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示密宗十住心 (之五)

密宗的三密,就是身密、語密、意密。咱們人就是三業,一是身體,身就是要吃飯,要穿衣,要有許多行動,身要造好多好多業,身業。口業,口要說話,說話裡頭也是造多少多少業,造許許多多的罪。佛法說人人可以行善,善也是業,身也是如此。還有意,起心動念。嚴格說起來,這些都是屬於罪業,所以起心動念無不是罪。你這心念一起一動,沒有一樣不是罪的,這是古人說的,不是我說的,所以稱為意業。這三樣是業,身語意是業。

但是密法之殊勝呢,就是把三業變成三密。在如來這就不造業了;如來就身是身密,語言是語密,心中所思念是意密,使得凡夫的三業,頓然同於佛的三密。所以密法以方便為究竟。怎麼叫做究竟呢?最高的成就,就是我要救度眾生。不是喊口號,不是一個普通的願望「我要度眾生!我要度眾生!」而是真正實際上有辦法,要看效果。

你就空空洞洞有一個願望,當然是好啊,比這要害人強多了,這不還是空的嗎?所以咱們現在說密法,你們不要說:「我又不會去學密,我是淨土宗。」淨土宗剛才不是說了,淨土就是密教顯說嘛,跟這是一回事。它就是在這「方便為究竟」裡頭,有一個最特殊的、具體的、最省事的、人人都可行的,讓大家得度、得救,享受永遠的安樂的辦法,這個事才是值得我們去做去學,去努力的事,那就是這。

這個三密是很難懂,這個就是很難懂啊。一切咒都屬於語密;結手印是身密,結各種的印;意密呢,一種就是觀想也算意密,再有就是說你安住於般若,是意密。你如果是身在結印,口在誦咒,心裡頭是般若空,那「四臂觀音法」就有好多好些處這種東西啊,「口皆同誦六字明,意皆同源般若空。」這四臂觀音這兩手合掌這都是手印嘛,這是身密;「嗡嘛呢貝美吽啥」是語密;「意皆同源般若空」是意密。這三密同時修,三密相應,相應的一剎那,你就成佛。

所以怎麼即身成佛啊?就是這個佛的三密,頓然跟你凡夫的三業成一片了,這是密法所獨有的,不是像那個說是要斷見惑思惑一層一層,初禪天,二禪天,三禪天,這樣一步一步的,都不是這樣的。所以這個就是說,這一乘法都成佛,而且是最頓的。這是六大、三密。

再有呢,就是他舉了這些具體的五相、五智。五智我們都知道,「綠度母」裡頭都有了。顯教裡頭只知道四智,轉八識成四智。四智就是:大圓境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咱們這個密宗還有法界體性智,這就是五智。

五相,這個五相呢,是五相成道,就是五相成佛。經過五種相,所以從這個五種相,我們也可以知道密法它的一些個方便。又叫「五相成身」〔註一〕,就是通過這五相,你都能夠具備了,你就成就了本尊的身,所以密宗講「即身成就」。事實上淨土法門是「即生成就」,那個生命的生,你這一生就成就了,不等下一輩子。因為很多修行一輩子、一輩子,不知道哪一輩子,他種了因了,遠遠的因了,以後再成就。所以淨土法門是個即生成就的法門。這個密宗更進一步,不但是即生,而且即身,就這個色身,不等你臨終捨掉它的時候成就,就帶著它就成就了,所以這是密宗最特殊的地方,也就是方便中最登峰造極的地方。

這個五相呢,就是根據《金剛頂經》,毘盧遮那的受用的身,毘盧遮那佛就代表法身佛了。是依這個五相,以這個五相的出現而成佛的。五相是什麼呢?第一個是通達本心,你對你的本心要通達,所以都得從這兒開始。這個跟禪宗都是一味的,你得「明自本心」,你把自心要能明白了,通達本心。

第二是修菩提心。菩提心就是大智慧,你通達本心就是大智慧了,你還要有大慈悲、大願力啊,所以你這還有修菩提心,這是第二步。

第三就是你成金剛心,你成就了金剛心了。這個一般到這兒就做為止點了。這密法還不一樣,要證金剛身,你證實、達到,不但是心,而且是身,就是我這個身是金剛身,這才第四步。還有第五步,佛身圓滿,這個五相。

所以通達本心,菩提心,金剛心,金剛身,證得無上菩提,這個就是金剛堅固身。這個五相都具備了,你才真是成就了本尊了。那麼這個就跟顯教的道理是一致的了。我們就說以明這個心開始,你修菩提心,所以菩提心是諸善中王,然後成就金剛心,《楞嚴》最後是證了金剛心了。

那麼密法它這個方便之所以難懂,也就是在這個地方。我們不是說大家要這麼修,從這裡頭我們可以了解,了解這個所謂種種難信、難懂的這些裡頭,都跟這個是一類的。你怎麼去通達本心?這密宗它就給你變成了你觀想心中一個月輪,這一點就是密宗最特別的地方。不是參禪,不是看教,所以密宗它重實修,你通過實修來解決問題,也就通過這個祕密菩提心裡頭中,你也不是隨意的什麼去這個……,而你就是說,這個菩提心,你就看心中一個月輪,一個圓滿的、清淨的、放光的月輪,這就是菩提心,也就是你本心,這是第一步。

第一步通達菩提心,你了解這是你的本心,所以它這個就是「當相即道,即事而真。」這個相它就是道,這個相就是你的心,這個事,這個觀這個月輪它就是真如,就是真實啊。

然後怎麼修呢?就可以觀這個心,它可以放大放大放大放大……,遍滿虛空,然後又收回,回來就一肘量,咱們胳臂肘,就這麼大一個月輪在心裡頭,平著的,然後又放大,又回來,那麼這是第二步。第三步呢,要修這個金剛心,就要堅固啊,不但要成就,要堅固啊,這月輪上正立著一根金剛杵。所以這些修法,所以我們知道為什麼要我們觀一個字種,觀心月輪,觀心月輪裡有種子字,就是以這些實踐、這些事相來解決問題。

所以在有些密宗的書上,你們看見蓮花上畫著一個月輪,月輪上立了一個金剛杵,都是表示這個殊勝的法。怎麼證?也就是證金剛身了,這個觀想成就了。觀想成就,就是你想跟不想的時候,心中這個金剛杵明明朗朗,老有,這是第四步。

第五步呢,毘盧遮那,他就跟他的眷屬就都在這個金剛杵,毘盧遮那就在金剛杵中央,他的眷屬就在周圍,從心中出現,那麼就成就了。所以你看看這個是簡單不簡單?所以密法為什麼叫做方便為究竟,它就是這麼簡單。它是把一個很殊勝的,如何通達本心,如何修菩提心,如何種種種種的,就在這樣的一些個觀月輪、觀金剛杵這一些,這都是所謂這個「印契」。所以結印,手,結成一個什麼什麼形狀;口,誦咒;這個呢,屬於意,在那兒觀想,這都是屬於三密的部份。

在三密的部份,我們要三密相應,三密齊修,這是最典型的修法,但是這種根器很難,所以在一個密相應了,也成功;就是你從一個密下手,專修一個密。當你成佛的時候,你雖然只修一個密,但是和三密一齊相應,可是你可以從一個密下手。

所以淨土法門就是從語密下手的,就念「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在真正印度文就是「阿彌達巴雅」,這個「南無阿彌陀佛」就是「南謨阿彌達巴雅」。這就是往生咒的頭一句,也是大悲咒的頭一句,但是現在把這音翻譯得走了,「南無哦彌多婆夜」,這音就不準了。事實上你看這佛號跟咒是一體的,這個咒的頭一句就是佛號,南方念「夜」就是念「雅」,念「夜晚」就是「雅晚」,「多婆夜」就是「多婆雅」。「阿彌達巴雅」,「阿」字你寫成「哦」字了,其實是念「阿」。古時候都念「阿」,你看劉備的兒子叫什麼?叫阿斗,絕不能念「哦斗」,你念不出來,是不是?南方上海管那個印度巡補叫「紅頭阿三」,你不能念「紅頭哦三」哪。

所以那個字根本是念「阿」,但是現在大家都念「哦」的音多了,就以為是「哦彌陀佛」,應該是「阿彌陀佛」,「阿彌達巴雅」,但不是「阿彌達巴夜」。現在為什麼我們說,有一些經典裡頭有一些咒,不主張大家去學那很長的咒,去念那些咒,為什麼?它字音變了,這不是舉了很清楚的一個例子嗎?變多少了!我念的往生咒,跟大家念的往生咒聲音差得就不是一個咒了,大家聽不出來了,有好些變化很大,但是它念還是有功德。

這就是從語密入手,所以你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是語密,從這一個密下手。剛才我說三密相應,你哪一密都可以。但是這裡舉的這個例子,這個五相,如同我們剛才說的三密,那麼這裡舉這個例子,五相成佛,這個就是說你從意密,這裡頭既然沒有語密,也沒有身密,就是心裡想,觀想,是意密,這一密成就,成佛。咱們念佛號就是從語密而成功,因此一方面我們讚嘆密法,我們也知道就是讚嘆淨土,這個淨土就是密教顯說。

我們通過這一個密,這個「阿彌達巴雅」「阿彌陀佛」,這是「祕密莊嚴心」裡頭所流現出來的,這是十地菩薩、等覺菩薩都不能理解的,你一個凡夫怎麼能夠測啊?但是你只要這麼念去,就跟那個一樣,你只要觀想心中月輪,月輪上有個金剛杵,這個觀想成就了,一天,毘盧遮那都在心中出現了,這不成就了?

但你不能著急,你老想這個毘盧遮那怎麼不出來,那你就亂了。你老老實實去觀、老老實實去觀。當然現在我們不一定希望大家用這個方法。事實上咱們修密的法,都在咱們的法裡頭,每一座修法你都先是心中蓮月輪,一直在裡頭,都在裡頭了,我們還有別的密加在一塊兒。所以我們可以很放心,這是個祕密莊嚴最高的一個心,超乎第八心、第九心。「如實知自心」「事事無礙」,這個都是地上菩薩所能知、所能見的。而這樣的一個祕密,其中的深意、真實意,非這些菩薩所能見的。然而我們現在能信,能知,去做。

淨土法門的特點,念佛持名就是從語密。我現在修持,修密法時也是偏重語密。這又是一個方便,就是老念這一句、老念這一句,一句佛號也好,一句咒也好。這樣你念是什麼意思?就是你和如來的祕密莊嚴心調諧。咱們收音機、電視機、接收機跟那個發射台頻率一致,你就接收了,這就叫調諧。你一直轉,轉它幹麼?就是調,調得跟它一致,叫調諧。

我們正念的時候,就是我們這個心和毘盧遮那,和阿達爾嘛如來的祕密莊嚴心諧振,調諧,因此那個臺的所有一切的東西都到我這兒來了。你今天晚上收電視,那兒賽足球,它電臺播的那個,整個東西不都到你這兒來了?所以說「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你就有時不能信,我這個比方來你信不信?還有什麼沒來?是不是,它那個音聲,那個語言這不都來了?

你怎麼攝的?你不要蓋一個臺,你不要蓋一個發射臺嘛,你只要有一個接收機,你接收機簡單太多了嘛,是不是?你這一放,只要你跟它一調諧,它就全來了。這密法就是如此,所有的東西是在電臺那邊,你只要一調諧,它那東西都在你這兒出現了,當下就出現,全成了你的了。你可以看,可以欣賞,可以聽,不是就是你的了嗎?所以這個是一個極殊勝的意思。

現在我們希望大家儘可能的多利用廢時,我們就是要利用廢時,利用零碎時間,有一句是一句。我現在不提倡大家,或者工作上擠出一點兒,或者是睡眠中找出路,那太緊張,這不是長遠之計。

一個就是要發大心,發起一種殊勝的心,慶幸的心,「哎呀,我是何等的幸運啊,這十億人口有幾個人知道?而我能知道了!」要發這種慶幸的心哪。慶幸的心就要發起報恩的心,佛對我這麼有恩,我如何報答啊?再有,我得了這麼大的好處,我怎麼樣讓別人能分享一點呀。所以我們要有這些心,那一個人這就變了,就不會為了工作上…… 〔錄音帶至此結束〕

註一:五相成身的詳細解釋,可參考丁福保《佛學大辭典》之「五相成身」條目。

上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