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拜 禮讚觀音 (之二)

當時觀音是〔解說得〕很細緻,先就是不受聲塵的干擾,就産生了靜相,清靜。這個清靜也還是分別,清和靜,「靜」和「動」是一對,這還是在有分別之中,他再最後就「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又進了一步了。

那麽就一步一步啊,然後就是,你這個沒有,這個都「了然不生」,但是你還在那兒你還有知覺,你知道這個事嘛,知道這個動靜二相不生,這就是你的「所覺」。你有「所覺」就有「能覺」,有能覺和所覺。他這再進一步,能覺和所覺也空了,所以一層一層的進,所以佛法是無盡藏。

你「空」,你還存了一個「空」啊,我們把他空了,空了之後,這個「空」就是你的「所」,你能够做到就是有個「能」,有個「能空」和「所空」。而這個「空」和「所空」也都滅了,那滅了,你還有個「滅」。而「滅」也滅了!

所以前頭我們還好體會,到這個地方,「滅」也滅了,「生滅滅已。寂滅現前。」所以這個《涅槃經》「寂滅爲樂」,寂滅不是什麽都沒有了,就是一個木頭墩兒,不是,寂滅是樂,「寂滅爲樂」。

所以佛捨了身體求兩句偈,就是後頭這兩句:「生滅滅已。寂滅爲樂。」「諸行無常。是生滅法。」釋迦牟尼佛過去在因地中知道佛這兩句,知道後頭還有兩句,他就到處求,沒有人知道。有個夜叉說:「我知道,但是你要叫我說也可以,你得讓我吃,我餓的厲害了,我好久沒吃人了。」釋迦牟尼佛一聽就說:「好,好,你只要告訴我,我就給你吃。」他說:「那我就吃你。」他說:「你現在吃了我不行,吃了我,我就不知道了,我沒聽見,你等我聽完了。」他聽完了之後就來禮拜,就從這跳下去,說是:「我摔死了你就吃吧。」那到這個時候旁邊有天人把他接住了。爲了捨身,讓夜叉吃,就求兩句,就求了「生滅滅已。寂滅爲樂。」我就說這兩句值得捨身命,這兩句就是極殊勝啊。

這觀世音菩薩也是證明這一點,所以這個「滅」也滅了,生滅滅已,寂滅就現前了,就「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就超乎一切世間和出世間,得兩種殊勝。「上與十方諸佛同一慈力」,跟一切佛的這個力量是相同的,佛有的慈力我都有。「下與六道衆生同一悲仰」,所以他是平等的。在下我就跟一切衆生,蒼蠅、螞蟻、地獄中的衆生都是一樣的,同一在悲仰、在求救度。

所以佛是一個最平等的法門,他是個無神論,他不承認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神,主宰一切、統治一切、製造一切、管理一切、高出一切。都是平等的,就是你還沒有明白,我先明白了,先明白了一步,而且我先明白一步,我馬上希望你跟我一樣的明白,你明白了之後,你就跟我是一樣啊,所以這個就是偉大之處。

這個「返聞自性,成無上道」,然後就「修菩薩行」,行菩薩道就是利他。這樣的菩薩「往生淨土」啊,所以說有人看不起,但這兒觀世音菩薩也是啊,你看在這成無上道,修菩薩行,而往生淨土。連那大智慧的文殊都求生淨土,往生淨土。

「願力宏深」,觀世音菩薩有大的願力,「宏」,是宏廣;「深」,那就是如大海,深無涯際呀。「普門示現」,所以《普門品》,你應以何身得度者,我即現某種身給你說法。所以觀世音菩薩在那個時候,他就能够現佛身給大家說法,「應以佛身得度者,我即現佛身而爲說法;應以阿修羅身得度者,我即現阿修羅身而爲說法。」所以他是普門救度,三十二應。「普門示現」是說法時應該有什麼因緣,聽到什麼人說,觀世音就做這種示現。

還有一個方面就是觀世音「循聲救苦」,一個是給你說法,一個是救苦,救你的災、救你的難,所以「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有人是這麼念的,觀世音菩薩還有一個大願是救苦救難。普門示現、普門說法是一個大願,這個是徹底的度脫。但是你臨時的這樣的一個度脫,世間上,今天火燒了房子出不去,這個時候你怎麽辦?你念,念,火它就熄了。這個事真有啊,不是……,從古至今這類的事很多很多,觀音的靈感說不盡。

最近我在海外的雜誌上〔看到〕記載了一則:一個闊人家,一個少奶奶,她有一個女傭人,少奶奶信佛,天天念佛。女傭人也很羡慕,看見少奶奶這麽,她想「你看人家已經有福了,還在修福,還在念」,她說我不知道怎麽念,她就跟少奶奶求,說:「你告訴我,你教給我,讓我念個什麽。」少奶奶正在吃荔枝,她瞧不起她,她想你還配念佛,你會什麽,「荔枝核!」她當以爲真,她就念「荔枝核」,成天念「荔枝核」。後來她兒子漂海,後來回來告訴他媽說:「好險呢!船翻了,這自己在海水裏頭了,可是有一個東西把我漂起來了,漂,漂,把我漂到海上,我登了岸之後,我一看,好厚一層都是荔枝核。」

所以這些事情就是這樣,觀世音菩薩並不需要現出我觀世音的身體來把你拉出來,而這個也增加他母親的信心嘛。所以這是你這個心之專注,有的人很執著很什麼,你這個誠懇,她這個少奶奶是一句玩笑話,但她是以真心來就這麽念,這裏也得到很真實的感應。

「尋聲救苦」,就是你只要有苦難,那就不但是念「觀世音菩薩」,你念「荔枝核」這個聲他都尋到了,你想想是不是。你念「荔枝核」他都尋到了,何況你念「觀世音菩薩」,何況你念觀世音菩薩的咒,這「尋聲救苦」。所以菩薩他不需要……,有的人就必須把那個念儀軌,都要念西藏文的,覺得這樣才有功德。佛菩薩不需要翻譯,你什麽文字都可以,而且已經超出翻譯的範圍了,這個「觀世音菩薩」翻成了「荔枝核」了,觀世音菩薩一樣知道,這「徧入眾生心想」啊。

「隨機感赴」,循聲救苦啊,隨著這個機就感到了。有人說這觀世音菩薩忙死了,北京有個人念觀世音菩薩,趕到北京,同時上海有個人念觀世音菩薩,趕到上海,洛杉磯有個人念,趕到洛杉磯,他不知道觀世音他徧一切處。

就好像拿月亮做比方,一個月亮,千江的水都現月亮,月亮不需要來,水也不要去接,自然而然這個月的影就現在你的江水裏頭。所以這個千江就打譬喻任何一個衆生,你只要這時候念觀世音菩薩,你求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就到,這月亮就現哪。所以並不需要時間,還要通報,還要準備交通工具,還要來,甚至說還要辦護照,那什麽事情都過去了,所以就是「隨機感赴」。

「若有急難恐怖.但自歸命.無不解脫。」這是《無量壽經》的話,對於讚歎觀世音菩薩。如果你有急難、有恐怖,「但自」,你只是「歸命」,這個歸依、歸命,俗話說就是把命都歸上去了,你生命都可以貢獻,你這個命都可以捨,這個時候你就把這個命都忘了,就一心念觀世音菩薩,「無不解脫」,沒有不得到解脫的。

這是釋迦牟尼佛的話,印證觀世音菩薩的功德,也就給大家保證,給大家保證這個事,你只要真實求,沒有不得到解除的,一切凶險。所以求財得財、求子得子、求妻得妻、求長壽得長壽,這都是世間的東西,但是衆生需要,所以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都滿足。所以送子觀音,那個盧〔居士〕,她得到兒子了,高興的不得了,花了十幾塊美金的郵票寫了封信來,我那個時候以爲寄來什麽畫片,我打開一瞧是她一封信,你回去趕緊告訴她我有點忙,沒顧得給她回信。

無不得解脫,無不滿願者,衆生需要,所以大慈大悲。「先以欲鉤牽,後令入正道。」先滿足你這些欲望,那麼你就感謝了,感謝觀音菩薩,你慢慢就念,就往〔正道〕一點點入正道。所以攝受,佛菩薩四攝,攝受衆生,「布施」、「愛語」,和顔悅色的,「同事」,就是來跟你做同樣的事情種種的,來攝受衆生。

「萬億紫金身」哪,顔色是紫金的顔色,就是金色帶一點……,赤金,好的金子不叫赤金嗎,赤不就是紫啊,紫金就是形容那個金子,黃的之中帶一點紅,表示成份很足。「萬億紫金身」一方面是金質的高度,一方面也是度量的高度,「萬億」,高大呀,「觀世音菩薩」,所以這一拜就是拜觀音了。

這個地方,「入三摩地」。「三摩地」是個印度的話,翻譯我們的語言就是三昧、正定等等。過去翻成三昧,你得什麼什麼,入什麽什麽三昧了,或者翻成三昧耶。三昧耶、三摩地其實是一個字,都是翻譯的音,就是用的字不同一點,中國地方這麽大,方言不一樣,所以用字來注,三昧耶、三摩地,這不都差不多嘛。

等到正定、正受就是翻譯它的意思了,你不但是入定,是正定,你不但是得受用,是正受用。因爲外道修的許許多多法,他們也入他們的邪定,他們也得一些他們邪的受用,那就不可貴了,走入邪道,而且以後就糾正不了啊,他出不來了。

但是《楞嚴》的三摩地,是超過其他的三摩地,不同於其他的三摩地,楞嚴的三摩地他是一個所謂楞嚴大定,所以稱「首楞嚴三摩地」。「楞嚴」這兩個字要跟那個「首」字連在一塊兒念,「首楞嚴」。「首楞嚴」是一個印度話,大家簡稱爲「楞嚴」,丟掉一個字。有的人把這個「首」字連在上句,「諸菩薩萬行首」,不是的,「諸菩薩萬行」就斷句了,「首楞嚴」這是一個名詞。

「首楞嚴」的意思是一切事究竟堅固。這個都是極殊勝的開示,這就跟那個「一切皆成佛」、「一切皆法身」、「一切事究竟堅固」,他都是一味的。我們不是說這些所有的事情都是要壞的,地球將來要經過大劫,要大爆炸的,極樂世界才是無衰無變。這還是常情的說法,還是隨順了大家根器的一種說法,說到究竟,那一切事究竟堅固啊。

這真正的無分別了,沒有取捨,沒有簡擇了,一切事都是如此。一切事皆是法身,法身還有什麽不堅固的?不但是堅固,而且是徹底的堅固,無生無滅,沒有壞。這一切分別就是來源於第六識,分別識,所以你就出來有的堅固、有的不堅固。

《楞嚴》這個定就沒有什麽叫出定入定,所以「楞嚴大定無出入」,他這個入定出定也都是究竟堅固。你出到哪兒去啊?入到哪兒去啊?你不能說是從這個堅固入那個堅固,他就是堅固,整體是一個堅固,所以沒有出入。所以這三摩地是一切事究竟的這樣的一個正定,是個殊勝的正定,不是一般禪定中所說的三摩地,而這個呢,這觀世音菩薩以他耳根圓通入了三摩地,而且他認爲這個是第一。

二十五聖各個都說了,二十五聖是各個都好,釋迦牟尼佛讓文殊來說,你看嘛,你說這裏誰最適合於我們這兒的根機呀。這底下文殊有大段的議論,這段議論很長,說了耳根是殊勝,耳根它是圓、是通、是常,這不僅僅是觀世音,我亦從中入。所以《楞嚴》這一段,這個是他的第二十五段。這裏頭的說法,因爲他是要聞自性,所以禪宗就說你看看,還是我們殊勝吧,我們正確吧,那文殊菩薩給我們挑,我們是第一啊,而大勢至菩薩是念佛,但是大勢至菩薩沒有當選。底下先看大勢至菩薩,再解決這個爭論。所以有很多大德在這兒做翻案文章,他說是這個文殊大聖他評論,他們有另外的一些看法。

其實這個也很自然,因爲這次他是以入「楞嚴的三摩地」這個標準來選擇哪個第一呀,那當然是觀世音菩薩。所以諾那祖師,比方有人問諾那祖師,什麽是最快最好的成佛方法,諾那祖師說那就是明白自心和彌陀大法。那明白自心,你不管是修什麽,你就是修別的,你到最後要入這個三摩地,那就沒有超過能明白自心這個最直接了,別的門入了之後,他還是要明白自心嘛,是不是?尤其你現生現世,你要希望很快入三摩地,那觀音的耳根圓通這確確是第一。

如果要問現在這六道衆生怎麽最快地能够脫生死,出六道輪廻,很快地成佛,那麽文殊我看那就只有選大勢至菩薩了。這個要求,你比什麼不一樣,比的東西不一樣呀,是吧,你所比的東西不一樣,所以這個就沒什麼……。同時看見這個次序的安排也很明顯,再往前一個就是彌勒,唯識觀。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