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拜 名攝萬法

一心觀禮.六字統攝萬法.一門即是普門。全事即理.全妄歸真。全性起修.全修在性。廣學原爲深入.專修即是總持。聲聲喚醒自己.念念不離本尊.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一拜三稱〕

剛才都是說不二,這個裏頭一上來就一句「六字統攝萬法」,這六個字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只有簡簡單單六個字,但是這六個字統攝萬法呀。萬法,八萬四千法門,這個萬法就超過這個數量,就極言其多,也就是一切呀,所以這六個字就統攝一切法。

「一門即是普門」,這個念佛是一門深入,咱們這兒不是有《普門品》嘛,普門示現哪,所以佛現種種,阿彌陀佛現種種身來救度,這一個法門就是普救、普度、普現這個普門。這個理由、理論那就是這《華嚴》的一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一。

「一」和「多」,所以在我的這個《大經解》裏頭,特別把這個「十玄」,《華嚴》裏頭有「十玄」,一裏頭有多,小裏頭包括大。須彌山能包括很多芥子,而這個芥子能包括須彌山,小中包括大;短時間包括長時間,一秒包括一年,不但一年有若干秒,一秒就包括一年,這些道理,所以「延」「促」是同時。都把咱們這個情和見,我們這些見解,我們認爲的這些常識、這些客觀,大家現在有好多的「唯常識論」,以爲這個常識就是真理;其實常識是你三度空間,你可憐的生物,你所接觸到的這一點點,那怎麽是真理呢?

這個《華嚴》它就是「十玄」,不但是「事」跟「理」沒有抵觸,「事」跟「事」也沒有抵觸。「小」跟「大」,大的包括小的,小的又可以包括大的。

一個留學生,他跑來跟我說,數學他一個問題,他說我有點想不通了,數學也證明了,客觀也有事例,他說全體包括局部,這個我當然懂了,底下他證明,如果你所包括的這個項目,你所集的項目到了無窮多的時候,其中每一個項目是一個局部,它包括全體。

這怎麽能想像呢?局部怎麽包括全體呢?這在我這個《資糧》裏頭有談到,也有事例,全息照相。全息照相的那個底版,你把它打破了,打破了拿一個渣子,那這是一個局部,一個渣子是個局部了,你再把這個渣子放到原來底版那個位置,還把光線通過去,而這個所顯現出來的還是全體,跟那個全部的底片是一樣的;但是,比方是我吧,就是出來我這個人比原來的情况小一些。

小一些不管它,但是確實這一切信息,全體所含的信息,在一個小渣子局部中都含有。所以佛所說的這「一」就是「多」,小中就有大,那個大底片是個大,那一小渣子是個小,你大的東西都在小的東西裏頭,沒有欠缺。

所以我們現在就是要破除我們這種情見,我們就知道的這些道理,而從學佛……,將來就是,我曾經這麽說(當然也可能不對,但是也可以說是我隨便說說),我說佛法在中國接受的最好了,其他的國家他們接受的小乘法,雖然是學得很認真,社會上也對大家很恭敬,地位也很好,但只是小乘法,佛不滿意啊,佛說小乘法是焦芽敗種啊,好容易發個芽他焦了,你這個種子腐爛了。

佛批評小乘,小乘也看到了大乘這種成就,小乘哭聲震天哪,「云何一法中,而不知此事。」云何在一法中跟著佛這麽多年,這個我不知道!小乘一直是跟著佛,他如聾如盲,跟瞎子一樣,跟聾子一樣。這個大乘法真是接受了是中國啊,而日本是不錯,是我們的學生,所以日本打我們是忘恩負義啊,真是我們的學生,在各個方面都是從中國學的,這個日本人哪。

所以這些哲理,「一」和「多」,剛才說這一個渣子。那麼這個要把它講的都很……,每一個它都是有……;比方像北海這個水,大家都看見,遊過北海公園吧,這個水中有一個波,這一個波之爲什麽形成這時候這個樣子呢?是根據剛才水怎麼動的情況,又根據現在風的力量是什麽情況。前頭那一個波,爲什麽形成那個情况呢,是跟全湖的這個湖的結構、水的動力、風的大小,這一切信息所共同決定的。那麽在這個基礎上,再加上新的信息,這個波又再,動完還在動呀,又在動呀,所以這一個波是具足了整個北海水的全部的信息。

所以現在我們是用信息論這些東西。爲什麽一個渣子它能够還放出整個的人來?就是這一個渣子它有全部的信息,不是它有全部那個底版的物質,那並不是,但是它信息那是全部的。這一個波的水,它具備了全體的性質。而且這一個波,請問你給它切下來,什麽是它的界限哪?這個波和那個波之間你切得開嗎?它是一個體呀!

所以就是這樣嘛,所以這個「一」裏頭就有「多」,所以其他的東西也都在我這裏頭,我也在其他東西裏頭。這用鏡子就很容易看,十個鏡子在這兒,每一個鏡子都到我一個鏡子裏頭來,而且我也就都入其他的鏡子裏面去。

而且重重無盡哪。重重無盡,就咱們倆個人在對面就重重無盡,沒有止盡。你看見我了不是?你看見我了,你看見我眼珠沒有?我眼珠裏有誰?眼珠裏有你。我眼珠裏有你,可是你也有眼珠,你眼珠裏有我,所以你看見你,我這個眼珠上的你,可是你要知道這個眼珠上的你,你的眼珠裏頭就有我,這麽套下去是無有窮盡的。

所以重重無盡,就是說,這些世界,所以我們不要很固執,以爲這個事情就只能「多」裏頭有「一」,「一」裏頭不能有「多」,只能大的裝小的,小的不能裝大的,所以說這樣一蓋〔用手遮住眼睛〕就全都看不見了,這一點就把全大家的東西都蓋住了。從這個「一」、「多」我們說到「一」和「普」,說到《華嚴》的這個無礙。

底下說「全事即理」,這個「事」,波是什麽呢?波不就是「事」嘛,事相嘛,這整個的事相是什麽?這個波它整個是什麽?整個波整個是水嘛。沒有一個什麽叫做波嘛,波就是,變成這個樣子,水一拱,它的本體它就沒有別的,只是水。所以一切事相它的本體是什麽?只是「理」。「理」是本體,「事」是事相,一個形象,一個本體。要說這個本體和這個相是不可分割的嘛,所以「全事」,全部的「事」都是「理」。因爲全部的「事」都是「理」,所以理事一體,所以你這個「一」中才可以包括一切。

「全妄歸真」,我們現在是妄,妄想,我們在念佛啊,我們這個念佛就是把我們整個這妄想歸到真如了。所以這個妄想也不是可怕,我們不要去一定什麼,你只要念就是了,念佛中有妄也不要怕。如在水上畫畫,水上畫個圈,是有一個圈,等馬上就沒有了。這個妄哪兒去了?妄又歸到水裏頭去了。水代表真,你畫的這個圖像是事相,你說是你的那種一時的盲動,但是盲動沒有關係嘛,它並沒有真實有個東西在這兒,它馬上就歸到真了,所以全妄全部還是要歸到真。所以這就說明這一切「全事即理.全妄歸真」。

「全性起修.全修在性。」我剛才說「性修不二」,這個又進一層了,是從整個的「性」來開始來修行的。我們在念佛,是從你的本心起了個念頭。我們都有個「本覺」嘛,我們開始來覺悟,有個「始覺」,這不是從我們「本覺」起了一個覺悟的念頭嗎?

這個「本覺」是咱們的「本性」,是從「性」裏頭起了一個修行之念,所以全性起來修行。我們修什麽呢?我們念的是阿彌陀佛,剛才已經說了阿彌陀佛就是我們的本心,因此我們所念的、所修的正是我們的本心。你所修的在哪兒啊?所修就在我的本心,你所修就在性,而且咱們這個念佛法門,你全部的修持就都在你的本性。所以這就是「全性起修.全修在性。」

這「是心是佛.是心作佛。」由於「是心是佛」這個心來念佛,這就是「全性起修」。你念的是佛,佛就是你的心,你所修全部在你的心上,不是在心之外,你全修就在性,在你的本性。如珠子發光,珠子發光是全珠發光。珠子發光之後,珠子的光先照到誰?珠子的光還是還照本珠,首先把這個珠子先亮,是不是。這個譬喻就可以說明「全性起修.全修在性。」你手電燈亮,照到外頭去了,是不是,遠處亮了。而珠子放光,光首先照亮了珠子,這就是全珠生光,全光照珠,就是「全性起修,全修在性。」直截了當!

所以中間沒有周折,沒有去浪費,自己起的就是照明自己。這照明自己,自性愈明就愈放光,愈放光自己就愈明,實際就是這樣,最後徹底「垢滅善生」,徹底恢復本來。

「廣學原爲深入」,我們爲什麽要學許許多多,就是爲了要深入。他們華藏佛教會還有視聽圖書館也來了一些和尚、比丘尼,我也給他們說,所謂廣學啊,我跟你們的師父不一樣,你們師父講「專修專弘」,我說我是主張「廣學普讚,一門深入。」他們把我這個「普讚」弄錯了一個字,「徧讚」,「徧讚」不是我的,沒有「普」字好,我說應該是「廣學普讚」。

我要學的很廣,我要挖一個坑,要挖深,就說要有一個這麼深的坑,要挖五尺,你這上頭就只有這麽大,這個鐵鍬就下不去,你必須要大一點,才能挖深,挖到五尺深,所以廣學就是爲了深入。還有你要「普讚」哪,平等;法門沒有一個不是好的,我們這個讚歎,不是說你搞那個就是錯了,這個要「普讚」。但最後你還是要一門深入,你總不是脚踩兩隻船,脚踩兩隻船就兩門俱破了,所以這個廣學就是爲了深入。

「專修即是總持」,專修就是總持啊,所以一個「六字」,這個「六字」念裏頭,一個洪名只有六個字,統攝萬法,所以蕅益大師說,你念這一句佛號,三藏十二部的經典都在裏面,你這一切戒律都在裏面。正當念佛的時候,你還想偷人的美金?不會。你想偷人美金,不肯念佛了,這些破戒念頭都沒有了,他自然就是持戒嘛,戒律都在裏頭了。

禪宗一千七百則公案,(禪宗到現在爲止這公案有一千七百條,公案就是大家作爲一種所謂公共的檔案資料,案件,就是一個立案了,這就是公案,公共承認的案,一共有一千七百條,就是一千七百則公案。)後來另外一句話說,那個禪定也都在裏頭了。所以這「一門就是普門」,就是「統攝萬法」。專修就是總持,因此就是總持陀羅尼,他「統攝萬法」嘛,我這不也就「統攝」了?就是「總持」了。

下面兩句很好,「聲聲喚醒自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叫誰呢?是把你自己叫醒啊!你在睡覺,現在都是做的夢中事,就這麽一聲一聲叫,把你自己叫醒了。「聲聲喚醒自己」,那這句就是禪嘛,還有什麽是禪呢?所以「此身已在含元殿」,真實老實念佛的人,你已經在了含元殿。含元殿就是長安城的皇宮,等於說在北京,你此身已在天安門,更從何處問北京?到了天安門你還問北京幹什麽,你到了北京中央了。「更從何處覓長安」,原來是這樣子,古時候嘛,含元殿了。

淨土不再需要去參禪了,領會一些禪對於我們破執著,不要去陷於有爲、有漏,還是有好處的,所以我們廣學多聞,學般若。「念念不離本尊」聲聲喚醒的是自己,我一念一念念著「南無阿彌陀佛」,沒有離開我的本尊哪。這句就是密,這就是密法的相應啊,我念念都在本尊上,我這個感應道交,這個心,自己和本尊沒有分離。「阿彌陀佛」,本尊是誰啊?阿彌陀佛。這是第十三。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