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拜 密淨不二 (之二)

「稱名無異持咒」,你稱名,念這個名號「南無阿彌陀佛」。而確實我在這個稱名裏頭,我確實得到了密宗的很特殊的感應嘛。就是密宗是有最高的佛,就是比毗盧遮那還要高,紅密,稱爲阿達爾嘛如來,這阿達爾嘛佛如來的心印在持名的時候就顯現了。當時我還覺得我這個念佛怎麽出了阿達爾嘛佛的心印?後來才知道,同時就是阿彌陀的心印,我自個兒當時並不知道這個事兒,所以這個就是你在念佛的時候。

這個心印是密宗的事情,淨土宗從來沒有談心印,密宗有心印,觀音菩薩,阿彌陀佛的心印是shei字,所以有的佛像就寫了這個字,有的佛堂,比方夏老師的佛堂,大的這個梵文的shei - 梵文字供在那兒,印這個心哪,「無異持咒」。

而且這個「南無阿彌陀佛」,用印度話來念就「那謨阿彌達巴亞」,那麼這一句佛號,就出現在往生咒、大悲咒裏頭。但是我們注音注錯了,比方「南無」有時變成「那謨」了〔按:指「南無」二字應讀為「那謨」〕,「阿」字變成「哦」字了。他現在寫的文字是「多婆夜」,夜晚的「夜」,南方很多地方「夜」就讀「亞」,夜裏。所以你要是把這個音念準了,就還是跟那個印度文一樣的「那謨阿彌達巴亞」,那謨阿彌陀佛,印度音的讀法。

因此我們要念,念那謨阿彌陀佛,阿字很重要。所以現在大家初修要念就念那謨阿彌陀佛,有的人老年,老太婆了,她念了幾十年了,你不要叫她改,但是要教她,她不要說我念「哦」也要教別人,把別人念「阿」的倒把它改過來,就改錯了。

「稱名無異持咒.教主即是本尊。」剛才已經說過了,我們這個教主阿彌陀佛,你念佛,教主就是本尊。你又持咒,你又是本尊,那不就是密嘛。「大日.遮那.同歸光壽。」大日如來,毗盧遮那佛,《華嚴》是毗盧遮那佛,密宗是大日如來,這個都是歸於無量光、無量壽,都是阿彌陀呀。

這個有根據嗎?這個有啊,我們拿密宗的東密的興教大師,他的著作裏頭他就說了:「大日如來,或名無量壽佛。大日如來,或名無量光佛。」這無量光、無量壽就是大日如來嘛,所以說夏老師他這些話都是有根有據啊。

那這個毗盧遮那呢,興教大師又說了:「毗盧彌陀」,毗盧遮那和阿彌陀佛是「同體異名」,同一個本體不同的名字。所以就是「極樂華藏」,阿彌陀佛的世界是極樂世界,毗盧遮那的世界是華藏世界,這兩個世界是怎麽樣,是「名異一處」。那個是佛號,是同體異名,這個國土是名異,名字上不同了,是在一處,所以這個就是說華藏就沒有離開極樂呀,在一處啊。

底下還要說「密嚴」,密嚴是怎麽回事兒啊,密嚴有《密嚴經》,《密嚴經》也是密宗的經典。「佛已超過彼,而依密嚴住。極樂莊嚴國,世尊無量壽。」他說密嚴這個國土就是極樂國土,他那兒的佛就叫無量壽。他又說「密嚴淨土」是「超諸佛國」,超過一切佛國。他是怎麽樣,怎麽超過?他是無爲性,他是由於無爲爲性而成的,他是不同微塵。

許多世界是世界散爲微塵,微塵聚爲世界,這不是《金剛經》講的嗎。那有很多世界都是微塵聚合而成,現在微塵不要說是土,就是說這些電子什麽什麽這都是微塵〔註一〕,微塵聚會的。所以這個世界將來要壞的,將來要大崩潰,大爆炸,全世界全都……,整個銀河系什麼都完了,這個大是大的不得了。

但是這個密嚴國不同於此,他是無爲性,他不是微塵所成。所以這個就密嚴也不離極樂嘛,他說這個「而依密嚴住」,「密嚴住」就是極樂莊嚴國,而這個佛就是無量壽。所以這個密嚴世界不同於諸國,這種清淨莊嚴,也就是讚歎的極樂世界。所以這兩句話就有〔根據〕了。

所以「大日」是大日如來,「遮那」是毗盧遮那,是華嚴的佛。大日是東密,所以管毗盧遮那稱爲大日如來,他叫大日如來,所以日本他很尊奉,「日」啊,他日本哪,這是大日,叫大日如來。「大日.遮那.同歸光壽。」都是無量光、無量壽。華藏世界,密嚴世界,沒有離開極樂世界,那個教主就沒離開極樂的教主,國土也沒有離開極樂的國土。

所以這樣的極樂世界「豎窮三際」,過去,未來,現在這三際,豎著來說的嘛,這是窮盡哪,沒有,找不到頭了。「橫徧十虛」,橫著是空間,是徧滿十方虛空,東南西北四方,加上四個角,八方,加上上下就是十方,這個徧於十方。「阿彌陀佛」,禮拜阿彌陀佛。

剛才我們說這句佛號要把「阿」字念準。東密興教大師說,他讚歎這個念佛法門,說從一個「阿」字出生一切陀羅尼,一切咒就從一個「阿」字出生。當時我在念佛的時候,心中就出現這個「阿」字。那次念佛七很好,那剛解放,也就是只有念這個……,密教打了一個基礎,顯教也再打一個基礎。這解放以後前途是如何完全不知道,所以那一次心是很誠懇哪,也很孤啊。

這「阿」字,「阿」字出生一切陀羅尼,從一切陀羅尼出生一切諸佛,一切諸佛都從咒出生。現在還有就是說這個密,這個顯教淨土宗沒有絕對的不念一點咒的。你看《阿彌陀經》的那個經本上,後頭都有往生咒,很難得有一本《阿彌陀經》後頭不帶往生咒的,其他的人念大悲咒,念準提咒,和尚成天上殿就大悲十小咒。中國和尚這事兒你說他是密宗還是顯教?那不就是唐密,就是漢化了,也就是說那個字音走了的密,就是這樣。

但是現在這個密宗就是我們爲什麽不提倡?確實危險萬分,許多人都在這兒冒充,這些魔。就跟這些假藥一樣,中國的茅臺你買的不好,那不知是什麽壞東西呀。他就買這個瓶子,茅臺一個酒瓶子就可以買一瓶酒啊,空瓶子都可以賣,有的人他專來收,他就是做假貨,拿這個瓶換裝什麽,換上什麽假東西。

所以這很多自稱爲密宗的人就是很……,所以只有淨土是最,(就是密教的顯說)最安全。他不要叫你去依止一個人哪,因為他這個人他萬惡,這個僞善,那更可怕呀!他可以做種種的形象來欺騙人,所以不能隨便去拜師父。你不管他有名無名或者什麽什麽,他有名,有時候那名來的很不正派。別人不要說﹕「啊!這有這麽大的名聲,有這麽多人的信仰,看來不會錯。」看來我說是很危險啊!

確實是如此,這很多很有名的人,這是李炳南說的,是大魔王啊!這不是我說的。李炳南的話沒有錯。他一個老學佛的人,與世無爭,與人無忤,他何必得罪人呢,他就是需要說,他也知道妄語〔戒〕,而且這種話說錯了責任很大呀!你障人慧命,人家是善知識你說是魔,這總是自己起碼是要有八分把握、要有九分把握才敢這麽說,不然自個兒也要含蓄一點。所以那個陳,那是肯定又肯定了。死了之後的情形很不好,大家還給他擦粉,說給他宣揚如何如何。

所以有的人他這愚癡起來,很聰明的人可以做很蠢的事,他感情。所以我們現在不注重感情,我說我們不要這麼建立一些感情的關係,我們總是理智啊,就是這個要正確,都是爲了佛法,建立在這樣一個崇高的基礎上。這個密,一方面我們要讚歎,一方面是要敲警鐘。目前有兩個和尚到了美國,也是讓人家發現一些很不妥當的行爲,今天我們就不說是誰是誰了,種種的。所以這一種就是很難哪,所以密宗是殊勝,但是很難學呀。

抗戰期間我是跑到南方去了,跟我同船的就是葉曼,她還是新娘子,那時候。那從重慶日本投降回來之後,弘揚就是以密宗爲主。解放了之後就分配到山西,山西後來調整到天津,是北洋大學(天津大學)〔註二〕,後來回到郵電學院,所以從天津回來,這就是禪宗。文化大革命當了牛鬼蛇神,進了幹校到了河南。這一段是一生最苦,最艱苦的一段,不能想像,我就說我分成八份,每個人分我的八分之一,八個人恐怕都得死。然而所幸還沒有死,回來了,回來之後再弘就是淨土了,以淨土爲主了。

所以也就是確確實實把這幾個方面,我自己這三個還是平等的,這個就是從實際的情况來看,種種因緣來看,只有這個淨土是,(底下也稱讚嘛)是最穩當。

所以這個華藏密嚴也不離極樂,「竪窮三際.橫徧十虛.阿彌陀佛。」所以這一段拜這個佛。阿彌陀佛就是我們的本尊,極樂就是華藏、密嚴,教主就是大日、毗盧遮那,「顯密一體」,所以這一段是「顯密不二」。

這個「阿」字,一個「阿」字就出生一切陀羅尼,從一切陀羅尼出生一切諸佛,那「阿彌陀佛」中裏就這個「阿」字,而現在恰恰把這個「阿」字念的不正確,這個就差一些,所以我們就按正確念,要告訴大家好好念這個「阿」字。

註一:根據黃念老在《無量壽經講座》前言概要之〈藏教所攝〉中所說:「這個微塵是比電子小多少億倍的那個叫『中微子』,那個才是微塵。」
註二:北洋大學於1951年更名為天津大學。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