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六和敬

(問:像團體中,大家修六和敬〔註一〕,六和有理和、有事和;這六和敬我們應該怎麼樣去做?)

黃老答:這個六和主要是出家人的事情,所謂和合眾,因為都住在一個廟裡頭。所以破和合眾是五逆啊,五逆十惡。人家很好地大家在修行,你來挑撥離間,說這個不好,那個不好,某個法師在罵你,他生氣了,這大家不好了、不和了。

這個你以為我這兒隨便談談天哪,這個是無間地獄的業,你破和合僧啊。人家好好的,團結得很好的,你在那兒挑撥是非,弄得大家不和氣。有的時候就是犯這個戒,有的是在不小心的時候,閒聊天的時候,尤其是一談到高興就忘掉了什麼這些個,就出錯了。所以我們要增加他們的團結。

就是我們居士界,同樣也是應該大家就是要原諒。所以我的老師,他給我們講,這個「諒」字很重要,我們不但是要原諒旁人,也得原諒自己,這很深刻。有的時候,真是會犯錯誤,犯了錯誤你也不一定要責怪,說「我這個人就不可救藥了」,還是要原諒。

我舅父,他就跟我的老師說:「我犯了錯誤,我摔跤了,我爬起來,我繼續還是為佛教走路。」老師就問:「會不會再摔?」他很老實:「不是說我不會,我要是摔了,我要爬起來。」「爬起來,還會不會摔?」「還會!會了,可是,我還爬起來。」哈哈哈……,所以我們大家就是說……。

所以我常說,我們要求別人要寬,要求自己要嚴,對於自己不能放過,要嚴格要求;對於別人就多想到他的好處,少念到他的壞處。

我念英文,有一篇外國的論文,他說,一個人哪,都有兩個口袋:一個口袋是裝自己的過失的,一個口袋是裝別人的過失的。有的人呢,就把裝別人的過失的擱在前頭,裝自己的過失的擱到後頭;看見別人,都是別人的錯,自個兒的錯看不見。優點呢,自己的優點擱在前頭,別人的優點擱在後頭。這樣一來的話,看見的都是別人的缺點、自己的優點;自己的缺點、別人的優點看不見,這個人沒辦法。這個是外國人,他們答得很好,一個比方。所以我們許多之間,多原諒。人,既然是個人,必定有過失。

還有一個話,我的體會啊。我認為這個體會還是正確的:越是有善根的人,往往他特別還有他的一個缺點。這個更要原諒,因為他這麼有善根,他為什麼還沒有解脫呢?今天還在這個世界上,還表現這個不足之處,正因為他帶來了比別人更嚴重的缺點。他既然有超過別人的善根,今天還跟一般人一樣,就證明他是那個缺點帶累了他。所以,我們用這個把他擱在這兒,就認為必然是如此,就原諒了,就不要求他了。你看,你還能講經,也能什麼也很不錯,懂得很多東西,大善根哪!怎麼做起事來,還有這麼多缺點呢?正因為這些問題,所以他只是這樣,不然他早往生了。那就是這樣,所以多原諒別人。

現在我們說起來,看到這個情形,實在讓人可怕。不過只要他真是佛教徒,他是誠誠懇懇的、真心的,都應該鼓勵,儘量地團結。對於僧人,就是少傳他們,他不愛聽什麼,他跟別人不如什麼,儘量幫他瞞著一點,瞞著一點,大家和合就團結。

這個是在五逆中最輕的一樣,那其他更重了。殺父殺母他不會做,殺阿羅漢也不會做,前四樣大家一般不會做。偷寺廟裡的東西,可是我有一個親戚他就做過。經、他喜歡經典,他就要看那個古典的,年紀輕他不知道,他把那個偷回來,他不知道這個叫大戒。還有,就是跟出家人亂搞關係,這些是五逆十惡,這是無間地獄,這個是最……。

無間地獄的罪人,臨終十念也往生了,《觀經》講的。現在我的這個例子,那天不是說了一下嘛,那個姓王的老中醫,他的弟弟地獄現前,念佛都往生了。所以,這個大恩大德不可思議。

我們要貴貴和和,大家要很好地促進團結。對於出家人、對於咱們在家人有不利於團結的、影響別人什麼的,儘量瞞著一點,使大家都高高興興來修持。

我們實際上這個事情是一個事情。所以台灣去年,這個人很有心,他到了很多地方,他走到普陀寺,後來回頭轉到我兒,他向我提了一個問題,他說:「我們在台灣的人,什麼是我們最好的方式來幫助大陸的佛教徒?」最好的方式,因為他問我最好的方式,我就稍微安靜了一下。你要答復他,應該是滿足他,是最好的。

我說你要問最好的,那只有一樣,你回去之後,好好地用功,這是最好的。你什麼供養……,這跟剛剛那個供養,它那個意思還不同,這意思又深一點了。要使中國佛教好,你自個兒用功,你就解決這個問題。它這個就是夏老師「根身器界潛轉換」〔註二〕,都變了,你用功,大陸的和尚就變了,這是最根本的辦法。

所以我說,我們歸一了之後,就沒有好多事情,什麼事情一個問題都解決了。你念經也一樣,我們是說念佛,大家是「稱名」,這是習慣;你念咒也可以,你念經也可以,你只要老老實實的去修,你回去之後就是老老實實去修持嘛。你修持了之後,你就是這個世界、自己的根身(身體、心),世界 (大地、山河),一切一切,這所有的人,都在轉變了。

所以有的人他說,把功德回向,把我修持的功德布施給一切人,我都做得到,就是有兩個人,這兩個人要叫我把我功德回向給他,我無論如何也做不下去!哈哈哈……。

所以現在我們就是說,都要平等。只要是個佛教徒,他那兒修持,解決的也不就是要消除眾生的共業嗎?每個人要消除的共業。所以他那個眾生的共業,他消除的那個目的,不就是每個人要消除的嘛?因為你做了也就替我做了,我做了也就替你做了,那是一件事情嘛。都在這兒了,這塊石頭擱這兒,大家把它再刻上什麼花,都在那兒刻,就是我們這堆人的事情。我多刻一點,你就少刻一點嘛;我刻了就是你刻了嘛,你刻了就是我刻了。

這個業力加在每個人的身上的,有人用功消除一些業力,只有歡喜嘛。不管他是哪一宗、哪一派,用什麼方法在修持,只要他真正在修持,真正在發願,我們都讚歎、都是好,就是這個。

真實要解決佛教的好,靠誰呀?就靠每一位,就靠你自己!靠別人都靠不上,就靠你自己。你自己行了,你所看的人,你所說的話,你所發現的別的人才、所培養的,一切一切都是,而且共業就在消,都要靠自己。

註一:六和敬:「見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無諍、意和同悅、利和同均。」
註二:夏蓮居大士《淨語》〈深妙禪偈〉云:「因心果佛互感應,根身器界潛轉換。」

回【念佛、修行】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