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講 前言

編按:以下為第三十七講,黃念老【無量壽經講座】的最後一會。在一開始時黃念老說了一段前言,可惜沒有錄音,今依其他記錄資料補入如下的這段文字。

「欲修福慧」,如果不是過去多少生中,多少劫中,修福修慧,你想聽到一會兒〔正法〕都不可能啊。所以有很多菩薩,有一億菩薩求這個經不可得,還有一億菩薩就是因爲沒有聽到這部經的緣故,退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退步了。菩薩保持〔不退〕,還須要這部經,這部經極殊勝。而大家能有這個因緣,有很多人在念,有很多人在背;我們現在並不提倡背,我們提倡懂,所以就是要能够明白一句半句都是好的。

某某說的話很好:整理這個稿子最好。因爲什麽呢?聽了一遍有時不清楚,再聽一遍,一邊自己還能寫一遍,這個就領會得比較深,就要有點反復的過程。大家有時領會了之後,就感覺很奇怪,好像這幾句話,我過去從來沒聽過,從來沒看過。這個有反復好幾次,這種啓發,是別的學問裏所沒有的;而且在沒得到啓發之前,你就如聾如盲,跟聾子一樣,瞎子一樣,看見等於沒看見,聽見等於沒聽見。但是後來怎麽有這種感覺呢?好像我頭一回聽,先聽的是誰呀?沒耳朵?聾了嗎?眼睛瞎了嗎?你如聾如盲就是如此。

現在圓瑛法師講了一百多部的《楞嚴》,每一次都有新的體會,佛法不可思議,這種增加你的智慧,不是其他學問所能比的。所以希望大家,在這個時候……,不是有很多老修行,老同學,得過博士,當過東北的學院的院長,現在是學院的研究員,他的……,過去我們以爲文化大革命觸及了,不感興趣,不敢念了,現在得了點經書,有了新的智慧;過去以爲就是念念佛,不知道還要明白這個道理,而且道理非常深。

諾那祖師說:「你每年都要總結一下,是不是更慈悲一些,更明白一些。」絕不是大家越修越糊塗。這一點,每個人都應拿它當個寒暑表來量自己;你發燒不發燒,你試試溫度。我自己琢磨著不行,試試溫度,你越來越糊塗,那就是病;一天比一天明白,那就會歡喜,這就對了。學了毫無……,就會冷水泡石頭;冷水泡石頭,是石頭也不……,冷水也沒有變化,它也不能吸收石頭,這個就不得力。如果越學越糊塗,本來懂,後來都變成不懂了,這就很要檢查自己呀、很要檢查自己,佛法沒有錯。

有一個學會的會長,他給我一個朋友寫信,說中國的佛教一千多年是錯的,不是正法──看見香港佛教界的情况。他的見解,就是我十六七歲時的見解,我十六七歲也是這個見解,看見和尚和一些有名的人,還是這麽樣的曲裏拐彎,勾心鬥角;念佛的就這樣,佛法沒用啊!沒有改變呀!所以我就不信了。這種見解,正是我那時的見解,哈哈哈……,他說我們一千多年的佛教不是正法。

但是我很快覺悟了,他還沒覺悟。他說他要來看我,如果他來的話……,這人國際上很有名,也是個博士,斯里蘭卡、蘇聯都請他教,現在又跑到新疆參加一個國際會議。

所以就是說,我們都應當,大法將興,怎麽能使世界好,人類有福報,人類真正能够得到利益,不再受苦難,都跟咱們修持有關。所以我們不要氣餒,不要覺得孤立,不要覺得自己很渺小。你很偉大,你不得了,你重要極了,你活著一天,全世界、全宇宙都得好處,因爲你在用功,你在修行。你在修行的過程中,你所利益的,不是你自己一個人,你是利益了無盡的、無窮的、無際的、無邊的一切一切,就是佛的心中衆生的慧命,都在自己的手裏頭,這是大的責任!

每天你要用功,在這方面,你要能添上一磚一瓦,功德都不可思議,一磚一瓦都是功德不可思議。就是別拆,很多人在那兒拆墻角,希望它垮臺。你不但不拆,你還給添上一磚一瓦,這就是了不起的事情。怎麽樣能够添磚添瓦?只要你明白。不明白老說錯話,你是好心,但你害人了。人家那著凉,你還給他吃冰糕;他那兒上火,你還給他喝薑湯,那麽你這個治病不是害人嗎?

所以就是說,大家都要〔負起〕自己的責任來,挽救這種危難的局面。在這個世界裏頭,伊拉克橫行,它不講理,一個國家就可以這麽做,這個亂子還沒完呢。咱們就處在這樣一個世界裏頭,大家要知道,很不講理的世界,恐怖主義等等的。過去希特勒納粹,現在中東阿拉伯國家的情况,很讓人警惕。

所以我們要救人、救世,這個都和咱們《無量壽經》不有……;「佛所行處」,一切都好,「日月清明。風雨以時……兵戈無用」,用不著兵戈,不用武器,外邊沒有人來侵略你,裡頭也沒有盜賊叫你鎮壓,大家都好啊,這是「佛所行處」。現在《無量壽經》大家都在念,就是佛所行的地方,佛法在這兒流行,就是「佛所行處」。所以我們大家把心來供養《無量壽經》,聽經、念經,以至於演說等等,所有一磚一瓦都是功德無量的,這一點……,不要以爲我只有一磚一瓦,一磚一瓦都無量,就是全部。

好,下面我們開始。

第四十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