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拜 禪淨不二

一心觀禮.佛由心生.心隨佛現。心外無境.全佛是心。境外無心.全他即自。洪名正彰自性.淨土方顯唯心。感應道交.呼應同時。十萬億程.去此不遠。心作心是.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一拜三稱〕

底下這一段,這是一個很關鍵的一段,也是非常難理解的一段,這一段要把它突破了,再看大乘經典就好懂了,這一段很……。

「一心觀佛〔禮〕,佛由心生」,剛才我們講阿彌陀佛是出家,多少年成就,成了阿彌陀佛了,這個地方一句話說「佛由心生」,佛是哪裏來的呢?佛就是由你心裏頭生出來的,你呀,你心裏生出來的。這一句有好多人就聽了之後,他就是很難……,他就說這麼說起來,我就失掉了對佛的恭敬心了,佛倒是我生出來的了。

這個「心」說的是我們的本心哪,人人都有一個本心,這個妙明的真心。這個心就是釋迦牟尼佛成道時所說的話:「一切衆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一切衆生他都有如來一樣的智慧,如來一樣的功德。那麽我們這個功德在哪兒呢?我們既然是如來的智慧功德,那這許多經都是我說的,我還要再講,還要再看,不用了,是不是?

這個說的是這個真我,也說的是這個真心。所以我們這唯一的一個大事,粗淺地說,了生死,不要生死輪迴,輪迴太苦了,要救度衆生。進一步說,我們覺得這最大的一件事情,我們本來是佛,而我們現在只是侷限於這樣的一個情况,我們這個是不甘心哪,所以要恢復,恢復到自己的本來。這個就更深一層了,能懂得這個意思的人很少了。

我們自個兒的本心是什麽功德?十法界都是自心所流出的。十法界,六就是六道,這就六種了:天、修羅、人、畜生、鬼、地獄六種;阿羅漢、緣覺,也叫辟支佛,又兩種這就八種了;菩薩就九種了,十法界,加上佛就是十種了。這十種,這十個法界都從一心所生,都從每一位每一位的這個心所生,所以佛就由心所生啊。每一位從自心中流現出十個法界,一切佛也是自心中所流出。

這個地方可以打一個比方,我們以水來譬喻真心,我們這個真心也就是佛的法身,十方的佛的法身不是兩個,就如同是水。我們太平洋、大西洋,這種種的洋、種種的海、種種的江河這都是水,這個水來譬喻法身,也譬喻我們自己的本心。這個水一動就生了波了,波就有種種不同的情况。水都是一樣的,水都是氫二氧,沒有兩樣東西,不管你哪兒的水。你說它有雜質,那雜質不是水,既然說是雜質,雜質就不是水,水就是氫二氧(H2O),沒有別的東西。

但是大風小風,水的用處就不一樣了,相也不一樣,用也不一樣。「吹皺一池春水」,那這個小波很可愛呀﹔那驚濤駭浪很可怕呀,水能够灌溉,水能洪水爲患,所以水的「用」和「相」,就有千差萬別了。所以這個十法界就都是相,相就是水動了生了波了。生了波了,這水能載舟,水能覆舟,波就事相上的不同,波動了就千差萬別。但是你要順順的,不管那是載舟的那個波,還是翻舟的那個波,它還就是氫二氧,還就是那個水,它沒有差別啊,我就舉這樣一個例子。

所以我們要知道,這一切一切都是「自心」,這都是從「法性」,可以叫做法性,可以叫做「妙明真心」,可以叫做「佛性」,叫做「法身」,這是一件事不同的名字。都是從這個本體而出現種種的事相,所以佛也是由這個心所生的。佛既然現了相了,這個也都是波,但是這個都是由水而形成的。這是一句。

底下一句「心隨佛現」,你自己的本心在哪裏呀?是什麽樣呀?最近我們這兒一個常念佛的人,這就是最近的事,這兩天我叫她不要來了,我說你們都在這兒,叫她不要來了,她這兩天腰疼,昨天送信兒來:「腰疼,我這兒就拚命念咒。」她疼的難過,這叫「逆加持」呀。念著念著念著她就沒有我自己了,沒有我了,找我找不著了。找我找不著了,所以這個都是真實的,無我,就是無我,你一定認爲有個我,那你這是在妄想之中的事情。那麽這樣過了之後,腰疼沒有了,不要說腰疼了,再厲害的病都可以好啊,這也是這幾天的事情。

所以這一切都是心所顯現,但是心,拿給我看看,你的心什麽樣?所以達摩來了之後,神光是二祖,神光是最聰明的,懂得很多,各方面的研究,連外道的東西都研究得很深。他聽到達摩來,去求法嘛,那麼看見達摩在這兒打坐,他不敢驚擾,山洞裏頭很冷,下雪,雪都很深,腿都埋了,還不敢動,還恭恭敬敬的站著,其實達摩都知道。後來看見他這麽誠懇,就問他:「你在做什麽呀?」他說:「我求法呀。」達摩說:「求法這樣大事,你這種輕慢可以嗎?」他這兒這麽恭敬站在那兒,雪都沒到這兒,他還說他輕慢,也就是證明這個求法真是一件大事啊!隨著你的恭敬心,你所得的會不同。

這時候二祖就拔開帶的刀,一刀把胳膊砍斷了,把這胳膊擺在達摩面前,表示我不愛惜我的身命,我只是爲法而來啊。他一個好好的人自己砍了胳膊之後就疼啊,他還是凡人哪,他疼,疼得厲害,心不安。心不安,他就:「哎呀,師父我心不安。」達摩就說:「將心來,老僧與汝安。」把心拿給我,我給你安,他無法可拿呀。

而且他在他這個找心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心不可得,這個不是心哪,這個不是代表自己的。現在科學證明嘛,你可以移植。比方說你移植了他的心,那麽再活下來的是你還是他?還是你呀,所以跟這個心沒有關係。你用一個塑料的心,那麼他本人也並沒有變成塑料的,所以不是這個心,這個心不可得啊!

我能感覺疼的那是我的心,但是你叫我找,拿心來,他找不著啊。他說:「覓心了不可得。」你叫我拿心,我找心找不到。達摩說:「與汝安心竟。」我給你安心已經安好了,因爲你找不到嘛。開悟了!

所以這個心哪,你這是不可得啊。不可得之中,可是怎麽樣呢,可是你在念佛,你觀佛,想「如黃金山高出海面」,這個佛現出來了。佛是你心裏頭所……,佛是你的水所形成的波,你看見了這個波,不就是看見了你的水了嗎?波,形成了波,波它的實體就都是水,也就都是你的心,所以你的心就隨著佛就現出來了。

所以這兩句合在一起讀「佛由心生.心隨佛現。」這兩句話說明「心佛不二」,我們的本心跟我們所念的佛不是兩個。所以有人,禪宗的人,有的人不深入理解淨土,他批評淨土,說你們是心外求法,你不參你的本心,你跑到十萬億佛土去拜一個阿彌陀。他不知道那個阿彌陀正是本心,不在心外。有好多這種爭辯,就跟過去那個四人幫,江青他們批孔似的,我就說他沒有批孔,批的是孔子的街坊,他的鄰居,孔子不是這樣。所以大家就是這樣,有時候很亂。「心佛不二」啊。

底下就再說明什麽呢,自他也不二啊。「心外無境」,要說他是心,就看見什麽水就都是水,不管你大波小波,你要不看波只看水,那全是水呀,所以那完全是水,這波,不颳風,波就沒有了,所以他除了心以外就沒有境,一切境都是心,就是說一切波都是水。既然外頭沒有境,都是水,就是沒有波,都是水,那佛這個波也是水。佛這個波就是水,那就是「全佛是心」,就佛全部就是我們的本心,這句話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這樣去念佛,這個功德就又增加了,不是有人說,我這麽一念就好像沒有起恭敬心了,其實這個是更恭敬啊。這個是從水這麽看,那沒有波全是水,那麽佛呢,既然如此,他也就是水,也就是心。

但是你要從波上看,除了波,你把波……,看到了波,離開了波你要去找水,找的著嗎?陸地上沒有波,陸地上沒有波哪兒有水呀?所以這個你所謂的境,就是你水所生的波,離開了這個波就沒有水了。

所以你看見波的時候,實際你已經看的就是水,因爲你現在你在亂動之間,你不瞭解它是水,只覺得是波。所以萬象森羅,其實都是你的自心。所以「一切皆成佛」,一切皆是佛,那平等了,就沒有什麼彼此啊,什麽什麽種種的,一切,一切也皆是自己。

所以「境外無心」,所以這個極樂世界,以及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這是屬於「自」以外,佛教稱爲「他」,除了「自」,跟自個兒相對的是「他」,「全他即自」,整個的他就都是自己。這個在佛學的名稱叫做「自他不二」,上頭是心跟佛不二,這個是更進一步了,自己和他。

所以這個淨土宗稱爲他力派、果教門,底下還要講,這是跟其他法門不同之處,依靠他力。所以帶業可以往生,這是依靠他力,彌陀的願力,他力,所以是他力派。

果教門,從果實上下手的,不是叫你從地下手,這是從吃饅頭這兒開始的。你要從選種、開荒……,從開荒那兒開始,你要開荒,然後要耕耘,要去選種,要去種種的都要去種,要施肥、間苗、種種種種的,然後又去割,割了之後要打,打了之後要磨,磨了之後最後蒸饅頭,才能到口邊,那你是從開荒那兒開始的,那首先就得這樣。但是這個果教派他是從吃饅頭這兒開始,這個饅頭給了你,只要你自個兒要嚼,這個沒人給你代替,哈哈哈哈……。

所以就果教派,這是個果教派、他力門。那麽所以「全他即自」,他全部也就是自己;自他也不二,所以《維摩詰經》整個是講不二法門,一切都不二。所以有對待,對待就是矛盾,矛盾就是咱們人類世界的事情,種種都老在鬥爭,矛盾就要鬥爭。這矛盾是對立面,雖然也講統一面,但統一的很不够。這個是徹底的統一了,它對立面就是一個,徹底的統一了。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