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世惡苦第三十五 (之二)

第二、是「盜」業。這個「殺」裡頭很乾淨,都說的是殺;「盜」裡頭,我們就看見這個好像是……,其實也很自然。所以五戒的第二就是「盜」。這個盜的含義:不屬於自己的、有主的東西,不管是多是少,他不給你就拿了,這叫做「盜」。其實我們現在還應當再擴大一點,還不光光是東西,連這種美名、名譽都屬於盜。把別人的功勞歸於自己,這都是盜;不應該我享受的東西,我享受了,都是盜。

其二者.世間人民不順法度。奢婬驕縱.任心自恣。居上不明。在位不正。陷人寃枉。損害忠良。心口各異.機僞多端。尊卑中外.更相欺誑。】

「世間人民不順法度」,都是通論,比方說殺業,我說人人都有份。你都吃過葷,誰沒有份?所以不要覺得自己是無關哪。盜業我看也一樣,每個地方都有份。「不順法度」,不符合於法律和制度,不順著這個法度。

「奢婬驕縱」,這「婬」有女字旁,是指男女之事。「奢」是奢侈、很多、過度,過度的貪戀男女之事。「驕縱」是驕橫放縱。

「任心自恣」,就讓這個心,隨著這個心縱情於享受快樂。

「居上不明。在位不正。陷人冤枉。損害忠良」,這都是擱在盜戒裡頭了。在上位的人,過去做宰相的人,這樣的人,不明白,你不能選賢與能,你任人不是唯賢,任人唯親哪,這就是「盜」。國家給你這種地位,你不給賢能的人,給你的親,你看這不是盜是什麼?我從前就覺得這裡好像挺亂,現在看這很有條理,這就是盜。你「居上不明。在位不正」,你在位,你有地位,你當權,你不正派。你說,只是一個「在位不正」四個字裡頭就包括多少壞事,可以行男女關係,可以接受賄賂,可以結黨為私,種種的都在內了,這都是「盜」,「在位不正」。

而且「陷人冤枉」,誣害人。因為你不正,你就怕人知道,對於知情者,你就要打擊、就要陷害。有的人還要直言不諱,那不能容忍。

「損害忠良」,因為你這兒是如此,人家忠良他就是不能和平共處啊,那麼他就加以損害,這也就要兼到「殺」嘛。所以這個罪它都不是孤立的,要互相牽連,這個罪就更大了。

「心口各異」,這種居上位的人,這些人說的和行的完全不一樣。不但如此,而且「機偽多端」,這個機詐、虛假種種的,所以這些政客,哪一個能例外?機偽多端哪!

「尊卑中外」,不管是地位高的,自己的長親,或者比自己低的,不管是本國人、外國人,或者是有內有外、有親有疏,都一切不顧,都是「更相欺誑」,說假話騙人。他為什麼這樣?這不是「妄語戒」嗎?他這破了一個,別的連著都來了。他就是為了達到他「盜」的目的,鞏固他的地位,所以就做這些惡。

【瞋恚愚痴.欲自厚己。欲貪多有.利害勝負。結忿成讐。破家亡身。不顧前後。】

他自己本身是怎麼樣?是「瞋恚愚痴」。火氣很大,自己很糊塗。他自己以為很能幹,我這很有地位、很有本事,我有很多權術,我能夠發動多少人,我能打擊對方,不知道自己正是最糊塗的人。最糊塗的,就在底下呢。

「欲自厚己」,只想厚自己,只想自己到處去沾一些油水,使自己得利益,這是最糊塗的地方。

「欲貪多有」,想貪多,想佔有。那麼這裡頭就有鬥爭啊,你看這個商業也是戰哪,不光這個打仗是戰。都是要打擊,把對方打垮打死,讓人家的公司破產,我來吞占。所以這裡頭為了利害就要有爭,有爭就要有勝有負,而且大家就結成了仇了,就報復,使得人家家破人亡。所以「破家亡身。不顧前後」,自己弄得自己也家破人亡,這前因後果都不管哪。

【富有慳惜.不肯施與。愛保貪重.心勞身苦。如是至竟.無一隨者。善惡禍福.追命所生。或在樂處.或入苦毒。又或見善憎謗.不思慕及。常懷盜心.悕望他利。用自供給。消散復取。】

而且這種人他富有,他很慳惜,很慳吝。不是說我有了錢,盜了很多東西;他不肯布施,不肯給別人。「愛保貪重」,這個「愛」,這種心哪,這種「愛」就指著這種情愛、欲愛,自己自私的這種心,這保持住啊,這個貪心很重啊。於是乎「心勞身苦」,心也很勞累,身也很苦。那麼這樣帶來的結果是什麼呢?

「如是至竟.無一隨者」,這樣到了後來,你這麼去爭,這麼去弄,可是沒有一個人跟著你的。所謂「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哪,只是你所做的這些業跟著你。

「善惡禍福.追命所生」,善就要有福,惡就要有禍。所以就有善有惡,一個人他就有禍有福,追著你這個命根,就到你所生的地方,這個跟著你。至於你所貪戀的,你所親愛的人,你所想佔有的東西,一樣你也帶不去。所生之處,或者是在樂的地方,或者是在苦的地方,都是一場空。

還有的人,這就更指明這個盜的惡了,「見善憎謗」。看見人家行善事,他生氣、他譭謗。「不思慕及」,他不想跟人家去學習。

「常懷盜心」,常常有偷盜的心。我們有個熟人,他也曾經因為宗教信仰而「勞養」,裡頭有好多扒手,有很多女孩子很年輕就當了扒手,也在勞動教養。他們一塊開會就要談這些情況,那些扒手說,我們這個思想是這樣的:我看見別人有一枝好的鋼筆,我要不把它偷過來,這個心裡面難受,就好像我也有一枝好的鋼筆被別人偷走了一樣,這是他們的心情。

所以「常懷盜心」,說不偷白不偷、不占白不占、不占公家便宜白不占、不貪污白不貪污,接受禮物、接受贈品這種種的,從大到小、從下到上,種種的這些情形,都是個「盜」字。

「悕望他利」,本來不是你應有的,從他那兒得到。得到了之後就壓榨了別人,於是乎自己供給了自己。因爲這得來容易呀,這樣的方式得來的東西當然就容易,結果很快就花完了,很快就用完了。用完了之後再來辦,再辦這種事,「消散復取」;於是乎「神明尅識」啊。

【神明尅識.終入惡道。自有三途無量苦惱.輾轉其中.累劫難出.痛不可言。】

「神明尅識」,《晉譯華嚴經》講,人生下來有兩個天,老跟著你(《晉譯華嚴》就是《六十華嚴》,最早的《華嚴》),一個名字叫做「同生」,同你一塊生;一個名字叫做「同名」。這兩個神老跟著你。他看見你,你看不見他。這種神跟人一塊生的,就稱為「俱生神」。

不光是《華嚴經》,這個《藥師經》也說:「有俱生神,具書罪福,與琰魔王。」他把你所作的罪,所作的福,他都給你記下來寫成檔案交給閻羅王,所以「神明尅識」。「尅識」這一個「識」,照這個講法,「識」是記,神明都做了記錄了。這個「上奏」,人間這些善惡都要去上報。所以《五戒經》裡頭講:「三覆八校,一月六奏。」

「三覆」,「覆」就是回覆,指正月、五月、九月三個月向天做匯報。就是這些記錄,所有這些東西,向閻羅王、各個方面負責這些的神,向主管(現在我們地球是四天王天管,最低的天)去匯報。

「八校」就是八個節氣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冬至、夏至、春分、秋分,這八天也去匯報。

還有六天是「六齋日」,所以為什麼「六齋日」大家要吃齋呢?因為這六天,就是四大天王天來檢查人間善惡的時候,聽取匯報的時候。

另外一個解釋,就是說,不是說天神記事;人有第八識,所以,自己所作所為,都存在自己心內的檔案裡頭,這個一點也不錯。

日本的義寂就把這兩個匯合起來,既有天神做記錄,又有自己第八識的儲存識都儲存下來了,「種識」嘛。這個說法比較好,這也符合……,唯識嘛,不承認〔天神〕;就是說,你這兩個神也是「唯識所現」。因此,這皆是「識」嘛,皆是「識」,這就都消歸自己了。但是都是「識」,不妨現出兩個神來管這個事。豈但這兩個「識」是你所現,那個閻羅王都是你所現的,就是這樣。所以做壞事就這樣,「神明尅識」,都給你做了記錄了。

所以「終入惡道」,你一點壞事也逃不過去。「自有三途無量苦惱」,三惡道裡頭的無量無邊的苦惱,你在其中「輾轉其中」啊。

「累劫難出.痛不可言」。又一個痛不可言,多少劫都出不來,痛怎麼可言哪!

第三、是殺盜「婬」。

其三者.世間人民相因寄生。壽命幾何。不良之人.身心不正.常懷邪惡.常念婬妷。煩滿胸中.邪態外逸。費損家財.事爲非法。】

「世間人民相因寄生」,都是因為這個共業,互相為因,所以兒子就要靠父親撫養啊。你要生下來,你先得要有父親哪,共同的這一種所謂的因緣關係啊,都是因為這些因緣而生。

壽命很短哪,就是呼吸間哪。

「不良之人」,不良善的人,他「身心不正」,心也不正,身也不正。常懷邪毒,心裡所想都是邪事、都是惡事,「常懷邪惡」,不按正路、不走正路。

「常念婬妷」,所想的事情都是婬妷、黃色的這些東西。「煩滿胸中」,這些欲火在心中就都滿了,都是很煩躁。因為內心充滿了這種欲念,所以這個邪態,這一種不正派的邪態就流露於外。所做的事情要「費損家財」,家財要浪費呀。

「事為非法」,所做的事不合乎法度,胡搞。

【所當求者.而不肯爲。又或交結聚會.興兵相伐。攻劫殺戮.強奪迫脅。歸給妻子.極身作樂。衆共憎厭.患而苦之。如是之惡.著於人鬼。神明記識.自入三途。無量苦惱.輾轉其中。累劫難出.痛不可言。】

「所當求者.而不肯為」,所應當做的不肯去做。年輕人要好好的求學、好好的工作,他偏偏的不三不四,成天去跳舞,成天去參加流氓集團。

還有「交結聚會.興兵相伐」。這就接著這個「婬戒」還發展,還要變成了「殺戒」,婬、殺是相連的。結黨成群,這一派和那一派,大家打仗。所謂這些個幫會,有時候互相要鬥,連政府都管不了;大則國家和國家打起來了。「攻劫殺戮」,打仗,攻城取地,互相殺呀。

「強奪迫脅」,強取,搶過來;「迫脅」,威脅他,讓他們把東西給我,所以強取豪奪,就得到一些利益。他把這些得到來幹什麼呢?他帶回來給老婆、孩子;給老婆,給這些女人哪。

「極身作樂」,得到這些個勝利品,他就放逸,就狂樂、狂歡哪。這一種做法是「眾共憎厭」,大眾沒有不討厭的。「患而苦之」,這種……,聽說,現在像紐約,九、十點鐘(晚上),婦女不敢單獨出門,到處都有這些流氓集團,大家都「患而苦之」。

「如是之惡.著於人鬼」,這種的罪惡昭著於人鬼。「神明記識」,都有記錄。自然入到三途裡去,「無量苦惱.輾轉其中。累劫難出.痛不可言」哪,這個是婬報。

這個婬報有的時候,當然是要侵犯到別人了,當然就是造了更多的罪了。如果僅僅來說只在男女二者之間,為什麼說它這麼惡呢?他並沒有傷害對方。但是這件事,最受傷害的是你自己的心。因為這個事縛住你的心,比什麼都厲害,所以婬罪大就大在這。所以出家人,第一條戒是婬戒。所以世尊說,再有一樣事情像「婬」這樣難對付的,一切眾生都不能得度了;幸虧只有一樣。

一個人一生只要有一次男女的事,就不能生梵天了。所以你們想出三界,談何容易。所以大家要想生梵天,都已經……,有人還有希望(小孩),其餘成家的人全無望。所以沒有往生法門,你就是沒辦法,所以這個地方大家要知道。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