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密不二 九乘次第 (原文)

蓮華正覺金剛上師開示        弟子蔡楚昂筆錄

今日承壽李兩先生之約,來與諸上善人得此研究精深佛法之機會,至為榮幸。爰略為供養數語。

佛法是整個,本無顯密之分。世尊當年最初說《華嚴經》,其中含有最高無上境界。在顯說方面,如十信十住十回向等等次第分析甚細,即密部之大手印,與東密所謂最高深部份,也均包容在此經內。可云一乘法己度盡一切眾生,初無顯密可判。後見眾生根器不一,領會之程度,各有淺深,斯覺最高法門難以普攝群機,譬之一味藥品,不能統治萬病。於是由一法而演成種種法,開若干方便之門,從小乘《阿含經》起,而《方等》《般若》《法華》等大乘經,先後開演,所謂顯教是也。

其後又說《毘盧遮那大日如來金剛頂》等經,所謂密部。此皆各應眾生根機,從大悲流露種種方便,乃不得已之意,初未嘗分別何顯何密。《金剛經》所謂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蓋大悲心絕對平等,故不論何經,皆稱嘆其本經為最高無上。若以凡夫情見測量,豈非世尊妄語。要知佛以大悲心出發,為念眾生機緣有差別,總以令其一門深入,勿懷第二念,是以總言法法皆是無上,俾其信受奉行,直至成就而後已。於是對大根人說大法,對小根人說小法,無非望其終於成佛,並不在顯密上分高分低,要以當機即是最高。

吾人須識佛愛眾生如子,大悲平等普度,不能言其某法高某法低也。但是佛法既然整個,無所謂顯密之分,何以後世各祖師分宗弘揚,或以顯教,或用密法。吾人應於分別中識其無分別之妙旨,更於無分別中識其差別之妙用,所謂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然以時節因緣論,以密法為現世所最當機。蓋結手印持真言心作觀想,身口意皆入於不可思議境界。玆以真言來說,真言原音陀羅尼,義即總持。其音能作種種音,攝無量義。行者依法持真言結手印作觀想,則功德遍滿虛空法界,非因地菩薩所能測知其究竟。彼十地菩薩,尚須藉真言以為護持,而免魔障,實無法讚嘆者也。佛說末法時代,眾生業重,必仗真言清除業障。今於風雲動盪中,合眾修此不可思議密法,祈禱和平,其功德說不能盡。不過顯密究竟不二,不可因說密法偉大而便生門戶之見。要知同是法寶僧寶,總應以平等心而明其差別之用,斯得矣。

玆再以蓮華生大士所判顯密不二之修持,由底到頂,共分九乘次第,為諸位略言之。中土分大中小三乘,印土分五乘,再加入人天兩乘。但我國因有孔子講世法,做人之道已詳,老子談空說天乘,較孔略高,故中土去此二乘而成三乘。又以我土文化水準高,小乘法不多應機,至大乘法、相宗太繁細,亦不甚普遍化,獨有禪宗為頓教,境界最高,為大乘之特別門,但祇應大機耳。

        九乘次第為:

(一)羅漢乘,以苦集滅道四諦法而證入。

(二)緣覺乘,依十二因緣法而證入辟支佛果。

(三)菩薩乘,依六波羅密門而證入。

      以上為外密,係第一階段。

      至第二階段:

(一)事業密,如護摩法等之種種利益。

(二)行持密,初步觀想行持等屬之。

(三)瑜伽密即相應密,如結印持真言。照法修持即相應。

      第三階段:

(一)嘛哈約嘎。義為大相應。法界一切一切皆本尊莊嚴依正。以真言加持,入妙明境界。修證之細,為顯教所不能知。此為無上密。

(二)阿洛約嘎。為圓滿義。自身曼陀羅,氣脈明點等屬之。以行者本身即妙明法界。

(三)阿底約嘎。義為無上大圓滿,又為無上心中心。全講心地,法界全是一心,一心以外無佛。包羅萬法,一切圓滿,歸於無得,以此本是家寶,不從外得,故云無得,《心經》所謂無智亦無得也。禪宗初祖以至六祖皆傳此一心。

昔諾師當年曾謂禪即大密宗。有人驚訝以為密法重壇城供養等,何以禪即是無上密宗。不知阿底約嘎內二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名策卻,義即立斷。即禪宗之放下一切妄想,斷生死流,觀照一切皆空,依之行持,直至成佛。學顯宗必須到此地步,方為究竟。故禪通無相大密宗。淨土十六觀通有相密宗。禪既為無上密,故歷代禪宗大德皆係成就之人,六祖真身不化,即心地證到真空妙有也。歸根來說,心外無佛,心外無法。若以為心外有佛有法,非了義說。三世如來密意,我心具足,要非明心見性,不能證知。但禪宗太高,非上根利智不能學,正法像法時代,尚易應機,至現當末法,魔障業垢重,以時節因緣論,密宗法門為最當機,謹就所知,用為供養諸位仁者,並敬迴向,祝李子方大居士所領導之息災法會功德圓滿,正法住世。

庚寅小春十七日在上海印心精舍息災道場講

壬辰十月初五日在粉嶺蓮華精舍敬錄多哲尼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