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 顯密不二 九乘次第 (之一)

(請點擊下方 Play-button 鍵,即可開始播放錄音)

九乘次第,這雖然是密宗,可是這個跟整個佛教的情況,也包括在裏頭。今天來談這個問題呢,這是王上師在解放以後,在上海作的演講。所以就是說這個具有一定的可以公開的性質,而且大家也都在進入密宗的法門,所以我們要知道一個整個的情況,是很有必要,也很重要的。

這個大家都複寫得很好,帶到台灣一份,可以讓已經所有的人,都人各手裏有一份。因為我看,有些想法可能跟他們腦子裏的想法,是不一致的。那麼就須要他把他腦子的想法,換成這個想法。在美國嘛,我們在那兒還是人不多,希望在台灣大家要共同……。

這密法講這九乘次第,也都是如此這麼說的。因為現在密宗裏,它一種輕視中國舊有的佛教,這一種其實在密法裏頭,在十四條根本戒裏頭,也是破戒的。就是你老去比較顯教密宗,你說密宗好,輕視顯教,這也破戒的。所以大家這個地方,也是由於誤解,他不理解了,事實上顯跟密就好像一個拳頭似的,這就是一個手,不是兩件事。都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法,怎麼是兩件事呢?這不可能是兩件事啊。

但是為什麼又分顯跟密呢?我這一個手,有手心、有手背,這手背老是不藏起來,老是露在外面的,是不是,這手背老是露在外面,所以這個是顯;那個手心你就看不見了,那個手心就是密。離開了手背,沒有手心,也沒有一個沒有手心的手。這是一體的,不可缺的。只是這樣,一個全部,明顯於外,所以是顯。這個呢,只有這樣才顯,這樣你就看不見了,所以叫做密,只有這個分別。所以這一點是我們要知道的。

【今日承壽李兩先生之約,來與諸上善人得此研究精深佛法之機會,至為榮幸。爰略為供養數語。佛法是整個,本無顯密之分。世尊當年最初說《華嚴經》,其中含有最高無上境界。】

所以一上來也就說,就有兩個人請上師來開示。他也就是這個意思:佛法是整個的,就剛才我所說,比方這個拳頭一樣。尤其在印度古代,不像中國分宗,它本來沒有什麼叫做密教、顯教,像我們這個大學似的,分了學院,分了系。你看這個龍樹,是密宗的教主,是禪宗的傳心印的祖師,是淨土宗的祖師,是八宗的祖師。在印度當時不是這麼分,這個宗是中國來分的。像馬鳴菩薩,也都是禪宗、教下、密宗都是祖師,都是如此,所以就是說本來沒有顯密之分。

底下就說到《華嚴經》,上師當年也說過這個話,《華嚴經》是顯教和密教共同的,上師的原話是說「《華嚴》是顯密共的」,就是說顯教密宗共有的、共同的。那麼在這裏就說「《華嚴經》其中含有最高無上境界」,這個最高無上境界,就是說的無上密的境界,所以這個最高境界就在《華嚴》嘛。

那諾那祖師,人家問:「什麼是你們大密宗的境界?」諾那祖師說:「大密宗境界,不可說不可說。」實際就都是這樣,到了最高的,那都不可說了,但是未嘗不可指示。諾那祖師接著:「不可說不可說,《金剛般若波羅密經》是大密宗境界。」所以不是兩件事。

所以現在很多人都搞錯了,以為非要搞出一點奇異功能或者什麼什麼,就是這氣功界的情況,以為那些個道路,我這修得沒有什麼得力,沒有什麼感應,就是我還沒出現什麼奇異功能,沒有自個兒放光,也沒有什麼什麼、能夠一看人一眼,他病就沒有了,因此我沒有什麼進步。不是這個事兒啊!最高的境界就是《金剛經》的境界。

你能對一切,先從無住,你也就有了進步了;你能發菩提心,你也就能生心了。你難的就是不能既無住又生心,又生心又無住,你明顯就做不到,但是你如果持咒和念佛,你暗就與這個合。所以整個是一個這個境界,這個地方就是多連繫一點嘛。

【在顯說方面,如十信十住十回向等等次第分析甚細,即密部之大手印,與東密所謂最高深部份,也均包容在此經內。可云一乘法己度盡一切眾生,初無顯密可判。】

那麼《華嚴》裏頭顯說的,就是公開說的,譬如像十信、十住、十回向等,這個是三賢的情況。《華嚴》裏頭講,先是十信,在這個信位上有十個位次,初信到十信,然後進入十住;先是在十信,然後十住,還有十行、十回向。一般說來,要是別教來說,這些還都屬於賢,還不是聖,是賢人的位次。等到登地,到了初地以上就是聖人的位次了,那就高了。

那麼在登地以前,賢人的這個位次之中,在《華嚴》裏頭,這個次第講得很細。這是顯教的主要部份,在前頭一點的,在登地以前的。那麼不但是這個,就是密宗的大手印;今天我又談談大手印,跟這個連起來了。東密所說的最高深的部份,也都包含在此經內。

所以《華嚴》稱為經中之海,經中之王。這是龍樹菩薩在龍宮中取出來的,現在有人就不相信這種不可思議的境界,那裏會有龍宮﹖怎麼能從龍宮中取出來呢?認為是胡說。慢慢的大家可能懂得將來不同的空間,不同的情形,這些許許多多的,佛教是不妄語啊。可能有時候記錄中輾轉抄,輾轉的時候會出現一些筆誤,你說我故意﹖當然有不法的佛教徒,造假的也有,說我的師父燒出多少舍利啦,顯出了什麼什麼瑞相啦,這裏有真有假。我就看見那個誰給我的一張觀音顯聖的照片,假的!所以好多是造假的,我們不能看見什麼都信。

「盡信書,不如無書。」你書裏什麼都相信,你還不如沒有書呢。我們不能說佛教徒拿個東西什麼給你一看,就都是真的,就是佛經裏頭也有假的。還有許多講女人有罪,《血盆經》,假的經!這個女人生理現象,這有什麼罪啊?它說這要懺悔什麼什麼的,《血盆經》,假經!所以你盡信經,就不如無經。那麼信這些個,變成邪教了。什麼都有假的。

《華嚴》在這一些事情,那就是住龍宮,它由於高深,大家不能夠相信,就認為這個不可能,也就根據常識出發。所以現在氣功的好處,就是破一破常識。剛才我們說趙樸初的那個名片的還原,就是把那個常識可以破一破。你說這個撕破了,怎麼它又出來了?是吧,就破一破這個常識,常識中沒有的,還是可以有。但是就是說,往往他們的後台是有妖有鬼,所以跟著他們走是向下,就是這樣。所以就是說,這是一乘法呀!那麼這個法已經度盡一切眾生,就是《華嚴》這個一乘法已經,「一乘法一切成佛」,而上師這句話也是很頓。

【後見眾生根器不一,領會之程度,各有淺深,斯覺最高法門難以普攝群機,譬之一味藥品,不能統治萬病。於是由一法而演成種種法,開若干方便之門,從小乘《阿含經》起,而《方等》《般若》《法華》等大乘經,先後開演,所謂顯教是也。】 

所以說衆生,因為《華嚴》這眾生已經度盡了,本無眾生嘛。《華嚴》是如此,所以我們原來也沒有顯密可以分,可以判教。由於後來眾生根器不一樣了,領會的程度也有深有淺,於是覺得最高的法門就不容易來普攝群機。

就好像藥鋪裏頭,不能專賣一種藥,大家有種種病,那就是八萬四千種病,要有八萬四千種藥,所以一切法都是應病予藥。因為你有病,所以給你藥,這個對症,所以藥最要緊是對症。我們不能說某個藥是最好的,某個藥是沒用的。砒霜也是藥,砒霜就有用;人參是好的,你現在正在上火,發高燒,你吃了,那就是毒藥。你已經熱了,你再吃熱藥;你已經受寒了,你吃寒藥,那就都是加病,所以這一切就是對症,這對症很要緊,要對藥啊。

而且永明大師說病瘥就藥除,病好了就不用藥了。你病好了還繼續吃藥,你這藥就給你帶來了病,它又成了病了,所以這個病已經好了,就是按一種維護期的情形,那麼就減輕,這維護期也穩固了之後,這個藥就不再吃了。法也如此啊,是不是?所以這樣的話,就是應付群機,種種藥品來治種種病,於是乎由一個法而演成種種的法,開種種的方便。

最初佛講了《華嚴》,最後講了《法華》,這兩個都是最高的。如這個日初,太陽一出來,什麼地方先看見、日光照得到?高山的頂上。低的地方沒法看,太陽還沒出。住在大樓底下你還看不見日出,要樓頂上最高一層,光先照到它最高一層了,所以日出先照高山。太陽要下山了,黃昏了,又照高山。這兒沒太陽光了,樓頂上還有,高山頂上還有。這就說佛一出世先說《華嚴》,如日出先照高山,而最後說《法華》,也如日沒,還是照高山。

那麼說了《華嚴》之後,很快在三七天裏說完了,那麼大一部經啊,這完全是大菩薩、佛如來的境界,在天宮中說的。而這一些小乘弟子就不知道,許多的神變,許多人就在這兒成佛了,大家都不知道,所以就如聾如盲。佛說《華嚴》的時候,很多就是,不要說是普通的凡人了,就是這些羅漢弟子,都跟瞎子、跟聾子一樣,不見不聞。

後來等到說《法華》的時候,這些阿羅漢痛哭流涕,我們跟了佛這麼多年,佛就不斷說這些,可是「云何一法中,而不知此事」,我就不知道,到這才明白啊。這些都痛哭流涕啊,所以他這個不當機啊。所以佛就說我涅槃吧,沒用了。那麼天王請佛說法,佛就權巧說法,就說三乘法,說了小乘法、大乘法,一部一部說起來。

所以就說小乘法說《阿含部》,現在像斯里蘭卡、泰國什麼什麼的,這些國家的佛教都是小乘教。我們必須要知道,他們是小乘教,是佛所說的,確實也是親傳。這是因為說了《華嚴》之後,大家不能懂,那麼就說小乘教,大家很多人修,跟著也很多人證阿羅漢。

那麼之後,這不是佛的目的啊,佛是不是希望大家自覺而已,佛是願意大家發這個心,要去普度無量無邊眾生,要發大乘心。這個極樂世界,純粹是發大心的人,你只想自己解脫出生死的人,是不能生的,所以「二乘種不生」。你固定的二乘的種性,只是想自利自覺,而這樣的一個發心,你不能生極樂世界。所以我們不是說到極樂世界,我就貪慕它那兒水鳥樹林,黃金為地,永遠不死了,永遠也不入三惡道了,啊!這個好,又保險,又舒服,我去。你去不了!哈哈哈哈……,都是發大乘心的人才能往生。

這個小乘不是佛的目的,所以他就說《方等》,這個《方等》時說的法呢,很多像法相、唯識,還有許許多多經都是在這個時候說的。這裏有一個特點是什麼呢?就是叫大家從小乘要進一步,要發大乘。所以在這裏就呵斥小乘,所以彈偏斥小,對於這個偏和小,就批評。佛說的話很尖銳,說你們這些個固定性質的這些聲聞,是焦芽敗種。是腐敗了的種子,敗種;是焦芽,一出芽就晒焦了,不能生長了。

所以他們現在就是說,它是佛法,也好,但是確確實實佛當年是這麼呵斥的,後來這阿羅漢哭聲震天哪。而現在有一些小乘,堅持他的小乘,毀謗大乘,他不承認大乘是佛說的,這個不妥當。你就說我只能信小乘,我就堅決去證阿羅漢,也好,這確實是對的,但不要說那大乘不是佛法,只承認小乘,那這個就不妥當了。

這是《方等》,後來就說《般若》。《般若》說的時間很長,因為沒有般若,你不能理解最後講《法華》啊。這日要沒了,等佛要說《法華》的時候,還有五千大弟子退席,不能聽。你想一個法會上五千人退席,是個什麼場面,佛說「退亦佳矣」,你們退也好,沒有挽留,也沒有覺得震動。

我們這就是純了,純的是大家是一乘法,沒有這些個人參雜在裏頭,因為他們沒有發這個心。這裏頭佛就說,你們這阿羅漢是化城,你這裏頭待不住的,你必須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樣一些內容,甚至於連提婆達多都授記作佛,唯一的都要成佛,是一乘法,最後祇是通通成佛,就是這樣。所以有人他就不能接受,不能接受,那麼大家安安心心就是小乘,他就自覺,將來等到時節因緣,最後還要轉過來的,因為這個阿羅漢究竟是化城。將來都通通總是要的,但是這時間還不成熟,就退,退了也好嘛。佛並沒有說你們還考慮考慮吧,機緣難得,我就要涅槃了,再不聽沒有了!哈哈哈……。

有的法,我常說,不貪多,所以我給他們台灣寫信,這個道場我們是貴精不貴多。我們要真實,我們貴覺悟不貴神通。不是這些境界,而是內心的覺悟。人是貴精不貴多,不是要很大一個隊伍,像什麼辦這個政黨似的,有多少人、多少號召、我有多少萬張選票,你要拉了我多少選票,將來我們聯合組閣,哈哈哈……,這可以當政。佛教不是這樣的,真正是貴精不貴多,所以退亦佳矣。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