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密宗十住心 (之二)

【此真言宗之教相判釋也。其名目雖本於大日經十心品並大日經疏(亦本於菩提心論,釋摩伽衍論),至其本質,實可稱為日本弘法大師之獨創。故其本據在弘法之十住心論及秘藏寶鑰:】

至於日本的一位大德呢,他的判教就更突出了。他把……,這個就是基本上是並列的,一個是顯教的圓,一個是密教的圓。當然密教比顯教是高一些,但他沒有明顯地說,一個是密圓,一個顯圓。至於日本那個弘法大師,他的判教就判了十住心,分十個等級,回頭我要談一下十住心。

這十個等級,法華排第八,華嚴排第九,密宗就排在第十,最高。當他那個判定以後,日本佛教界是大為震動,這一切都反對,他說:「我們稱華嚴是最高,從來沒有人懷疑過,今天怎麼出來這麼個人(他這相當於我國唐代),他把密宗排在華嚴之上,這是邪說。」於是乎奏到天皇那兒去告狀。天皇也解決不了,就把他們兩邊都請來,他說:「人家都有意見,你說你這個密宗排在華嚴之上,你這個是,人家都有意見,那怎麼解決呢?」這弘法大師就說:「是,我從中國把這些法學了之後,我就修法,就達到這麼一個情況。」他這就放光,這放光就把整個日本天皇的皇宮全部都照亮了,就從他身上放光,放大光明。這時候就是連反對他的人都朝他頂禮了,皇后給他獻袈裟。所以在日本曾經就是有過這麼一次,所以這個就沒有人反對了。反對的人都磕頭了,所以那個十住心就流傳到現在。

他這個分成十,我們分成五個就是多的了,他怎麼分成十呢?

【一、異生羝羊心,異生為凡夫,六趣,四生等各異之生,即如所謂群生也。羝羊為牡羊,其性下劣,除求水草念婬欲外,他非所知,以譬凡夫愚痴闇昧不解世理,醉生夢死,非道惡人,無信,無德者。屬於此部者。本不可列於教判之內,以皆為可進第二心之階段,故列於此處也。】

他這裏頭把最開始的一個心擱在裏頭了,就是還沒有修道人的心,它叫什麼呢?叫「異生羝羊心」。「異生」就是異類眾生,種種的眾生,他是一種什麼心呢?像一個羝羊一樣,羝羊就是一個羊,一個雄性的羊。羊這種動物,它很愚昧無知,它就知道找水、找吃的,就知道淫慾、傳後代啊。而且這個羊有時候頂啊,頂在泥巴上,頂牛啊。那麼這個相當於什麼呢?相當於這些個眾生裏頭,就是很愚昧,他不懂得什麼道理,除了要吃,要淫慾之外,腦子裏頭沒什麼東西,就這一類的眾生。

這一類的眾生醉生夢死,糊里糊塗的,就是混吃等死。常說這「你混什麼?」就混吃;「等什麼?」等著死亡,那醉生夢死。「非道」,不知道修習正道,作惡。就是不作惡,他也是不知「道」;他也沒有信心,也沒有什麼道德,這一類的人。所以在社會上、世界上,這種人最多了。他雖然沒有受教化,但是受教化的人,往往都是從這裡頭的人出來的,所以把他也列成第一個,叫「異生羝羊心」。就跟動物一樣,醉生夢死,不知道禮儀,不知道去為善,不知道這一切,醉生夢死。

【二、愚童持齋心,愚童者,愚昧之童子也。持齋者,持八關齋也。惡者非始終為惡,為內薰與外緣所誘,亦修五戒十戒等作善,忠孝仁義禮智等德者是也。人乘之教,如儒教等皆攝於其中。】

第二種呢,就好一點了。第二種就叫做「愚童持齋心」。這個像一個愚蠢的小孩,小孩子多半是無知的,所以稱為愚童。他沒有多少知識,可是他持齋,他持八關齋,「齋」就是八關齋,過午不食了。一個是愚蠢的孩子,他持八關齋,這個譬喻什麼呢?愚昧的童子,就是說明許多的眾生雖然一貫作惡,可是有一些善的因緣去影響他,受到感染,是佛教的話,「受到薫習」,他可以向善。

在佛法上說,比方說你來受五戒,受十戒,做這些好事。在佛法以外,在世間法說,就儒家來說,仁義禮智信,這五常,他講究仁義,講究禮,講究智,講究信,這個不就相當於是他在那兒持齋了嗎?但他是個愚蠢的小孩,他雖然是在持齋,頭腦並不清楚。所以有許多人雖然在那兒受戒,持五戒,持十戒,或者儒家來講究仁義禮智信等等的,在整個佛的教眼看來,相當於像一個什麼呢?像一個愚蠢的孩子持八關齋。持齋是好事,但是他還是很愚昧無知。

所以這個就包括什麼呢?包括了儒家的道理,孔子的道理,因為他並沒有要出生死,他雖然肯做點好,他僅僅就是小孩我要做點好事,他要去持齋。這樣子呢,那就比那頭一種好多了。所以這個是比較,這叫什麼乘呢,叫人乘。

這個幾乘法、幾乘法,「乘」當車子講,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佛乘,所以在聲聞乘之前還有人天乘。人,來生要變人也不容易,你來生要變人,你也得要像愚童持齋這樣才行,不是容易的,要生天就更難了,所以這是人天乘。這個愚童持齋相當於人乘,人的道理。你要做個人,要懂這些道理,要講仁義,要講禮智信這一些,不能殺,不能盜,不能胡搞。現在簡直是不得了了,人吃人哪,把這個婦女強姦,還要殺死,慘無人道,這簡直是這個……,這不是……,你比羝羊還不如啊!豺狼了!這是豺狼的心了,蛇蠍了,毒啊!所以,現在這些事情很可怕,這種心很毒啊。這愚童持齋是第二種心。

【三、嬰童無畏心,嬰童為母所抱則安,願生於天得神佛擁護則滿足。如弘法註:「外道生天,暫得蘇息。」(秘藏寶鑰)乃修四禪六行之生天教也。】

第三種呢,又高一層了,就是所謂「嬰童無畏心」,小不點兒小孩,他一點兒沒有害怕,「嬰童無畏心」。一個小孩,你這媽媽一抱著他,他就什麼都不害怕了,「唉呀,害怕呀,來抱啦。」媽媽抱著啊,就不害怕了,好了,「嬰童無畏心」。這個說的什麼呢?就說的是外道。外道他修持上了天之後,天有佛力的加被,因為天界都是善的,壽命很長,享種種樂,他就沒有什麼恐怖了,是不是。這就類似這個小孩得到媽媽的保護一樣。

這個說的什麼呢?就是外道他要修法,修法他希望什麼呢?希望生天。所以修這個四禪,是佛教和外道共同的修法,就是打坐調息。這個打坐調息之後,他將來要生天,生的就比較高,估計可以超過欲界天,生到色界天。色界天就有禪天,初禪天、二禪天、三禪天、四禪天,四禪八定。這是一種修行方法。這個是佛教和外道共同的,佛教徒也這麼修,外道也這麼修。這個裏頭是一個修行的根本,也就是我們的第五度 — 禪定度。

這六度有一度是禪定度。,這一度裏頭確確實能使你得到實際證明,你修持之後,你會發現一些變化。不過這裏頭呢,一個就是這個路很高很長啊,這有初禪、二禪、三禪、四禪。還有就是說,你很容易錯認,你得到一點好處,你以為你已經很不錯了;你甚至於要跟人家說,說我是如何如何了,這就壞了,變成大妄語。你說我如何如何了,我證什麼了,我得了什麼了,這是大妄語,這一下這個大妄語戒,是要入地獄的。所以這也難就難在這兒。

你比方你調息,調了之後,慢慢的這個心就妄想不生了,心就安定了,這叫粗的住。然後再進一步之後就很細微了,心裏非常清淨,細的住。再有之後,就是什麼都空了,就看見自己像個煙似的,就不存在什麼了,這是欲界定。

再一步呢,就是連什麼床鋪衣裳,自個兒的身像,什麼都空了,這是初禪的「未到定」。「未到」,當然就是還沒有到。但是一般的修行,他到了這一步,他說是他這個境界也離……,「你看看吧,我什麼都無,我證到空了。」哈哈哈哈……,「我人坐在這兒,一切都發空。」他對於自己就有很錯誤的估計,這才剛初禪。初禪,那這個天還是很低呀。要到三禪之上,到四禪天,你才避免三災。所以這裏修的是生天,天道。道教等等的,這是共同的法門,印度的婆羅門就通過這個四禪這麼修,佛教也是一樣,也有這個四禪。

那麼這是一種修持的方法,再一種呢,外道還帶有單獨的一種,他們有六種修行方法,這種修行方法,一種就是自餓,不吃東西。現在也有很多書提倡餓,有很多人也在修啊,他們餓了多少天之後,就根本不想吃了,就不吃飯了,人反而精神非常好。我就見過這樣的人,也看過這樣的書,說他餓的經過,是印度的外道一種,叫自餓。

還有從崖上跳下去的,往火裏頭蹦。還有坐,自個兒坐在那兒。還有寂默,就是不說話。還有一種叫豬狗外道,就是裸形外道,也不穿衣服,跟動物一樣,跟動物過一樣的苦行,這個是他們外道的修法。

而這種修法將來都得到什麼結果呢?生他的外道的天。他生了天之後,他得道,也就無所畏懼了,像個小孩一樣。他這個就是小孩的無所畏,有母親保護,我安了。在天界就受到天的這種福報的加持,他很安穩,無所畏。這就是嬰童無畏心,跟小孩似的,媽媽抱著他就不怕了。他修這些法,就得到一些證明,慢慢最後他生了天,屬於這一類。

【以上為世間三個之住心,攝於胎藏界曼荼羅第三大院外金剛部之眾,以下為出世間。】

這三……,〔錄音換帶〕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