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靈魂、阿賴耶識、和真如本性

(問:真如本性、跟阿賴耶識、還有靈魂,是不是同一樣東西,還是不一樣?)

黃老答: 這個問題很好;這個靈魂,是基督教啊、回教啊,都說這個話;中國一般的語言,也說這個話。佛教不說靈魂,所以靈魂不是佛教的語言,是一般世間的,以及別的宗教的語言。

所以世間兩種見解都是錯誤的,它是對立的、是矛盾的。一個是「斷見」,一個是「常見」。「斷見」那就人死如燈滅嘛,還有什麼?什麼都沒有了,這個叫做「斷見」;再一種「常見」,人死有靈魂,耶穌教是靈魂要等耶穌來審判,將來要升天,升天的就老升天,入地獄的老入地獄,這是個「常見」。

這個「斷見」當然我們知道是錯的,「常見」同樣是錯的,所以佛教是不落斷常二見。阿賴耶識就是不落斷常,它不是靈魂。但是它的這個性質,就實際相當於,咱們腦子裡頭所說的這個靈魂。

它是「去後來先做主人」;在人死的時候它是最後去,各根都破壞了,眼耳鼻舌這些,這些都是識。眼耳鼻舌身是前五識,意識是第六識,這都不存在了,沒有思想了;最後第七識,「執我」,最後就剩了個阿賴耶識。最後阿賴耶識走了,人就完全死了,身體就全涼了。所以去是最後,入胎它是最先,所以就很相當於咱們說的靈魂。然而這一點是相像,但其他有深刻的含義,就跟靈魂不一樣,所以我們要一點一點講。

來時最先,就是它先來。它就是看到它這個有緣的父母;有個人問我說,怎麼有的人跑到狗裡面去了?他這個就是,不是他挑選的狗,他就是跟你這個有緣的父母;這個時候跟你最有緣的是狗、或者是馬、或者是人,你就看見這兩個人,你在那個時候動了念,你就入胎了。所以他這裡最先來的,就是阿賴耶識。

他動了他的情欲之念,他那個時候就是不管多遠,以他的業力關係,他看不到別處,只看到他這個父母,兩個在交配。那麼,他就感覺興趣,就墮落進去了。這個先看到,這一看到,起這個意念,就進去,就入胎,所以這個是來時最先。來了之後,慢慢長出各種……,佛教這個說明,入胎之後先長什麼,後長什麼,什麼時候多大,跟現在這個科學的說明是一致的,所以這個是跟靈魂相似的地方。

不相似是在什麼?靈魂就是一個「常」啊,而阿賴耶識不是一個「常」,它是「相似相續」。相似是相像,我和你像,「似」是相似;相續是連續的,不是毫無關係都突然的。那一條曲線,那前後連著的﹔它往這邊走的時候,前頭已經有這個趨勢,繼續向下﹔後來它轉,它往上,它繼續往上,它也是連續的。這條線是連續的,所以它就不是斷也不是常。

因為它只是相似,不是常啊﹔常就是這個東西,什麼叫相似啊?黃念祖就是黃念祖,這個茶杯就是茶杯,老是這樣啊,不是說什麼相似,就固定是這個樣子。它不是,它相似。這個相似,就好像這個電影拍片子一樣,是不是﹖它每一個片,每一個小段的一片,只是一個段片,這一片和那一片,不一樣啊,相似!

手是這樣、這樣、這樣,每一片都不同,所以它不是常啊!要是常你就看一個死東西,那沒有足球進大門啦!是不是啊?它每一點一點都在變哪﹔所以相似就不是常。

那麼阿賴耶識,現在我跟你們這兒說話,你們這個阿賴耶識已經就變了,不是跟你們剛進來的那個阿賴耶識了。整個人也變了,死了多少細胞了?又生出多少細胞了?這個地球已經轉到哪兒去了?自轉、又公轉,時間、空間都不對了。

更要緊的你的思想變了,你聽了好多話進去,以前沒有的。而這阿賴耶識就是一個、它是檔案它全都收集啊。所以這個我再說一句,你又跟剛才不一樣了﹔你再說一句,也跟剛才不一樣了,只是相似,那就不是常。

然而它又相續,這一切是連續的,所以它不斷。所以它離開斷和離開常,一般的就是說,不是斷就是常,人死如燈滅,斷、沒有常。死了之後你就是這樣,你這個魂,張三死的魂就永遠是張三,張三將來等耶穌來審判﹔審判之後,或者生天、或者入地獄﹔永遠是這樣,他是常見。

佛教不是,六道輪迴就是變,變來變去。相似相續,這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跟靈魂不一樣。講了一個殊勝之處了,所以我們這個都是辯證的。我們這個辯證是貫徹在一切地方,佛法,都不是形式邏輯。斷就不能常,常就不能斷;我們這個離開斷常,那這個就是不可思議。而且我們阿賴耶識裡頭,包含了真如佛性。所以這個頂好看什麼呢﹖頂好看《大乘起信論》,這一部書你們將來回去可以看。《大乘起信論》講這個,講得很清楚。

就是我們這個阿賴耶識,我們是講相似相續,還有一個殊勝的含義,是生滅與不生滅相和合。這個一生一滅、一生一滅,這是生滅了﹔入胎、變了人,人死了變了狗,狗死了變螞蟻,螞蟻死了升天變神仙,都是有生有滅嘛。還有個不生不滅的!

所以佛教之深,是一切宗教所沒有,什麼學問都沒有,這有個不生不滅的!不生不滅就是佛性,就是真如。人人都有個如來藏,如來藏就是這個裡頭包含了如來在裡頭。雖然你這兒變來變去、變來變去,但是你這生滅,可是裡頭還有個不生不滅的在!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雖然你怎麼變,那個佛性它沒有受損失、沒有減少。它跟著那個生滅的始終在一起啊!這個你很難想,這個不是涵蓋合,不是像茶碗茶蓋那麼合,也不是像水跟洋灰這麼和著這麼合,世間東西不好打比方了,佛法的事情拿世間東西打比方,打比方不出來。就是它所謂這個和合,我們就很難想。它怎麼合啊?蓋子跟盒子這麼合上?當然不是了,打開就是兩個,不是。是水跟水泥?水跟牛奶?都不是。

然而,它就是同時的,你現在雖然是生滅,還有個不生不滅的。「不來不去,不生不滅」啊。真常圓明,如來智慧德相,在那個如來藏裡頭,所以我們在我們生滅心中有如來藏啊﹗所以這就到了佛法的「終教」了,人人都有如來藏啊,人人都有佛性。所以真如佛性,也就在我們的這個阿賴耶識裡頭,不生不滅。

(問:是在阿賴耶識裡頭? )

黃老答:它這個阿賴耶識,你不可能看成它是一個東西啦。這一個概念裡頭,它不是實際有一個框框、一個盆盆、一個什麼口袋,叫阿賴耶識。阿賴耶識這個就是……,就是語言不夠用,語言不夠用了。

實際上很多都是這樣的,那個電視所送的,只能送你一個點啊,送了之後它要掃描,就是你要跟它同步,跟它一同步之後,那這個點就拼成圖像;整個圖像沒法送,這個科技就不夠。但是我們可以巧妙,我們可以,一個是調諧,一個是同步。所以這個兩個國家的行數、什麼什麼不對,圖像顯不出來,是吧?它這個是掃描嘛,這個是……,那只能這麼送。所以我們用語言來說,這個語言沒法表達。這個比這個電視又複雜多了,就沒法表達是怎麼一個情形。

真如實相就是說,這一個「如」字就非常好啊!「如」它就是,又不是一,又不是[異],又不是一樣也不是不同。所以佛法它有趣味就在這,要不是這麼有趣味我不會去這麼鑽哪。我不是因為靈感、看見放光了,看見什麼什麼,我就拼著腦袋非得往裏去;我是從它的深奧、絕對正確的哲理啊!

一個「如」字就夠了,既然說「如」,就是兩個事啊,這才「相如」嘛,不然怎麼叫相如呢?「如同」,如同當然就是兩個事了。說個「如」字,不是一個;它既然是「如」了,這兩一樣,就不是兩樣,你看,又不是一,又不是不同。

「真如」,加個真字,就不是虛妄的啊!這就是實相、就是實性,又可以叫做佛性,又可以叫做妙明真心,等等名稱,是一件事。所以你這一問,就把佛教裡很基本很基本的東西包括在裡頭了。

(問:真如本性、佛性充滿虛空,不生不滅,與所說的第八意識田或靈魂是否為一體兩面? )

黃老答:我們的自心,先不要談真如實相,先說我們的自心,我們的自心就是徧滿虛空。所以凡夫,為什麼說妄想執著呢?就是錯誤了,我們錯誤了,就把這樣一個東西當成我們的身體。把這裡頭說是腦子或者什麼,當做自己能思能想的,做為是自己的主。我們這還有一個心,這個心當然不是只是個循環血液、循環系統,咱們所說的心哪,就是你智慧的源泉嘛!也就是你那個能夠思想、能夠判斷丶能夠一切一切的這個機構,就是我們所謂的心。

這兩個都是錯誤的,就以這樣一個六呎的一個血肉的東西當成是自己的身,把這個肉團心做為自己的心。現在那就很好解釋了,移植心臟之後,給你換個塑料的,那你更不知道,什麼都不懂了?不對,那沒關係,是吧。把張三的心換來,不是張三又活了,還是我活著,所以與這個無關哪。

那麼也不是這個能夠思維的這個系統,這點很難懂,而這個是非常根本非常根本的。這個是「賊」,我們現在錯誤就在「認賊作子」,把賊當作了自己的兒子,把他當作了自己了,或是說。自己的真心,靠邊站。等於把一個敵人派來的間諜,在這發號施令,當作他自己。

所以佛教先說「無我」啊,因為無我者就是沒有這個我。你把這個就當作是你的肉身嘛,這就是一件衣服嘛。就以為你這個,這些思想就是你的心了,把這個看成是我了,就只有這個就是我自己,不出乎這個之外了,而不知道自己的心之廣大啊!

十方的虛空、一切的佛國,都在你自心之內。所以極樂世界、極樂國土去此不遠哪。它十萬億國土還不遠哪?十萬億個國土,最小說也是個銀河系呀,你要經過十萬個銀河系,那多少多少光年哪?現在有說十四萬億光年的天體,這也夠大了,我們看這個,真正的世界還不止這麼大,這是人類的科技可以看到的。皆是我們自心中的東西,但是我們自己不認識啊。所以說,我們要趕緊地恢復我們的本來,這是學佛的最……。

那麼這個心也不是別的,也可以叫作做真如實相,也可以叫做佛性,等等都可以,那就是每一個人都具有的。所以我開頭第一句話就說釋迦牟尼的話: 「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所以這一切真如啊、實相啊、法身啊,這一切一切功德,你本來有的,是你本有的,不顯現了! 而現在所顯現的是什麼呢,就是鏡子上那些紅墨水、藍墨水那一些東西,一看就是這個,你就說這個是我的心了。這個它不是你的心,它遮蓋你的心。

所以《四十二章經》是翻譯最早的,裡頭有兩句話:「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你要慎重千萬不要信你的那個意思、你的思想,不要信哪,「汝意不可信」,你的思想是不可信的啊。

所以佛教它是真正的反主觀,固執己見那絕對是錯誤啊。破我,要破我啊,無我啊,你才真能虛心,真能虛心之後,你才能把佛的這些道理,才能來洗滌,洗掉這些墨水、洗掉這些瀝青、洗掉這些髒東西,恢復裡頭的光明。 這個鏡子的光明不用說,拿世間來說,無所不照啊!你說有什麼東西鏡子照不著的,沒有吧?是不是,只要你說得出東西來,我這鏡子就能照。摸,摸不著,但鏡子它能照;遠也一樣,多遠?多遠多近,鏡子同時照了。

但是現在就是染污了,那麼自己的這個真如也罷,實相也罷,佛性也罷,它是在空間說是徧一切處。在時間説,時間也是一個錯誤,現在連愛因斯坦都懂得了:空間、時間是人類的錯覺啊,物質也是錯覺啊!

所以現在,將來都有很大的一個寄託,就是將來這個歐美的這些,他們就從科學來接受佛法。中國在這佛法接受得非常好啊,我們就是有孔子老子這些學說,給我們作了開拓,我們接受佛法接受過來了。所以東南亞許多國家他們只接受小乘,大乘佛法就是在中國啊。日本人和中國學的,他們有點走樣,日本人有點走樣,有點走樣了。還是中國,現在無論如何你還得說是中國,就因為有老子和孔子作基礎。

現在科學上的發展,這最尖端的科學家他們認識這個問題了。就像愛因斯坦,他就給一個朋友寫信:朋友你走了,你先死。他說是,「你也就是先走一步吧,我跟著也來了。」底下他又否定他這個話:它這個先後時間,還都是人類的錯覺,沒有這個時間的先後。為什麼會有時間,就因為你有妄想。這一想過去了,現在又正在想,底下一念就又要生,這就有了過去、現在、未來。你心中沒有一切,什麼都沒有了,何處找過去、現在、未來呢?

所以說空間是錯覺,時間也是錯覺,物質也是錯覺啊。愛因斯坦弄出來相對論之後,只有場,沒有什麼叫物質啊,所謂物質只是那個空間那個場強,特別強的那個地方。所以現在一定說:那好,你說「色即是空」,那這桌子怎麼辦呢?空不空啊?那它就空嘛!

這科學就好解釋,這也不過就是多少種元素嘛,每一種元素不過就是電子、中子、質子嘛。這些子不過就是兩種性格,一個是波動性,這無線電波,這抓不著是吧?再一種顆粒性,顆粒不是一顆一顆的東西,能量的集中,有能量,那不就空了嗎?

現在這個「色即是空」是物理學家在講啊,不是我們在說的。他們大喊特喊,他說做試驗中,東西好好地就沒了,沒有了又出來東西了。

當然科學家所理解的是淺的,就是說可以破一破這種思想,就是你認為這是實際是有,並不是有。

回【學佛釋疑】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