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 顯密不二 九乘次第 (之四)

所以十地菩薩要靠真言來護持,免除魔障,這個是我們沒有法子讚嘆,讚嘆不及啊。佛說末法時代,眾生業重,必須要靠真言清除業障。實際上是如此,因為和尚啊,他幹什麼都有咒,你們可以翻一翻《禪門日誦》。《禪門日誦》就過去是禪門,禪門就是和尚,和尚他們都是禪,都是臨濟的兒孫,每天要:潄口是潄口的咒,吃飯是吃飯的咒,搭衣是搭衣的咒,睡覺是睡覺、洗澡是洗澡、上廁所是上廁所的咒。他要真正是好和尚的話,他就每一件事上都有咒,都要咒。

他們上殿就念大悲十小咒,目前的和尚還是這樣,他們前頭是念大悲十小咒,一個大悲咒和十個小一點的咒,這叫大悲十小咒。他們有的時候,自己就慢慢就說,他們這個是中國古傳的,或是經典裏頭的,對於西藏來的密宗,他們也有一點排斥。所以到了現在,這個眾生就是闘諍牢固。佛在最初的時候是解脫牢固;後來就是禪定牢固,大家很容易得到禪定;再以後禪定大家就不很能夠入定,多聞牢固,懂得很多;多聞再牢固以後,塔廟牢固,到的地方有很多塔很多廟;再過,塔廟也不牢固了,就成了闘諍牢固,就你說我不好,我說你不好,互相攻擊,這一派說那一派不好,這一宗說那一宗不好,這個和尚說那個和尚不好。

這個靠真言,實際上是都在靠啊,大家就是在那兒生分別,那個淨土宗後頭就是往生咒啊,所以不要什麼……。

【於風雲動盪中,合眾修此不可思議密法,祈禱和平,其功德說不能盡。不過顯密究竟不二,不可因說密法偉大而便生門戶之見。要知同是法寶僧寶,總應以平等心而明其差別之用,斯得矣。】

現在是風雲動盪之中,目前還是在這個情況,所以有許許多多的問題是一觸即發,並沒有絕對保證,說世界上就是可以徹底避免戰火,避免變動。如果我們把大家都合起來,來同修這個不可思議的密法,來祈禱和平,這個功德說不能盡。這是對於當時他們有一個祈禱和平法會,讚嘆他們。

不過他們雖然如此,也要知道顯密究竟是不二,不要因為聽到說密法偉大,就生起門戶之見,所以你看上師他說:不是這樣﹗告誡大家,你們不過因為聽說到大家都障重,必須都得修密法,你聽了之後,你就生起門戶之見,就說我們的密法比別人都高,看不起別人,這樣子。「要知同是法寶僧寶」,這依這個法,同樣是法寶,這個出家人、和尚和喇嘛都同樣是僧寶。「應以平等心而明其差別之用」,我們要知道這是平等,我們自己也是要平等的心,總之這一切本來平等,不過就顯示這個差別的用。

就觀音菩薩,應以什麼身得度者,即現什麼身而為說法。應以和尚身得度者,即現和尚身而為說法;應以喇嘛身得度者,即現喇嘛身而為說法。就是以平等心而明其差別之用,因為你應該以現這個身而得度,我就現這個身來跟你說法。所以他現這個身就是當機,是不是?你不可能說喇嘛跟和尚是那個高那個低。那麼這樣就對了,「斯得矣」,「斯」就這樣,就對了。

【再以蓮華生大士所判顯密不二之修持,由底到頂,共分九乘次第,為諸位略言之。中土分大中小三乘,印土分五乘,再加入人天兩乘。但我國因有孔子講世法,做人之五道已詳,老子談空說天乘,較孔略高,故中土去此二乘而成三乘。】

現在根據蓮華生大士所分判的顯密不二的修持,可以把它分成為九乘次第,有小乘、大乘,有分三乘分幾乘,這個分了九乘。現在就是略言之,上師說簡單的說一說。中國分三乘:大乘、中乘、小乘,阿羅漢是小乘;緣覺是中乘;菩薩是大乘。印度分成五乘,就是在這三乘之外加上人乘、天乘。中國的孔子之教就是人乘,就是人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個人道,孔子之教,很高了。老子是天乘,講無為清淨,這個比孔子高。

所以佛教說,孔子本人的水平,相當於七地菩薩,老子相當於八地菩薩。他們所說的教,按著他們的教去做,那只能達到人天之果。耶蘇,初地菩薩,他能夠把自己釘在十字架上,犧牲自己為眾生消罪,這利他,很突出,所以修耶蘇教也可以生天,但不能到初地菩薩。他自己是初地菩薩水平。

因為中國有孔子有老子,人天乘已經很有基礎了,所以在中國就不提人乘天乘了,而稱三乘。事實上《無量壽經》這個人天乘也攝在裏頭,講了俗世業苦,這個種種苦,犯種種罪,我們不應該這麼做,這都是一般的,所以《無量壽經》它很全。有很多人他看了很多經,他就把做人的這個……,因為中國已經解決了,所以佛教對於程度高的水平的人,就沒包括這個內容。

《無量壽經》高到最高的,是圓中之圓,頓中之頓,它低的時候,就連人乘的許多問題,這兒也都講了。這個妻子不和,女人不貞良,什麼小孩不聽話,兒女不孝順,種種欺詐,種種不好,種種罪惡。那麼五惡,五惡就感五痛之果,五痛之果現生受的報,來生還要受報就是五燒,所以五惡、五痛、五燒。所以《無量壽經》還包括了人乘在裏頭,所以它很廣大。我們現在學佛,還是要包括做人哪。

【以我土文化水準高,小乘法不多應機,至大乘法、相宗太繁細,亦不甚普遍化,獨有禪宗為頓教,境界最高,為大乘之特別門,但祇應大機耳。】

我們中國因為有老子孔子,我們按照這個去做,做人、生天這些法大家都知道了。而且文化水準很高,這是中國人的特點,他這個智慧比較高,這個也是世界公認的,這個中國人最聰明,也是世界公認的。

那個淨空法師跟我聊天,他這個人很有辯才,說有一個美國人跟他談話,他說都這麼說,說要是全世界的人,一個人跟一個人比,中國人第一,都無敵,因為中國人最聰明。兩個人兩個人一齊來比,德國人第一,因為德國人最苦幹最實幹。三個人做一個單位,你是三個人,我是三個人這麼來比,日本人第一,日本人最團結,這是公論。

他提一個問題問淨空法師,說你們中國人既然最聰明,你們為什麼不團結呢?中國人確實不怎麼團結,哈哈哈哈……,一直不怎麼團結好像是。這很不好答,你既然最聰明,應該懂得這個道理,應該團結,你們為什麼不團結?他答得很巧妙:「唉!這是上帝安排的。」他們信上帝,他們傳話都說上帝安排的,他就愣了。「你想想看」,他說:「中國人又最聰明、又最團結,你們那兒去吃飯?」你們還有吃飯的地方嗎?哈哈哈哈……。所以這很幽默,這是幽默,你不然就不好說,這話不好說。所以中國人的聰明,這是大家公認的,確實是很聰明。

所以中國這個文化水準高,其實還是在於中國人很聰明,所以小乘法就不很應機。中國喜歡大乘,喜歡禪宗什麼這麼樣的。大乘裏頭的法相宗就太繁瑣,所以玄奘傳到窺基之後,就沒有傳人了,也不甚應機。禪宗呢,是頓教,境界最高,是大乘的特別法門,但是只接大的根基。確實如此,所以也可以說禪宗是直趨大圓滿的密法,淨土宗是密教顯說。因為直趨大圓滿,前頭沒有台坡了,他就搆不上了,他爬不上來了,所以能夠從禪入的人,現在是大機才可以,不是沒有,但是就是難了,難了。

這裏頭也很讚禪宗,禪宗是頓教,境界也最高,但是應大機,這就是不能很普遍。那麼底下就講九乘次第了。

【九乘次第為:
  (一)羅漢乘,以苦集滅道四諦法而證入。
  (二)緣覺乘,依十二因緣法而證入辟支佛果。
  (三)菩薩乘,依六波羅密門而證入。
 以上為外密,係第一階段。】     

這個密乘的九乘次第講的,第一是羅漢乘,苦集滅道這四諦法。我們怎麼修行,有人就去問佛。有人問這個問題:「沒有佛的時候,大家怎麼開始修啊﹖」怎麼開始會有佛,怎麼修?他又說:「以什麼為師啊?一直沒有佛,以什麼為師?」佛說:「以苦為師。」你看見種種苦,你就要想,唉呀這個很苦,怎麼辦。苦是老師,你知苦,所以四諦法第一個是知苦。

知苦你要知道這個不好,你要去掉這個苦,你就要找這個苦的因。苦為什麼有這個因?就是集。集就是集合了,這些東西都相對相遇,根啊、塵啊,底下因緣相遇,那麼這個之後,你就要起惑造業,就造成有了苦因,有了苦果。既然如此,這個因是集,我就斷集。我見這一切,不隨著它跑,我見著煩惱,不隨煩惱,不讓它相合。那麼希望寂滅,希望寂滅,你就得修道,慕滅就修道。苦集滅道這四諦法,就是這樣。那麼修這個,就證阿羅漢。

緣覺法是十二因緣,因為有無明,你就愚痴了,這個一念之妄就出現種種,然後最後就出現生死憂悲苦惱,而且今生又造了因,來生又開始入,成了果,這是十二因緣。這十二因緣法你悟了,你不隨這個因緣轉了,那就成辟支佛。

菩薩法呢,就是六度,六波羅蜜就是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來證入。

這三種稱為外密,是第一個階段,九乘法中這是前三乘,外密。

【至第二階段:
  (一)事業密,如護摩法等之種種利益。
  (二)行持密,初步觀想行持等屬之。
  (三)瑜伽密即相應密,如結印持真言。照法修持即相應。】

第二個階段呢,就是內密了。這個內密中也有三個:

頭一個是事業密,燒火供等等的,做一些事業。比方說修一些消災什麼的,這都是一些事業。

第二是行持密,初步的一些觀想、一些修行,屬於這一類。

第三部叫做瑜伽密,深了,第六部了,結手印,誦真言,這樣的一些修持屬於這第六部。這就是唐密傳來的,日本的東密就是以這三種密為主體。

這個第三階段就是無上密了:

【第三階段:

(一)嘛哈約嘎。義為大相應。法界一切一切皆本尊莊嚴依正。以真言加持,入妙明境界。修證之細,為顯教所不能知。此為無上密。】

第一個是「嘛哈約嘎」,這是生起次第,這個嘛哈約嘎稱為大相應,那個瑜伽密稱為相應。現在我們修的這個密是無上密,大家要知道,這是無上密,比東密什麼、唐密,他們是到第六,我們現在是到第七,現在是第七這兒開始的,這些法屬於大乘。 「法界一切一切皆本尊莊嚴依正」,就剛才說的「一切皆成佛」,這密宗開始,就從這個地方開始觀,所以往往一般他就是不大容易體會。

一般的修持嘛,前面有佛,有菩薩,我是凡夫,我求佛菩薩加被。到了這個無上密,那就一修,我就是本尊,本尊就是我,而且都是本尊哪。那並不是我慢,那蒼蠅螞蟻都是本尊哪。修的時候,觀想就應該這樣,一切相都是本尊的身;一切的音聲,那兒搖滾音樂、那兒罵人,都是佛的語;一切眾生的起心動念,你這要殺人,要害人,那兒要做修橋補路,不管你是善是惡,都是如來的意。

那這一句話你要是很奇怪,其實「一切皆成佛」就這意思。一切不光是有情成佛,無情都成佛,那不都是成佛,什麼都是佛身。都是佛身,那麼一切音聲都是佛語,一切心之動都是佛的意,不然你說這個還不是,那就是那一塊還沒成佛。

所以我們這個觀想是從這兒開始的,不是想那兒有一尊佛,我同他禮拜,他放光加持我,這是前頭的。那也很有感應,我們這個法裏頭,就加行法裏頭是如此,所以這個法只是廣一些,這個深度並不超過咱們那個,甚至還有地方有不如。這之後他要觀一切眾生都得到甘露的灌頂,都最後成了金剛薩埵,就有這個涵義在裏頭。是這樣觀想,而且用真言加持。它不是空想,你就念咒,因為你念咒的這個時候,也就是無住生心了。

你這個念咒你就入了妙明的境界,不但是光明,而且是微妙的光明,殊勝妙境。而這所修所證,這樣的這種微妙,超乎顯教的這個修行的情況。這一點是特點,超乎這個情況,所以我們要有這樣的體會來念佛的話,也可以更加不可思議。這個就是第一個,無上密的殊勝。

【 (二)阿洛約嘎。為圓滿義。自身曼陀羅,氣脈明點等屬之。以行者本身即妙明法界。】

第二呢,叫做「阿洛約嘎」,阿洛約嘎就是圓滿次第。圓滿次第主要是修氣脈明點,所以這個氣功就是密宗這個氣脈明點裏頭的頭一個字,氣,修氣。修氣的,一般外道都修得粗,我們這個是佛風,接這個佛風,氣入中脈。這個中脈是科學界任何宗教,任何什麼什麼都不知道的。這個脈是成佛的脈,這個脈你要通了,可以開悟。道教講任脈、督脈。

阿洛約嘎就是氣脈明點,它包括氣,包括脈。脈是中脈,中脈是成佛的脈。還有明點,在脈裏頭有一個光明之點。這個修持,要修氣,要修脈,再進一步還要修明點,所以合起來說叫氣脈明點。就是觀想自己身體裏頭,由呼吸進入這個丹田,這稱為寶瓶氣,這氣通達到這一切脈,而這個脈還有一個明點,明點可以活動,可以延著中脈上下。這個開頂法,就是這個的最初的一部份。開頂這個頂,就是中脈的最上的一個開口,所以這是通中脈的最初的一步。所以這個法就是從自身來修了。

這些個脈,我在咱們中國藏經裏頭,早就翻譯的,佛的密部的經典來說,有的人就問我說,這個脈不是血脈之象嗎?是人的肉身長的這些東西嗎,為什麼佛說這些呢?佛說,什麼脈是那個佛,什麼脈是什麼佛,什麼脈是什麼什麼佛。我說它這些個是不可思議。那麼再要說,你要是把剛才那個「一切皆成佛」,你要是體會了,就都好。你總不能說我身體裏的這一塊沒成佛,那就是這個佛身上有個漏洞。他都成佛,都是佛嘛,就剛你說那個脈、什麼佛,有什麼奇怪,一就是一切,一就是多,一切都平等。所以一圓融起來,它這個就容易了。

而且這種修持,它就是把這很殊勝的意思,貫穿到你每一天的修行裏頭。所以密它的特點就在這兒,不然你就只是看看道理,這是理論;它這個你天天修持,就是這些。所以它就是通過這樣的,就好像練兵似的操練,它就是用一個最高的,日日夜夜都在這裏面了,這麼來用功的。

那麼就拿這個阿洛約嘎,就是修氣脈明點,就行者本身,你的本身就是妙明法界,所以密宗不大主張,你去要燃指,要燒身,要燒臂如何如何。不是說我把我這個血肉之軀我不要,拿來供佛,你這個就是佛,他就是佛的妙明法界,所以它就是不大主張。而且是你要是修氣脈明點,你這裏頭損失之後,這個脈它有的地方,就不完全了。應該是完全貫通的,流得出去,流得回來的。你這個去掉一些,就不圓滿了,所以是不主張這些。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