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密宗十住心 (之一)

(請點擊下方 Play-button 鍵,即可開始播放錄音)

淨土宗的殊勝,在於什麼呢,就是蕅益大師所說的,你念佛,「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你在念佛的時候,你就完全把佛一切的功德攝到你這兒,成為你自己的功德。這句話很深刻,很殊勝,我們應該記著,要生起這個信心。

它不是一個敲門的磚,我拿這個磚要去敲門,我的目的是為去敲開這個門,這個磚沒有什麼用,等門要打開的時候,這個磚我就扔了。有好些法門它是這樣,我這個是一個手段嘛。

但這個念佛法門它不是,你念佛的時候,你就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佛的功德全部就成為你自己的了。而你不念呢?那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你只要什麼時候一念,那你就把佛的功德,全部攝為自己的功德。

那麼淨土宗它為什麼這樣殊勝?夏老師就說過:「這個淨土是密教顯說。」密宗的這個教化,我們把它明顯地說出來了,這是密教顯說。密教是十分殊勝,賢劫千佛只有少數的佛傳密教,不是每個佛都傳密教的,釋迦牟尼佛是其中的一位,而我們能夠遇到,是非常的殊勝。

因此在這個《無量壽經》、這個大經剛剛搞完,底下有人來學密,又正好他們從香港來了一本畫冊,都是密宗的這些個佛像。這裏頭大部份是金剛相,極其威猛,而且絕大多數是雙身相,所以這個它就是很難理解。所以為什麼說是密教啊,它這個為什麼要不公開?也就是因為這些個法太特別了,你承擔不起來了。

連善財童子,當年有幾個善知識中很特別的,他都不敢再去問,他說:「這樣是叫善知識嗎?」後來虛空中告訴他:「你去吧,就是善知識啊。」堅定他,他才能去。所以《華嚴》是顯教和密宗共同的。這個密宗,它這裏頭對於密教很多咱們不能理解的東西,在《華嚴經》裏都提到,也可以說在《華嚴經》找到根據。

那麼大家都知道,我這一直是學密,我沒有動。曾經在我剛剛從南方回來,會到慈舟老法師,慈舟老法師是華北三大高僧之一〔註一〕。這三位高僧,我都跟他們有機緣談過話,而且還都是有得到很大的一些益處。光就慈老這個事,他就是不扯什麼閒話,他就問:「你這……,你怎麼修?」開門見山就是問這個。我說:「我是修密,可是我弘揚淨土。」他馬上就問:「你弘揚淨土,為什麼自己不修淨土?」這話很尖銳。

這些大德沒有什麼客氣、客套,說些沒有用的這些話,要問就是很尖銳,就這一句話就逼上來了:「你弘揚淨土,你為什麼自己不修淨土?」我當時也就老老實實說我剛開始學佛的這個意見,那個意見還是很幼稚的意見,但當時確實是這麼想的。我說:「我這都是聽說密宗成就快。」這密宗成就快,而其中說的最容易成就的,就是什麼呢?還是指這:一個是降服的,就是金剛法,這個修了成就快;再一個是雙身修,成就快。這裏頭密宗的成就快,大家都承認,而在密宗裏頭的快之中,這兩種是等圓。一直都說這個密宗成就快,一直在中國這兒沒有來過,到底怎麼樣?

我說:「我願意像神農嚐百草一樣。」神農他知道什麼是藥,什麼不是藥啊?他都自個兒嚐一嚐,這個藥能夠治病,這藥就能給大伙兒吃,這藥是毒草,他中毒了,就用別的藥把他救過來。這是毒藥,就不能吃。我說:「我也願意像神農嚐百草,我自個兒我先去嚐嚐。如果我吃了,中毒了,就告訴大家都別吃了;如果真是成就快,那麼我不但我自個兒修,我也要勸別人修,但是現在要弘揚的是弘揚淨土。」他聽了之後,就答覆我一句話:「你可以修密。」這句話答的很有分量,所以這密也不是人人可以修的,他聽見我說這句話之後,就回答說:「你可以修密。」而不是說任何人都可以修密。所以今天咱們就談談密,也就是這個嚐百草以後,把這個嚐的結果跟大家說說。

一個是從理論上,就這個密法所有咱們所不能夠理解的這一些事情,就剛剛我說的威猛、雙身種種的,都可以從《華嚴》之類的大乘經典找著根據,所以在理論上就得到了,可以放心了,是一致的。

再有從實踐上、從實修上,我也得到證明。因此呢,今天就向大家來做一些,對於密法的一些個,進一步的介紹。但是第二部份就不說了,關於我實際是怎麼證明的,這不說了。這些難思的,不好懂的,奇怪的這一些法,修的時候都是極殊勝的。今天要証明,並不是希望大家都學密,但是它是很難哪,同時要說明這兩點,我今天嚐百草之後的經驗,就是這很難哪﹗

一個是師父難遇,這裏頭因為它太殊勝了,所以魔它就要破壞,這裏頭就有好些冒牌的在裏頭。這是一個很難的事情,所以能遇見一個師父是極難哪。這個師父要遇到徒弟也很難,這個根器不是十分好找。如果真正是自己根器又好,真實發心,能遇見真正的上師來修行密法,這確實是很殊勝、很殊勝。但是就是因緣很難,所以我們今天既要向大家介紹它殊勝的一面,也指出它是很難的事情。

為什麼要向大家說一說呢?一種就是說,基本上都是兼修的,我們沒有誰學佛都不持持咒的,都兼修。這裏頭大家自過去開頂以後,還有很多位還一直堅持還在修他的《金剛薩埵》,修什麼修什麼,都在那兒堅持。還很不少,都在繼續在修,所以這個也須要跟大家說一說,對於密法增加一些瞭解。這也就是今天跟大家談一談的原因,向大家說一說密法的這個殊勝,以及我們應當對於它有正確的理解。

我們兼的多一點的,那就是須要進一步的了解,兼的少一點的人呢,你既然兼的要念咒,那就是對它還有一定的信,但是我們也須要了解,才不致於對於這些奇怪的事去毀謗它怎麼怎麼樣。總的說來,它一個精神是什麼呢?它跟這個顯教的方法有不同之處。顯教的方法就是把這個問題都給你刨開,你很清淨,你就可以專心去修持去了。它就是說,給你弄得很清淨,你可以在這裏頭,都是音聲、佛號、香燈這種種,你在裏頭這心就自個兒……,所以就環境所使,一條路就這麼修下去。

這密法它就是有不同之處,它把這些個難的問題給你搬到你面前來。那個是把問題給你清除,你現在沒這些問題了,因此你好好修,但是你遇見問題怎麼樣?遇見問題怎麼樣還不知道﹗但它有個好處,你好下手啊。把問題都給你……,你這沒有困難,沒有問題了,沒有這些事了,你就安安心心,你該幹麼幹麼。

密法就是給你把這些問題擺在你面前,你過得去過不去?這就是一個分別之處。你看見這個像這麼威猛,你到底是磕頭?你還是不磕頭?哈哈哈哈……,這問題就來了,它就是把這問題擺在你這兒,所以這就是兩個的特點不一樣,總之都是方便,都是為了大家,都是為大家成就。

至於密法的殊勝,殊勝到什麼程度呢?在中國的書裏頭,一部書叫《顯密圓通》,這本書很不錯,將來大家都要看一看。裏頭顯教講的是《華嚴》的道理,密教裏頭講的是準提菩薩的功德,準提咒的功德,準提的修法。它那個判教,他說《華嚴》是顯教的圓,《準提法》是密教的圓。他把密教也分成了裏頭以《準提法》做為密教的圓,是十分的殊勝,所以這個圓教,就是我們判教中是最高峰。

這個教,釋迦牟尼佛遺傳下來的教化、教導,我們要把它分別,來判定,叫做判教。因為佛當初的弟子程度不同,也就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到研究院。所以判教就是把它分一分,你這是小學課程,這是中學課程,這是大學課程,這是研究院課程,這叫判教。

天台宗判教就判成四種,有藏、通、別、圓。藏就等於是小學;通教是中學;別教是大學;圓教是研究院,判成四個。這個華嚴宗呢,就分成五個,就是小、始、終、頓、圓,判成五個等級,總之都是把圓教做為最高的。

那麼這個《顯密圓通》的判教呢,他就說《華嚴》是顯教中的圓,最高的了;《準提法》是密教的圓,圓圓果海。就是這一句準提咒,就是很簡單的「嗡達列準提娑哈」,這就是圓圓的果海,最圓滿的佛的果海,就在這幾個字裏頭了。所以這講的很好,這部書就是叫《顯密圓通》。

註一:黃念老在《無量壽經講座 • 前言》中曾指出,「北方三大高僧(華北三大高僧)就是慈舟老法師、真空老法師、倓虛老法師,這都過去了,這三個人我都會見過,都是很殊勝。」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