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拜 往生菩薩

一心觀禮.極樂世界.道場.樓觀.講堂.精舍.諸往生者.方便同居。或樂說法.或樂聽法.或現神足.或在虛空.或在平地.隨意修習.無不圓滿.菩薩聖衆。皆由一向專念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一拜三稱〕

剛才就是把那個一生補處的菩薩咱們都禮拜,這個再禮拜什麽呢,禮拜那個在方便、同居土這兩種了。剛才那都在實報莊嚴土、常寂光土,主要是實報莊嚴土的這一些,這底下就是要來禮拜在方便有餘土跟凡聖同居土的這些聖衆,在極樂世界已經生的這些聖衆,我們要觀想要禮拜。尊敬哪,他們都成功在我們之前,這也是將來我們的同修,你去了之後不就是同修嗎,是我們將來的同修,所以要結緣。

方便有餘土是你在這一世已經斷了見思惑,或者到了極樂世界之後斷了見思惑,你生在方便有餘土,他是在凡聖同居土之上,又在實報莊嚴土之下。實報莊嚴土是菩薩,菩薩要破塵沙惑,有時要破無明,所以這種菩薩他在實報莊嚴土,也部分的可以證入到常寂光土,這是最高的,真正佛就在常寂光土。四土,極樂世界分了四土,他這個四土也不是劃分得界限分明,也是融會融合的,所以很特殊就在這兒。這方便有餘是斷了見惑、思惑。

那個凡聖同居土,極樂世界叫作凡聖同居淨土。現在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在娑婆世界,我們這個土就是凡聖同居土,咱們不就都是凡嗎,咱們這兒有聖啊,現在這個五臺山,文殊就在五臺山。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有人親見文殊,一個福建和尚,這兩個人說的,這不會有錯。一個通愿法師,通愿法師在比丘尼,現在在國內是第一位了,很有道德,她那時候在五台。再一位是圓徹法師,他是福建人,他那一個福建的同鄉告訴他,他趕緊追那個和尚,沒追著。這個福建和尚到了五台之後,他很恭敬,他三步一拜,現在這種的人就很少了,三步一拜,五步一拜。拜到一個…,五個台吧,他走了一半的樣子,看見一個地方,一個小門像這個山的洞門,寫著一個「金剛洞」。他說這個名子很特殊,走進門一看,噢!裏面很大,有道場,很多大殿,還有藏經樓等等。很多很多出家人,兩種服裝,一種是和尚服裝,一種是喇嘛服裝,五臺山是兩種,有和尚有喇嘛。那麼他就走進大殿,走進大殿,很怪啊,這個大殿就是有一個臺子,沒有供佛像,因爲沒有佛像,他就沒有頂禮,一個空臺臺。但是他圍著那個臺子轉上三個圈,這也是一種禮節,繞,繞三匝,也是個禮節,就沒有頂禮那麽恭敬就是了,他因爲「怎麼上頭沒有佛像?」他也很奇怪,這個地方怎麽沒有佛像。

他預備走出來到別處看看,看看那個藏經樓,看看別處。剛走到門口,剛要出去,後頭出來一個小沙彌喊他,「什麽什麽法師!」叫他。「喲,他是叫我?」他就回頭一愣,「這兒怎麽有人知道我呀,我一個人,我剛來呀。」他〔小沙彌〕叫他說:「我師父叫你。」他就跟這個小和尚走進去,就看見一個老頭兒叫他,他就很恭敬地頂禮。頂了禮之後,老和尚就說:「哎呀,他遠來不容易,給他個座位。」就搬一個座位給他。他就跟老和尚說:「哎呀,你這地方很好,我要跟這兒掛單吧。」「你還是…,你的因緣,你還是得回去,我這兒不能留你。」他說:「老法師,你這兒怎麽大殿上沒有佛呀?」老和尚說:「我這裏用不著。」這是禪宗的話。用禪宗的話說:「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但是現在我們還是老老實實你把佛像拿去供,呵呵呵…,懂得禪宗的道理,還是照樣供,這個是最高。就是,這個是最高,連禪宗這個也不著。聽見禪宗這話我就不供了,那也還是沾住在那一邊。「我這裏用不著」。後來…,和尚不留他嘛,他就請老法師開示,老法師寫了幾句話給他,他記住了。繼續走,他沒有絲毫感覺有任何特別。

他也沒有拜了,後來不行了,天黑了,下山不行,危險了。正好有一個西藏人就在那兒住,不是出家人,但是他就在那兒住,走到他那兒,那人就留他說:「你不能走了,你走了之後很危險哪這個地方,你就在我這兒過夜吧。」他就留下來,留下來就招待他吃晚飯,兩人就聊天。這個和尚就問他:「你們這兒有多少和尚,一共全五臺山?」他說:「五臺山怎麽算也不到…,也就幾百人,有人要供千僧齋,我們把所有人都找來也湊不够。」這和尚說:「不對不對,我知道有一個地方,那兒一個地方就七八百,你們還有其它地方,怎麽能湊不出一千人?」這個人說:「我在五臺山住,我怎麽不知道。」他又說:「我當然清楚,不够,從來是不够的。」這兩人就爭起來,「我親眼見!」他說:「你在什麽地方?」他說我在什麽什麽地方,叫什麽什麽。那人說:「沒有這個地方。」說:「怎麽沒有!」他說:「那我查書給你看。」那個五臺山導遊的這個老的地圖,各個方面沒有這個名稱!沒有個「金剛洞」。「有幾百個和尚跟那兒住,怎麽會沒有呢!」大家就愣住了,這怎麽回事?相持不下。住在那兒那個人忽然說一句:「你恐怕是碰見文殊菩薩了吧!」這句話一說,他本來是要預備吃飯的,他「啪」一下眼淚也下來了,飯他不吃了,坐不住了,他開頭再去拜,又從頭三步一拜、三步一拜……拜到那兒天都亮了,怎麽找也找不著了,再也找不著了。找不著了之後,他就到來的那個廟裏頭,他有個福建同鄉,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他的福建同鄉。這個同鄉就告訴了圓徹法師,這個話是圓徹法師也就在我這兒跟我說的。他一看,他說︰「你這個一定…,他這個一點不會錯,決定是文殊。」他因爲看寫的這四句話,它是可以橫看,可以直看,橫看是個表面的意思,直看又是個意思。直看就是說了這個文化大革命以後的事,也告訴了他將來呀,佛前要沒有燈,廟裏無有僧。這決定是文殊。他說我去追這個人,他就追,他追沒追著,這個人已經下山了。所以就是見到了文殊。

現在還是這樣,說文殊還是在那兒一接一送,去的人他都接,就是大家都看了不認識,而這一件事情和古代的那個事情都有很類似之處,所以這不就是聖人跟我們在一塊兒嗎。雁蕩、天目都有幾百阿羅漢,所以叫做雁蕩跟天目,這是五百阿羅漢他都…,也是聖啊。還有,不斷的有佛菩薩來化度,到這個世界來,也是聖。但是和極樂世界不一樣,大家不容易見著,見著也不容易認,而且很少很少,他就不像極樂世界,諸上善人阿鞞跋致,到處都是,天天可以見面,這個是不同之處,諸上善人共會,凡聖同居,這是一個方面。這本質就是他們是凡聖同居淨,是淨土;我們是凡聖同居,我們是穢土,污穢的「穢」,我們是凡聖同居穢。因此我們這個往生是容易的,是從凡聖同居轉到凡聖同居。但是這一直好像還是一層樓,你不是變了方便有餘了,但你是從凡聖同居髒的這一頭,換到了清淨的那一頭。可是到了清淨的那一頭,他那兒自動的變化,和這個高級的方便有餘、實報莊嚴、常寂光打成一片,跟這邊不一樣。所以這個搬家就容易了,你不需要把很多東西運上樓,一推一轉移就過去了,這就是容易之處,是從凡聖同居穢土…,還是凡聖同居,但他是淨土。

那麽我們現在就是在頂禮什麽呢,頂禮極樂世界這個道場之中、這個樓觀之中,觀也是樓閣的意思,大的建築,講堂、精舍,這一切往生的人。在方便有餘土,這個凡聖同居土,或者喜歡說法,可以大家湊在一起,他說法大家聽;或者喜歡聽法,正好大家湊在一塊兒;「或現神足」,他現種種神通;「或在虛空.或在平地」,這個凡聖同居就是在平地的多,這方便有餘都有種種神通,那就是在虛空之中。「隨意修習.無不圓滿.」隨他自己的意思,想怎麽修習都可以,沒有不圓滿的,這些「菩薩聖衆」。所以我們要注意,在這個地方他沒有說別的聖衆,是菩薩聖衆。凡是同居土的、凡是方便土的都是菩薩,不是人,不是阿羅漢,都是發大乘心的人,都是菩薩,這是菩薩聖衆,但是他現在斷惑的水平只達到這樣的個水平,所以就是說他只能在「方便同居」,「方便」是有餘,「同居」是凡聖同居,但是這都應該稱爲菩薩。這一些菩薩都是因爲一向專念阿彌陀佛。普禮我們未來的同修。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