有人就說,這個淨土法門是愚夫愚婦所行,看不起,又是愚夫愚婦修了也往生,他就更看不起了,他說﹕「我是……,就好像遠超過於這個,我應該有更好的方法嘛。」這個其實你可以給他說破。愚夫愚婦也能行,愚夫愚婦是不是很困難哪?他沒有多少知識,文盲,他是很困難哪,就說這個病是很重的。這一個大夫能够治很重的病,那一個大夫只能治感冒,哪個大夫高明?當然治那個重病,治那個絕症才高明嘛。那個沒有什麽知識,不懂得什麽道理,沒有什麽學問,他能够,也能把他治好,所以這個病入膏肓的人,絕症,這個大夫都能治,只能說大夫高明,不能說你把那個要死的人都治好了,我不來治了。

有很多人這個地方顛倒了,就好像那個傻子照相機,傻子照相機傻子都可以用,那個照相機並不傻,是不是?那是很高級的嘛,多少電腦在裏頭,是不是?大家能够實用,能够普,正是這個法本身的高明殊勝。所以淨土法門是甚深微妙之法,底下我們還要把他說明怎麽個甚深微妙,這都是可以說得通的。就是做不到的事情,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就在這兒,你就是這麽念,你做不到的事情,你暗合道妙,你自然合乎最高的道妙,這不是碰巧,這個方法本身就具有這樣的殊勝。

今正在那兒給他這個國土說這個甚深微妙之法,極妙之法,稱爲微妙。「爲諸有情」,他那兒不但是本土的有情,十方的世界都到極樂世界去禮拜阿彌陀佛,到了那裏都在聽法。所以《無量壽經》有〈禮供聽法〉這一品,實際上釋迦牟尼佛〔轉述阿彌陀佛〕所說的,還都是你要先了達諸法空,自性空,你要了達這個之後才能够成就佛土,才能够受記作佛,所以跟《金剛經》沒有一點兒矛盾。所以《無量壽經》一來,跟《金剛經》就統一了,這是夏老師一個極大的功德。

不要就是一個佛教已經……,大家還要彼此你說我不行,我說你不行,這一種現象就叫做什麽呢?就叫做「鬥諍牢固」。這種現象現在也是個規律,也不足怪。佛在世的時候,是「解脫牢固」,很多人都解脫了。再以後,佛涅槃了之後,最初的時候「禪定牢固」。很多人很容易得禪定,那禪定很深,那個時侯的禪定比現在後世的禪定深得多。再過五百年,禪定的人也很少了,「多聞牢固」,還知道很多經典,還知道很多教,研究的也還是很深,多聞還是牢固。再五百年,連多聞的人也很少了,「塔廟牢固」,到處有塔有廟。

這個〔一九〕五幾年的時候叫我去休養,我跑到莫干山住了兩個月,從上海坐車到杭州,這沿途看見這倒了的塔,不知道有多少。這個廟,過去我住的這兒〔註一〕,就附近這一圈,很近的這一圈,廣濟寺算是遠的了,離我就是……,這一圈十幾個廟,那邊打電話的〔地方〕〔註二〕,這邊我一出門看見那棟房子,都是廟,十幾個廟,所以塔廟很多,都坍塌不存在了,塔廟牢固也過去了。剩下的是什麽呢,塔廟牢固都過去了,底下是什麽牢固?鬥諍牢固。

鬥是戰鬥的鬥,諍是言字旁一個爭多爭少的爭,鬥諍牢固。就是諍論,你跟我不同,我跟你不同;就是你說:我修這個法,我這個好,你那個不好。兩個法師也是,就你也是淨土宗,我也是淨土宗,但你那個淨土不行,念佛不行,我這個才好。就是沒有誰互相讚歎,都互相在那兒鬥,都是你說我不好,我說……,在那兒諍論!諍論,這個牢固啊。所以這沒有什麽可怪,這個就是娑婆世界的一種現象了;到極樂世界嘛,當然那就都是諸上善人聚會一處,沒有這些退緣。

佛在說這個甚深微妙之法,「令得殊勝利益安樂」,這個淨土法門讓大家都得法樂,而這個淨土的這個法是得到一個殊勝的利益安樂。十方的菩薩都去瞻禮,都去禮拜,都去聞法,得到阿彌陀的授記,都在那兒稱讚,在那兒供養阿彌陀佛。

所以這一段就說明在極樂世界,佛也是經常說法來教導衆生。有的世界呢,就不一定是說法,就你聞著香味就可以使你前進,這種種世界不同,我們看到極樂世界也還是以說法爲主。

所以極樂世界之樂,就是受用種種大乘法樂。往生以後聽的這個佛說法,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聽了之後你能够理解,不然嘛在這個世界也可以修啊,但是到極樂世界就是一切聞法,你要想聽,聽到之後你就能够如實的理解,所以他老是進步,聽到了就能理解。我們這裏頭他這個很難哪,還有就是有很多人在說,他所說的他就說錯了。你剛開始分辨不了,但是一個錯的東西進來以後,你要想更正就很難了,所以在這裡修行,困難就在這許多方面。

所以就是要下最大的決心,我們要能夠自度,要能度衆生,唯一的就只有這條路,要使度的一切衆生,能於今生就超脫生死,這是一個最微妙的法門。到了極樂世界之後,那處處都使得你增長,那個進修就比我們在這兒快得多了。

註一:指黃念老當時所居住的磚塔胡同,後改名為敬勝胡同。
註二:當時電話不普及,必須使用胡同的公用電話。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