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貧得寶第三十七

(請點擊下方 Play-button 鍵,即可開始播放錄音)

下面,所以世尊對於大家,那是慈悲極了,一度一度的開導。底下再進一步勸說呀,勉勵大家。

【汝等廣植德本.勿犯道禁。忍辱精進。慈心專一。齋戒清淨.一日一夜.勝在無量壽國爲善百歲。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皆積德衆善.無毫髮之惡。於此修善.十日十夜。勝於他方諸佛國中.爲善千歲。】

他說,汝等如果「廣植德本.勿犯道禁」,能夠「忍辱」,還「精進。慈心專一。齋戒清淨.一日一夜。勝在無量壽國為善百歲」。所以我們應當很珍重我們現在的時間,你在這個世界能夠修善一天一夜,就等於你到往生之後,你再為善一百年。

首先我們先把這個文字看一看。「德本」,根據日本的《會疏》有兩個意思:一個,「六度」是德本;再有一個,「六字洪名具足萬德」是為德本。所以,這個實在是兩個意思都有。既然是「廣植德本」,那也就是說念佛也兼行六度。如果你閉關念佛,那你這個念佛之中自然包括了六度,實際是如此。

由於念佛,你這就是利他,你天天迴向「願以此功德……同生極樂國」,你這就是很大的「布施」;你這就是「持戒」,你念佛你的心這麼端正,什麼都沒有做,你的惡都止了,這還不是很好的戒嗎?你是「忍辱」,你沒有跟任何人鬧脾氣,什麼都忘了,什麼辱都忍了,這時候只有一句佛號;這個「精進」,一句接一句;「禪定」,這不就是別的都沒有,就是這個,這不就「定」在這兒嗎?所以「迷時不念悟時念」,你念的時候就是悟,那還不是大「智慧」嗎?所以一句佛號,六度具足啊!

但是,我們是這樣,不要說因為我這個六度具足,所以六度的事我就都不用再做了,那又不對了。相信它六度具足,但是其他的,因緣恰好,能做,我們還是儘量的做嘛。這是「廣植德本」,「植」就是種植。

「勿犯道禁」,「道禁」就是「六度」的戒度。為佛道,我們要禁止作惡,這就是「道禁」。這是為修道者所禁,你不要去違犯,就是「勿犯道禁」,這就是指的「持戒」。

「忍辱」,這就把「六度」中又特別提出這幾個,要「持戒」、要「忍辱」、要「精進」,不是修兩天後來就不修了。咱們之所以不成功,就是退緣多。所以我們就是要不退,每個人都要注意這一點,要不退。要老退,給自己打個楔。這個汽車要上坡,你不開的時候,那個車子輪後頭塞個楔。你要沒有楔,這個車就往後走,那走著走著它突然就翻車了,有的時候翻到懸崖山下去。所以有的時候你不……,停的時候,你打一個楔,不要叫它往後退。退起來是可怕的,你不能控制的,你要有滅頂之災呀!所以要精進哪。

「慈心專一」,要為救度眾生啊。所以念佛求往生,就是要求自己怕受罪、怕入三惡道,求早點成佛、早點去享福,這樣來求生極樂世界,絶對是往生不了的,我給大家都做了保了,告訴你這絶對!要利他啊,要慈心,要有普利眾生的心。為什麼要往生?就是要儘早的實現我們廣度眾生的願望。

現在你能分身塵剎說微妙法嗎?你只能在這地球上胡說八道。實際就是這個,都是在地球上胡說八道。你能做什麼好事?只有往生之後,你才能分身塵剎說微妙法,普惠以真實之利。所以往生是為這個,所以這叫「慈心」,要專一去修。

如果能夠這樣,你「齋戒清淨」,你持八關齋戒,「齋戒」是八關齋戒。八關齋裡有「過午不食」,那是「齋」。持八關齋,這個事要是一天一夜,這個功德也是很大的,何況你還是「廣植德本」,種種的這樣來持。

能夠這樣的話,你在這個世界能夠堅持到一天一夜,八關齋可以受一天,有人就是長期的,現在就准許你就受一天,這一天我要特殊的持戒。你「廣床大被」,現在大家都買那個講究的床,那你就是完蛋了,就不能受持八關齋戒了。你不能用那個床,所以我都是小木頭床,從來不要「廣床大被」,好的被褥、繡花的被不能用,化妝品全不能用,愈好的化妝品沒一樣能用,電視機也不能看,這些音樂、跳舞都不行,種種的。它加上幾條,除了五戒之外加上幾條。允許你受一天,受一天功德很大。

咱們在這個世界上,這一天受八關齋戒,持戒,這樣種種的「廣植德本」,你這樣能夠一天一夜,「勝在無量壽國為善百歲」,你比那個在為善一百年還強。這個是什麼道理呢?

《寶積經》裡頭有這個話,文殊師利授記品:「若有眾生於彼佛土,億百千歲修諸梵行,不如於此娑婆世界,一彈指頃於諸眾生起慈悲心,所獲功德尚多於彼,何況能於一日一夜住清淨心。」能夠在婆娑世界,對於眾生,能夠這樣一彈指的時間,發生了慈悲心,你所得的功德,就比在極樂世界億百千歲,修種種的清淨行、梵行,超過它呀。

還有《思益經》,這都是大乘經典,「我見喜樂國,及見安樂土」,安樂土那就是極樂世界;「此中無苦惱,亦無苦惱名」,不但沒有苦惱,它連名都沒有,何況其實?沒有;「於彼作功德」,在那個地方作功德,「未足以為奇」,你作功德也沒有什麼可奇,你要什麼自然就來了,所以就把東西給人了。咱們現在,你這也算給,你好難哪,是不是?那個未足以為奇;「於此煩惱處,能忍不可事,亦教他此法,其福為最勝」,你在這個煩惱的地方,能忍不可忍的事情,種種的不合理、種種的橫加於你、種種種種的事情,而且也「教他此法」。所以你要「轉教」,把彌陀這一種,就是「唯說彌陀本願海」,我們也教他修這個法,「其福為最勝」。這個雖然沒有說時間,但是稱讚了在這個世界這麼做,要教他,教別人這個法,所以大家都應當發這個願。

這個不像禪宗、密宗,禪宗、密宗給人家演說,確實是很難,不能隨便說。你要一說錯,那就是不可挽救。淨土宗,只要你老實,你錯不到多少去,甚至於可以基本上不錯,這一點膽子要大一點。但是也要發大願,要很用功,要努力求佛加被,就在力之能及、緣分所到,也「教他此法,其福為最勝」,就是如此。

《善生經》還說,跟彌勒出世比,彌勒出世的時候,「百年受齋,不如我世一日一夜」,不如現在在這個世界一天一夜;「何以故?我時眾生具五滓故」,「我時」是釋迦牟尼佛的時候,佛說,五濁惡世,這個時候眾生有五滓,五惡。

彌勒的時候,那個時候人福氣很大,那時比現在的好,人壽八萬四千歲,身高八萬四千尺。它雖然是個地球,這個地球就不是這個樣子了。彌勒成佛的時候,迦葉從雞足山就出來了,迦葉沒有般涅槃,他等彌勒。所以現在多少人到雞足山哪,虛老和尚去的時候聽見裡頭敲鐘嘛,大家就說虛老還是很難得。來禮拜的人,聽見裡頭敲引罄就很好了,虛老在磕頭的時候,都敲鐘。

到那個時候迦葉就出來了,出來之後來禮拜彌勒。彌勒的諸大弟子就說:「奇怪,來了一個長得像人的小蟲子。」那時人都高大呀,迦葉當然比我們大一倍以上了。但是當時那時候的人,看他就像個小蟲子,長得跟人一樣的小蟲子,「這是什麼?」彌勒就告訴:「你們不可輕慢,這是前一尊佛的大弟子,是傳佛心印的大弟子。」這個時候,迦葉把佛的袈裟獻給彌勒,彌勒接過來,袈裟都是很長的,彌勒接過這個袈裟,只能蓋兩個手指頭,你說〔彌勒〕要比釋迦牟尼佛大多少!但是他一展就合適了,就披上了。這時,迦葉就湧身虛空中,現種種神變,般涅槃了,完成任務了。

所以在那個時候,在彌勒那個時候是好,你那個時候一百年受戒不如現在一日一夜。所以這就是說明,為什麼這許多經典都說這一點,不是這一部經說了,在這個一日一夜,勝過極樂世界的百歲;這個十日十夜,勝過其他的世界爲善千年哪。

這個要追究一下,所以這個地方,也可能大家又出了一個想法,「既然這樣,這個世界這麼好,我們就在這個世界修好了,何必往生極樂世界呢?」這個就是說,它這個功德大,就是因為這個修難成,難能啊,所以難能就可貴。它是非常不容易啊、難得,不容易做到。所以我們不是一定要看那個時間,看你這個決心、你這個精進、你這個勇猛。它這個難哪,做到這兒很不容易。

實際再說起來,能不能在這個土修下去啊?我看,有誰真能在這個世界上,一日一夜的在這慈心專一、齋戒清淨二十四小時,有誰能做到?你們自己也可以想想,自己做到過沒有?有誰能做到?所以看著就這麼一句話,你們也不妨誰下個狠心,去做它二十四小時,所以事非經過不知難哪。我倒曾經是,在除夕之夜徹夜的不睡,一直修到天亮,天亮之後到夏老師那拜年。但這只能說這一夜,一年就這麼一夜。那時候只有幾年,每年都是這樣,也就是幾夜。但是白天那些時間幹什麼呢?還是有人來、有人往,還是要準備這些事,哪裡是在修行啊!

所以不要把這個話看得很什麽,就覺得這個事……,所以它能抵那「為善百歲」,沒有誰真能做到。大家一個不睡覺,就睏在那,昏沉了。那個昏沉還在修嗎?所以這只是叫你知道一個對比,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精進修,就是一個對比出來了;你可以跟這個去比,你就知道差不多了,這做了一個例題在這兒,這兩個就這麼相比。如果你能用功三小時,那就……;當然有人說太容易了,用功三分鐘那麼比就不行了,你前提都不存在了,很容易的事情嘛。所以就是說,你這可以做參考,知道這個地方要勇猛,這個事情是很難能的,很難能的就非常可貴。實際上這個是很少人做到,能夠二十四小時始終清淨、始終專念、始終專一,所以不要把這句話小看了。

再有一個,為什麼要往生?因為你往生,雖然它那跟這比,好像時間的效果沒有這麼高,但是在極樂世界,他沒有時候不修、沒有人不修;你在休息的時候也是修,你在聽著音樂,看見人家游泳、聞著香、欣賞花,沒有一件事情不是增長你的善根;你喝水、吃飯,無時不在增長、無時不在修。但是,我們在這個世界待下去,你雖然是修的效果這麼高,但是你能修的時候很少,就剛才我說,真正能做到一日一夜是很稀有的。

所以說這個話,不是勸大家你們就別去極樂世界,在這修吧;是告訴大家,要知道在這兒為善,難能可貴,這個功德是非常殊勝。你在這修一天一夜,就等於極樂世界的一百年。所以,這個就是鼓勵大家的意思,鼓勵大家這樣去修,來求生淨土,這個是真實的意思。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