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拜 依報殊勝

一心觀禮.極樂世界.德風華雨.妙香天樂.泉池林樹.寶網靈禽.色光聲香.徧滿佛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增益有情.殊勝善根。大願大力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   〔一拜三稱〕

這裏講到極樂世界的這個自然境界,「一心觀禮.極樂世界.德風華雨‧」這個「風」是德風,很清淨、很溫和、很舒適。「華雨」,他沒有下雨呀,只是風吹,吹到天上落花,花很多,這個花瓣一瓣一瓣下來,跟下雨一樣。花落在地下,隨著顔色不同,紅的跟紅的花瓣在一塊兒,黃的和黃的在一塊兒,自然在地下就成了圖案,組成很美麗的地毯一樣。你要踩上去,這個脚踩下去他就深四指,因爲他是軟的,你踩到哪個地方,這個花瓣下陷四指,這一個軟東西踩下去,你一起來又是平的了。這個德就成爲華雨,這個花下雨啊。他是一天幾次,滿地都是花瓣,而且花不是亂雜無章,東一堆西一堆,是各種顔色組成了很美麗的圖案,都是花所成的。

這個空氣裏頭,這個也談不到,就是空間,都是微妙的香。因爲他這個世界一切東西都是各種寶所成功的,也是各種最上的香所成功的,因此他一切的萬物都在放香。這個香有種種好的功德,能够讓你增益種種善根。而這個香也普熏一切世界,極樂世界的香。所以有時人在修法中聞到特殊的香,這有兩種情况,一種就極樂世界的香,你這現在心裏清淨你聞到了;再有,有這個空行母來了、天人來了,你這裏也會香。就是這個香,華香。「天樂」,極樂世界到處都是,風吹的,樹上都是有鈴鐺,有這種樂器都會響,自然而然就奏樂;所以樹啊網子,這個樹上都有寶網,屋子犄角上頭也有種種懸的鈴,自然就是奏樂,所以到處是妙樂,天中演奏許多音樂。

「泉池」,泉水的池、流泉的池子到處都是,上面都是蓮花,各種花,白色白光,黃色黃光。所以《無量壽經》說是「隨風散馥.沿水流芬」,隨著風都散布這個香氣,沿著河流的水,水流的是什麽,流的也是香,這些東西都在放香。而且這個水他妙就妙在這兒,在敦煌有一張畫,畫的極樂世界的游泳池,多少頭上有圓光的菩薩在河在水裏頭游泳,岸上坐著很多,這游泳池旁在看游泳的,也都是穿菩薩衣,頭上有圓光的。所以他也是一樣,你可以游泳、可以歌舞,都有嘛,但是清淨、快樂。

而且他這個泉池就是不可思議,這樣大家都在一個池子裏頭,可以隨各人各人的意思,有人你喜歡這個水只到脚面,淺一點,對於你說就只到脚面;有的人希望深一些;有的人希望是淋浴從上往下灌,各種各種,都是一個池子,隨一切衆生的心,所以這就微妙不可思議了。而什麽水能如此的聰明啊?所以處處那都是阿彌陀的心嘛!不然他怎麽能知道所有的人你在想念什麽,而馬上就適應你,所以處處是如此。這個水似乎也有,甚至出現演說種種的法,顯的、密的,有的聽到灌頂受位的,有的聽種種的各種聲音。各種聲音是你想聽什麽,聽到什麽;你不想聽,他不是變成噪聲。我這個隔壁過去他放大喇叭,這兒住著一個姓吳的鄰居就跟他說:「你這個放噪聲干擾我!」他說:「我放的是音樂。」他說:「不管你音樂不音樂,我不想聽的時候,你來叫我聽到就是噪聲!」是對的嘛。他不想聽,你放的這麽大,你說是音樂也不行。極樂世界不是這樣,你想聽才聽到,而且換句話,你想聲音大就聲音大,你不想聽,那有都沒有了。更重要的一點就是,你所聽到的你馬上相應。所以你幹什麼,你就在那兒游泳、洗澡,都是在進步,所以就是說泉池啊。

「林樹」,這個所謂七寶樹,不是那個故宮裏頭看見的,拿這樣一個寶、那樣一個寶,金子什麽什麽合成的一個樹,那個樹送給我我都不要,還不如我這樣呢。他是美的沒法說了,只能拿什麽珊瑚、瑪瑙去說他,又光明又清淨,顔色又好看,像世間的什麽什麽寶。不是真的那種很機械那種寶來湊成這樣一個盆景,那個盆景呆板的,那就是有錢人的、俗人的一種愚蠢的享樂,他這個不是這樣的。黃金爲地,那也討厭極了,金子又那麽冷,他不是,他是柔軟的,那個花也是踩上去…,即使沒有花就是金子的時候,就黃金爲地,其觸柔軟,不是我們世間的金。這世間的金有什麽好處?它光澤,不會受一切的腐蝕,鐵就要長銹,鐵長了銹多難看哪,那個鐵銹難看極了,它腐蝕,但金子從來不長銹,所以永遠光澤。而且一般都是金色光明,所以用黃金來告訴你,你可以懂得,並不是真的又冷又硬的那個黃金在那兒構成一個地面,總之都是非常微妙,這個七寶樹。

「寶網」,樹上房子上頭都有那七寶,種種寶、種種鈴、種種樂器組成的網子,在那兒蓋在上面,種種的摩尼寶,種種的,因為發光,這一發光,他散香,出音樂,這一切就是如此。「靈禽」,鸚鵡、迦陵頻伽共命之鳥等等的。這個「色、光、聲、香」種種,都有種種的顔色,種種的顔色中又出現種種的光,種種的光中又出種種的顔色,互相交換,變化。這個剛才說了香、說了聲,處處都風吹什麽什麽的,都發生了微妙的音聲,這個色光聲香是徧滿國土,到處都是一樣的。

「成就如是功德莊嚴。」極樂世界是成就了這樣的功德莊嚴。這樣的功德莊嚴作什麽呢?是「增益有情.殊勝善根。」就落實在這一句。這一切一切都爲了來增益,「增」是增長,「益」是饒益,讓衆生的這個有情,這殊勝的善根得到了增長。「大願大力‧」這是大願,大願之王,大願而且形成了力量,成了願力,而出現大力,所以能够成就如是不可思議的莊嚴。「阿彌陀佛」。

所以我們念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隨文入觀,就想到極樂世界的情景,色光聲香、種種花,種種這一切一切的殊勝。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