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拜 密淨不二

一心觀禮.顯密一體.身土不二.稱名無異持呪。教主即是本尊。大日.遮那.同歸光壽。華藏.密嚴.不離極樂。豎窮三際.橫徧十虛.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一拜三稱〕

這一段是「密淨不二」。「一心觀禮.顯密一體」,顯教和密教是一體,目前大家好像有點分別,好像顯教就是和尚,密教就是喇嘛,所以稱爲喇嘛教。因爲確實有好些個風俗、習慣、表現,喇嘛和僧人不一樣,服裝也不一樣,用的法器也不一樣,念經也不一樣;他們用西藏話、蒙古話念經,我們都變成漢字,都是漢語。

服裝他也是,你看他們這個……,但是他保留的還是印度的原風,冬天這個臂還是袒的。經上「偏袒右肩」,《金剛經》裏頭問的時候是偏袒右肩,這一邊是袒的,印度熱。這些中國的和尚大袍子一穿,袈裟還是露出這個的,但是大棉袍子裏頭的這個〔右肩〕,不袒露了。這個袍是中國古代的俗人的袍,不是僧袍,不是僧人的服,袈裟才是僧人的服裝,那個袈裟還是露著的,還是露在外頭,但是這個袍子是加了一件袍子,所以是有些不同。

但是實際說來,現在也有人好像是要保持、顯出這個不同來。也有的人就互相輕視,這顯密之間的輕視,目前超過禪淨。這個顯教說密宗都是邪魔,密宗又說你們這個顯教是小乘,互相看不起,其實都是錯誤。我常說顯密就是這個拳頭,這都顯現在外頭的〔手背〕,這就是顯。密是什麽?密,不是老顯在外頭,我這〔手心〕你看不見了。那這個〔手背〕你們還是看得見,這就是顯;而這個〔手心〕你現在有緣,你看見了,這是密,但是,他是兩件事嗎?他一體呀!

所以這個手背就是手心的背,手心就是手背的心,所以密就是顯的密,顯就是密的顯,是一體。都是法嘛,佛法嘛,怎麽能變成兩個了呢,變成兩個那不就變成兩回事了?可以有一些特色,那這都可以的嘛,顯教裏頭還有各種不同的特色。

日本把一個淨土宗分了十幾宗,他各有特色,他們合掌也不一樣,念佛也不一樣,念佛珠也不一樣;最特別的念佛珠是多少人共修,多少人合用一個念佛珠。大家圍著坐一圈,這個大念佛珠,每個珠子這麽大個兒,每個人管一個,每個人面前有一個珠子,好像流水作業,每有珠子推一個,「南無阿彌陀佛」,又來了珠子,別人推過來的,到了你這兒,「南無阿彌陀佛」,再推一個,每人就這麽推,這麽念。所以他這是特色,這個特色並不能說這是兩個,是吧。所以顯和密是一體,顯和密啊。

再有這個地方,還有一個這大家弄的很亂,真正,我問過貢噶活佛,他說這個密宗,密宗所指的顯教,不是指的整個咱們大陸的全部的佛教。所謂顯教是《中論》以下的佛教經典,稱爲顯教。而且在西藏,學密的人,先要學十二年的顯教作爲基礎,脫産學習十二年,像「三論」哪,這之後就學到「中觀見」,就是《成實論》、《俱舍論》、《中論》等等的這些個,這個教典很多的,有些書是很好的,這個稱爲顯教。

再往上,那就到了我們的《般若》、《法華》、《涅槃》什麽,這不在密宗所謂的顯教範圍之內,那是顯密共同的。這個密宗說顯教低是小乘,是指著那個「三論」以下的,那跟我們的說法是一樣。佛教分十宗,《成實宗》、《俱舍宗》,這都是小乘教,那就是低的嘛,「三論」就是這個大小乘交界的地方,他是小乘的最高,而還不够大乘,所以這個以下稱爲顯教,而且稱爲顯教低,不是整個批評整個的大陸的原有的佛教。

但是學密的人,沒有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加上他自個兒的意思,就說你們像原來漢地所有的,你們這些個都低,因此只有西藏再去學的東西才是高的,這個是錯誤,不是這個意思,這是一種謬解,這個需要慢慢地來澄清。現在就是說有許〔多〕澄不清,〔澄清〕不完哪,有許多問題比這個還嚴重的,還在那兒錯,像這些問題也就說是暫時,就等一等吧。

而且這個密戒裏頭,你這個「軒輊顯密」是一個根本戒,你看不起顯。爲什麽他要學十二年的顯哪?必須要有這個基礎。所以真正學密,是一個很艱辛的修持,先要學十二年的顯教,然後修「四加行」。十萬個大頭,要渾身倒下去,這個頭磕十萬個,還不光是要磕頭,還要密宗觀想,要念,這麽磕,要供十萬個曼達,要念十萬遍《百字明》,《金剛百字明》一百個字,四樣,四加行。

四加行,你就是什麽都不幹,脫産,快的也要三年,這就十五年了。然後傳一個普通的法去修,又修幾年,然後給你開頂,這樣一共又三四年,再開始給你傳戒,傳大法,而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傳的,還要看根器。得了大法的人往往就閉關了,一個關十二年,這個閉關是真正不出來的。所以他這個密宗,這個修持成就快,他這個修持的認真、緊。

至於密教的高也是有根據的,這個是日本到中國留學,他們從中國回去之後,他們判,列這個教的等級,列「十住心」,把人的這種情况分爲十個等類,叫「十住心」。最初就是這個「異生羝畜心」,就好像這個動物似的這種人,說他很愚昧無知,說的是不信佛的人。

一點點上來,像小孩似的一點點上來,說到上頭就是這樣子﹕第八他列的是禪宗,第九是華嚴,第十是密宗。密宗稱爲「秘密莊嚴心」,這個「三身四鬘」。當時華嚴就(在唐朝,相當於中國唐朝,到天皇那兒去)不服啊,說他們怎麽說比我們華嚴還高,從來都是華嚴是最高,怎麽他們比我們高?

天皇就把他們都召到御前,就問他:「你這是怎麽回事啊?你回答呀。」他說是:「我學了密,學了這個法,總之我就是,我就是從自身就放光。」他說的時候他就放光了,而且放光就把整個日本的皇宮全照亮了。當時就是所有參加辯論的,告狀的人都磕頭了,皇后也頂禮獻袈裟,這樣他這個判教就成立了,沒有人敢否定了。

所以我們這個密他之高,他是諸佛的境界,諸佛的自受用境界。所以他確實是毗盧遮那所說,在天宮所說,《華嚴》也是毗盧遮那在天宮所說。一般是說顯現,其實釋迦牟尼也就是毗盧遮那的應化,他一般都在地球上說的,那麽到了密教,他這個秘密莊嚴啊,這就是佛教裏頭最深入「秘密莊嚴心」所流露。

那麽淨土宗呢,是密教顯說,所以密教的所有……,所以我都是平等的,所以你說我修什麽都可以。你讚歎密宗的時候也是讚歎我的這個念佛、讚歎我的禪宗;你讚歎禪宗的時候也是讚歎我的密宗、讚歎我的淨土;你讚歎淨土的時候也是讚歎我的密宗、讚歎我的禪宗,我這個裏頭我確確實實平等了。但是在平等之中,這個密宗確確是「十住心」,這個說法是成立的,淨土是密教的顯說,禪宗就是密宗最高的心地法門的最上的「且卻」,叫做立斷,「且卻」翻立斷;那麽立斷之外還有一個頓超,和禪宗還略有不同,就是這樣。所以這就是整個教的情況。

顯密是一體的,所以我們說到了這個密宗的殊勝,這個密宗的「十住心」最高,他說密宗不但跟淨土宗是一體,跟顯教整個也是一體,那跟淨土更是一體了。「身土不二」,我們這個「身」跟這個「土」不是兩個,都是從心所流現,心流現出了身,心流現了土。所以你看看這個法身居常寂光土,報身居實報莊嚴土,破了見思惑就方便有餘土,我們還是凡夫,我們就是在凡聖同居土。這個土跟我們這個身不是兩個,都是由於你,你現在斷惑的水平,而是什麽身,而是什麽土,這直接是一回事。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