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誨勉第三十六

(請點擊下方 Play-button 鍵,即可開始播放錄音)

上次講了這個娑婆世界「五惡五痛五燒」,所以佛就無量的慈悲,再三勸告,這個悲痛「難得解脫痛不可言」哪。所以底下就告訴大家,你要如何來避免哪。所以說這些話,就是要給大家指出方向,做為救度,你要避免哪。底下就說了「一心制意」等等。

今天這兩品,第三十六、第三十七,就是這個的繼續。所以底下〈重重誨勉〉,一遍再一遍、一層再一層、一重再一重來進行勸告,勉勵大家要止惡行善哪。

【佛告彌勒.吾語汝等。如是五惡五痛五燒.輾轉相生。】

一開口就是「佛告彌勒」,彌勒當機,未來的佛呀,也就是現在的佛囑咐未來的佛,對他說;「吾語汝等」,我跟你們說話呀,我告訴你們哪;「如是五惡五痛五燒」,他說,這樣的五惡五痛五燒,它是「輾轉相生」。因為你造了五惡,現世受報名為五痛,來生受報名為五燒,這是由惡而生痛、生燒。

這「輾轉相生」是什麼意思呢?輾轉就是反覆的,像輪子似的轉過來,又轉過來了,又轉過來了,反覆的。「輾轉相生」是「痛、燒」又能生「惡」。上次已經說過,那個鳥、螃蟹你把它擱在一起,就互相鬥,它在很苦的時候它就互相殺傷。所以在地獄之中,地獄中的眾生互相殺傷,這是地獄中苦的一個原因哪。他彼此都在極端痛苦之中,所以誰碰誰一下都是不可忍耐,那就是加倍的來報復。所以他在「痛燒之中」,他並不知道能夠悔恨哪,他是更增加他的瞋毒、痴愚的毒。

那個銅床鐵柱,那個都燒紅了的銅柱子,那個罪人是怎麼趴上去的?怎麼抱著那個柱子的?不是須要小鬼把他推上去,他自己去抱的。他看見是美女,過去一抱,啊!渾身燒死了。燒死之後,他並不因此明白,說下次我再也別抱了;他馬上活了之後,又看見還是美女,過去又抱,沒完沒了的。所以不會因為這種「痛、燒」而使他能明白,它更增加了他的毒啊、他的痴、他的恨哪,所以這就是「輾轉相生」。「輾轉相生」就是雞生蛋、蛋生雞啊。

【敢有犯此.當歷惡趣。或其今世.先被病殃。死生不得.示衆見之。】

「敢有犯此」,如果你敢犯這些五惡,五惡大家要知道,五惡裡頭就是包括喝酒。大家都認為這是很風雅的事情,也是很愉快的事情,那麼你也就犯了。你敢犯這個,比方有些這個佔公家便宜,實際是〔犯了〕盜戒,覺得不佔白不佔。有些管理很鬆懈,公家的東西你不拿白不拿,並不犯刑法,也沒有人管你。但是你這是做了惡,你是做了盜惡,你要是受了戒,就破盜戒;這男女之間胡鬧,所以這個眾生不知不覺就在犯哪。你敢犯,你這麼大膽,你敢來犯這些惡的事情、罪業,你的結果,因為它是輾轉要發展的,你一定要經歷到惡趣,三惡道裡面去呀。

所以這句話咱們不要把它看得很小。你就是不受戒,它還是惡。而且這個惡,它會造成其他的因。造成之因,侵犯了別人,別人就要報復,種種的,愈來愈發展,愈來愈大,要經歷到惡趣。你不要看這個事情很小,一個小事、小節,常常有人說「大人物不拘小節」,這是自己掩蓋自己。現在所謂大人物,就是說我是位置高;位置高,當然犯點小節也沒人敢提意見。你所謂大人物的話,你大節要能過得去,大節過得去的話,現在就是難了。

敢犯這個的話,「或其今世,先被病殃」。「被」這個地方就當作「受」字解,要按西法的文章說,你要是被動的。當作被動解釋,你就要被動的得病、得殃,這麼也可以講,不過中國文法不是這麼用。就是「受」,或其今生,你受到的「病」,也是一種禍害;「殃」是禍,受到痛苦,受到災禍。

而且「死生不得.示眾見之」。像北京一個大和尚,最後身上插了五根管子,插了多少時間哪,他痛苦得就拔掉兩根管子。〔他們看見,又給他塞進去,那個一寸多長都是血,因爲插上去很不舒服。按:錄音換帶,依其他記錄文稿補入。

死這個事,他求死、求生都不得自由啊。不但他求死不得自由,他就想把兩根管子拔下來都不行,別人又給他插進去了。所以生時知名度很高,死後還要入惡趣,這個知名度管什麼事啊!

法源寺還有一個,這個是極荒唐。他就是慘叫,一條街都聽見他叫,這是解放以後死的,送到醫院,他就不疼不叫了。醫院說「你沒病」,就送回來;送回來,一回到他住的地方就叫。再送醫院,醫院說:「沒病,我們怎麼能收?」到醫院就沒事,醫院就不收,就回來;回來就叫,就這麼叫死的。所以,他就是活入地獄,罪惡萬端沒法說啦,當時也是方丈。所以有一個人跟他開會,就說:「這個什麼人?說話這麼輕佻啊!」後來別人告訴他,說這是誰誰誰。「噢,怪不得,原來是他,不然怎麼會這麼輕佻!」

所以他這些人哪,我們絶不能因為是個佛教徒,就認為這個人就必定是向善的,這個完全不一定啊。不管怎麼樣,他就是受了戒之後,他加了破戒的罪。我們一般人作惡只有作惡的罪,沒有破戒的罪,他加上破戒的罪。你持戒、你行善,你不光是有行善的功德,你還有持戒的功德,那持戒功德很大。但是你要作惡,那同樣的,這是均等的,這才合理嘛。

這你就不但有作惡的報,而且有破戒的報,那就是地獄的報。這種作惡就要在今世示現這種報,這都是現前的真事啊!一條街聽見他慘叫,而且叫個不停,就這麼叫死的。到醫院沒病,不是一回。醫院說,你總不能強迫我們收一個沒病的人哪,只好接回來,接回來就叫。罪有應得啊!

【或於壽終.入三惡道。愁痛酷毒.自相燋然。共其怨家.更相殺傷。從小微起.成大困劇。】

〔「或於壽終.入三惡道。」〕或者今生,或者壽終就入三惡道。而且可以這麼說,往往是這一種「死生不得」,這種人壽終之後,看來只有入三惡道了。

這種「愁痛酷毒」,這種憂愁、這種痛苦,「酷毒」是極嚴酷、極厲害的一種毒。在這種痛苦毒害之中,「自相燋然」。「燋」就是把他燒糊了,自己燒;「然」就是燃燒。古時候就當燃燒,跟加上火字旁那個「燃」字一樣的。自己就互相燒,你燒我,我燒你。

「共其怨家更相殺傷。」他就入三惡道之中,和自己有怨的人又互相在這,你殺害我、我殺害你。

「從小微起成大困劇。」所以「菩薩畏因」哪,而眾生就「畏果」啊。知道這個果可怕,而不知道去害怕為什麼得到這個果,是因為你種了這個因哪。而往往是因小果大,行善、作惡都是如此。一個小的因,它所結的果就大。這是自然的嘛,你種一顆麥子,後頭長一棵麥子穗,得了多少顆麥子粒呀!這是自然的規律嘛。你種了桃核,出了桃樹結桃,那有多少桃核?有多少桃,整個那棵樹!這個果它就是大嘛,所以「菩薩畏因」。

「從小微起」,做很小很微的一件事情。「成大困劇」,很大的,「劇」也是大的意思,大的困難。「大困劇」在別的譯本裡頭,《魏譯》就是「久後大劇」,久後變成更大了。所謂「大困劇」就是說這個苦,它是增長的,「更相殺傷。從小微起」,愈來愈大,愈來愈困難。而這一種是因為什麼呢?就要追究原因哪,所以我們要知道「畏因」。我們要知苦,就要斷集;你要找苦的原因,苦的原因是集,所以知苦就要斷集。這裡說了苦,我們要找苦因。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