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拜 禮讚淨法

一心觀禮.一乘了義.萬善同歸。凡聖齊收.利鈍悉被。頓該八教.圓攝五宗。橫超三界.逕登四土。一生成辦.九品可階。十方諸佛同讚.千經萬論共指。寶王三昧.不可思議.微妙法門。      南無阿彌陀佛】     〔一拜三稱〕

這個拜法門了,所以這一段也很重要,就是讚歎這個法門,如果對於這一段弄清楚了,我們對於淨土法門也是萬牛莫挽,一萬個牛拉你也拉不住了。

「一乘了義.萬善同歸。凡聖齊收.利鈍悉被。頓該八教.圓攝五宗。橫超三界.逕登四土。一生成辦.九品可階。十方諸佛同讚.千經萬論共指。寶王三昧.不可思議.微妙法門。」這是讚歎這個念佛法門。所以大家對於自己這個念佛,應該生信,還應該歡喜,自己能够信這樣一個法門,能够遇到這樣一個法門。

這個是一乘法,在佛法之中分類,這是最高的了。一般都是三乘法,阿羅漢(聲聞)、緣覺、菩薩,這叫三乘法。「乘」是做個譬喻,你就是有架車子,你要有一個交通工具,你以什麽爲交通工具呢,是不是,作個比方。這小乘、大乘都是比方,小乘者,就是說你所運載的小;大乘者,就是這大的列車可以運載無窮的人。

這個「一乘」,最後說的《法華》,這典型的例子,是一乘法,他這不是三乘,他這裏有個譬喻,「火宅喻」。所以有人說讀《法華》就好像讀故事,他不知道這個故事之中都是說了極深的法。這個「火宅喻」就是說一個父親有一些兒子,這兒子不很聽話,在房子裏貪玩,這房子裏頭很多毒蛇,很多蟲蟲,很多不好的東西,而且房子著火了,父親喊兒子出來,孩子們在裏頭,還想裏頭,貪戀裏頭不肯出來,所以火宅這是個譬喻。這個譬喻,父親就跟他孩子嚷嚷:「你們快出來,我外頭有一個好玩藝兒,有羊的車,有鹿做的車,有牛的車,你們出來可以玩這些車。」這些孩子們聽到有這些車,紛紛都跑出來了,都跑出來嘛,房子燒了,這些孩子得救了。

先是父親在那兒喊有三個車,就是譬喻這是三乘法,那個羊車是阿羅漢;那個鹿車是緣覺;那個牛車是菩薩,實際上並沒有這三個車。父親是不是說了瞎話?沒有。出來之後父親很高興啊,兒子們都被救了,首先是兒子們被救了,但是給大家什麽呢,給了大家每個人一個大白牛車,方廣平正,其疾如風,種種的莊嚴,超過孩子們所能夠想像、理解的那些個羊車、鹿車。所以這就是譬喻,那三個車子是三乘法,是佛的一種權說,因爲孩子不肯出來,所以就這麽說,你孩子能够聽話出來了。既然出來了,聽了父親的話,父親所給你的東西,超過你所希望的,大白牛車一乘法。都是大白牛車,就都是要你成佛的,所以一乘法就是都成佛的法,不是小乘。現在東南亞他們小乘法,和這個大乘法差別是相當大的。

「了義」,佛有「四依」: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這叫四依裏頭的。這個佛的教,剛才說小教、始教、終教、頓教、圓教,剛才說不同嘛,是不是,有的沒有說成佛,有的說三大阿僧祗,有的說闡提不能生,有的說闡提也能生,那在這許多不一致的地方,你是聽哪個經的話呢?

佛都早就告訴我們了,你要聽那個了義教,依止那個了義的教,不依止那個不了義的,都是佛經。所以現在也是,都是和尚或者都是活佛,他們說的東西,你聽誰的?常常會有矛盾,有矛盾是很自然的事情,那就是你要知道哪個是了義,哪個是不了義。什麽叫了義?說諸法實相的是了義,他沒有談到諸法實相是不了義。不了義的,你就是這兩個如果不同,那這個不了義的不要聽,你聽了義的。它要兩個相反,那就捨棄一個。

那麽現在我們這個法門是了義的,所以蕅益大師說我們這個能願所願,能念所念,能生所生種種,沒有一個不是實相正印之所印,都是實相的正印所印出來的,完全都是合乎實相的。所以我們這個本體,我們是以什麽爲體?就是以實相爲體,《大乘無量壽經》本體就是實相。所以這是一個了義的法門,了義的經典。

「萬善同歸」,如這個大海,世界的一切河流完全都要歸到大海裏頭,所以你行一切善,最後如果是一個善要得到果實,就是你流到了阿彌陀佛的大願之海,這是萬善真正得到了歸宿,萬善所同歸的,最理想的歸宿就是這個,以這個一乘的願海作爲歸宿,所以文殊普賢都在求生極樂。

「凡聖齊收」,凡夫跟聖人都收。所以一個法有的是,剛才說了,適合於凡夫不適合於聖人,適合於聖人不適合於凡夫,這個法是聖人凡夫都適合,所以十地菩薩,地地菩薩都不離開念佛。那說到凡,凡到什麽程度?凡到五逆都可以往生,還不止如此,畜生都可以往生,過去有很多記載。

那夏老師就,一個老鼠往生了。他在閉關的時候,他也是穿著和尚式的那個兩個很大的鞋,坐著就念,起來就穿上鞋就繞佛。一個老鼠,夏老師起來念佛,這個老鼠也跟在後頭,念完佛了回來坐下之後,這脫了鞋,這不是兩支鞋擺在這兒嗎,不有個空檔,老鼠就坐在這兒。起來之後老鼠也跟著轉,你坐下,老鼠也坐下,就習以爲常了,天天如此。一天夏老師起來之後走,老鼠沒有跟,夏老師:「怎麽,今天怎麽回事?」就是想驚動驚動它,還做出一點聲音,好像你恐怕是睡著了還是怎麽。還不動,覺得有點不同了,再一觀察,往生了。端坐坐在那兒往生了,所以動物也一樣可以往生。

還有廟裏頭那個鷄,跟著和尚繞佛。有一天忽然間鷄叫了一聲,飛到窗戶邊上,提起一隻脚,金鷄獨立。打太極拳不有個金鷄獨立嗎,鷄會這一手,提起一個爪子。也就是,它沖著西提起一個爪子,單合掌,你鷄怎麼合掌?它沒有腳〔站立了〕,金鷄獨立,提著一隻脚,沖著西叫了一聲,化了。所以這畜生也跟著念佛,也都可以往生,所以這就是救度之普啊,大家要知道。所以這個恩德啊,這個恩德啊。

而且說衆生同樣有佛性,我們不能小看,不能看見它現在不會說話,不會什麼,它同樣有靈性,而且那些個靈,鴿子就比我强,你從南京做個通信鴿子,把它坐飛機裝來,你把它在這兒放開,它自己飛回南京去,它從磁的感覺,地磁的感覺,它能知道辨別這個方向。它比我聰明,我不可能,所以一個地方我就找,有的時候第一次去了,第二次要找還是很費事。所以這個凡聖齊收啊。

「利鈍悉被」,不管你是利根是鈍根,確實根有利有鈍,有的法適合於利根,有的法鈍根也行,但是利根就不想修,而這種法利根鈍根都適合修。

「頓該八教」,佛法可以分爲八教,就是藏、通、別、圓,「藏」就是小乘;「通教」是小乘和大乘共同的教叫通教;「別教」,專是講大乘法的稱爲別教;「圓教」就是《法華》、《華嚴》,這最高的教了。這藏通別圓是四種,還有頓、漸、秘密、不定,又四種,就八種了,稱爲「八教」。

「頓教」就是頓法,刹那際可以成功的是頓法。「漸教」那就要三大阿僧祗劫,三大阿僧祗劫是無數的劫,是要經過無數的劫才能成功,三個無數的劫,這漸教。

「秘密」,就是沒有說,許多很高深的東西,這言語不能表達了,你要像禪宗,有許多他沒有明說,沒給你說破。還有很多禪宗開悟之後,我這感謝老師,我不謝謝他別的,我只感謝他不給我說破。要自己參哪!所以「從門入者不是家珍」,這個眼睛是看的,耳朵是聽的,從這都是門,從門進來的東西不是你自家的寶貝,要從自己心中流出,這宗門的主張。這八教,就這是「秘密」。

「不定」,就是這不是單純的只屬某一類,可以有這種性質,也可以有那種性質,稱為不定。有很多他是可以變化的,包括的因素比較多,就稱爲不定。所以把這一代的時教可以分爲這八個方面,但是這個稱名法門,這八個方面的教都包括在內了,所以叫頓賅八教。

「圓攝五宗」,禪宗一花五葉,在印度一代就傳一代,衣鉢,傳了就得衣鉢。釋迦牟尼佛的衣,釋迦牟尼佛的鉢,表示給你證明,得到衣鉢,一代傳一個,一代傳一個。達摩是王子,是王子出家。我看過一個王子出家,大概是不丹的王子,在西藏出家了,親增活佛到重慶給大家修法,他跟著活佛,儀表很好,確實不俗,王子。所以不但古代有,現代也有,王子出家。有很多人在那兒給他頂禮,那不大如法,因爲師父在,不給別人再頂禮了,有很多人那時候他只想到一個方面。那確實很莊嚴。

五宗呢就是這個,達摩是王子,達摩就是看見東土有大乘氣象,印度在我們的西邊,他所謂的東土就是我們的國家,看見我們這兒有大乘的氣象,拿著衣鉢就到中國來了。誰知道跑到梁武帝,梁武帝不理解,到北邊,北邊也不理解,所以就在嵩山少林寺面壁,後來碰見二祖就傳,傳到六祖。到了六祖這一花五葉,這才大……,衣鉢不再傳了,那就可是廣泛的……。

這「五宗」就是禪宗的五宗,這五宗就是:臨濟宗,現在最廣的是臨濟宗,所以「臨濟兒孫遍天下」,所以一般說和尚你是那一宗,臨濟宗;第二個多的是曹洞宗,曹洞宗在中國雖然還是有,也就衰微到極點了,日本還很壯盛,日本是曹洞宗;底下溈仰宗、雲門宗、法眼宗,這個就是名存實亡了,過去都是極盛的。

現在國際上把禪宗認爲是中國的,對於我們是個光榮,實際都是印度來的,達摩傳來的,不是我們自己的,把道教和禪劃歸中國。這個道教,現在這些氣功師哪裏是道教,不是,道教的糟粕都沒有,只能稱爲氣功師、養生家而已,不是老子的東西了。一個姓潘的,他伯父是聖約翰畢業的,父親是個銀行經理,他就沒有結婚,也沒有工作,專門研究《易經》。法國的一個道教代表團來了之後,到了上海,找不著人招待,哪裏找道士去,經過文化大革命,道士現在衰極了,就把這個潘先生請去了。他跟他們座談,他們就問他:「你們道教怎麽樣?」他當然說不出來了,因為道教現在也沒有了,法國人很驚訝:「怎麽搞的?道教這麽好,你們國家的東西,你們這兒沒有了!」人家驚訝極了。

老子、莊子、這都是中國啊,我們正是因爲有老莊、有孔子,所以佛教大乘佛法在中國接受的很好就是如此,所以這個基礎很好,有這個基礎才能提高。比方孔子在《易經》上:「無思也。無爲也。」無思無爲,「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他在寂然不動之中,一感就通,這跟佛法很近了。正是因爲有這些個咱們中國這些聖者,所以我們中國的古老文化是光明的。所以現在何昌這是謬論,說中國的文化不行了,要學西方,全盤學西方,方勵之也是謬論,這都是對於中國的文化認識不足。應該很好發揮的,不是東方文化沒落了,不行,一直不行啊,而現在是一貫的沒有受重視。

這裏講到的這五宗,這個就是禪宗的五宗,而在念佛法門裏頭圓攝了五宗啊。這就是把禪宗這五宗就都在這一句佛號裏頭了,正好是蕅益大師所說的,禪宗一千七百則公案都在這一句佛號裏頭。只要你老實念,就在裏面啊!

有人問蓮池如何融通禪宗與淨土,蓮池大師說:「若待融通是兩物。」如果等著去融通那就是兩個東西了。他不答復你如何融通,他說如果你須要融通那就是兩個東西了。那麽現在就是本來就是一個,幹麻還融通呢,實際就是這樣一句話嘛。所以禪淨本來是不二。

但是到了現在這個鬥諍牢固的時候,大家就是要門戶之見,所以有很多很多是門戶之見,就産生了門戶,禪宗就反對其他的宗,密宗反對……,都是一樣,門戶之見。在禪宗,我是某個師父,我就反對你其他師父的這一些禪,密宗也是如此,各個這樣,所以是鬥諍牢固,就是這樣,現在就是。而一句佛號是「頓該八教.圓攝五宗」。

我在二十歲的時候,那天不是說嘛,那個郭,他說是看見臺灣的情况,他說中國在這一千多年的佛法不是正法,我說這個是我在十七八歲時候的思想。就是看到這些大居士、大和尚還是勾心鬥角,還是機心,有這個宗派種種概念,世間的這一些個考慮一點也不減少,也就跟他那句話〔一樣〕,那個佛教不靈,沒有用。我說佛法,這念了佛之後就都到這個水平,有什麽用?沒有用,所以産生一個錯覺,認為不行。

那就在二十歲的時候,大學三年級,寒假考完了之後,看了《金剛經》,那就是醍醐灌頂了,那這個安樂,那個清快,是沒有法子形容了。也就明白不是佛法無靈,而是大家對不起佛法。

這個「無住生心」,當時我就體會了一個「無住生心凡夫辦不到」,剛才不是說嗎,你要到地上菩薩才能辦得到,比如剛才我說這麽殊勝,要我講出點道理來,這個就不能够……,就說好不行啊,要有一點道理,是不是,那道理就是無住生心。這個怎麽呢?就覺得這個念佛,你什麽都不想,就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別的都不想了,別的就無所住啊,沒有住在工作上,沒有住在地位上,沒有住在金錢上,沒有住在男女之間上,這一切事情都無所住啊,也沒有住在什麼要成佛,要什麼什麽,都沒有啊,這法上也無所住,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可是這一句佛號不斷,這個心是生生不已呀,是生,是沒有斷滅,沒有死啊。

所以這個無住生心,你在這個念佛裏頭……,那個時候還沒有現在這個明白,是自個兒這麽琢磨著,覺得這個是可以這麽去達到,實際上這個想法是對的。我當時並想,如果是念咒就更好,爲什麽就更好?這個念佛裏有個「佛」字。但現在對初機來說,你還有個「佛」字,你起恭敬心哪,那個時候就是要全放下,連「佛」也放下了,我那時候的想法是佛也放下。佛也放下,你有個「佛」字就不大容易放,那個咒連佛也放下了,真正的無所住啊,可是此心還不斷。那是我剛開始第一次看經,糾正了我的錯誤。

所以這樣來看,六祖就是在無住生心上……,他是在廟〔客店〕裏頭,給廟〔客店〕裏頭挑水送水,聽到人家客人跟那兒念經,他在旁邊聽,第一次就這個。聽到這無住生心,問他:「你這是哪來的?」說:「黃梅」,他就要去黃梅。大夥兒就捐錢給他,家裡有個老母親,就買些柴、買些米讓人家招呼母親,他就走了。

到了五祖,碰見之後的機緣,五祖給他說法,又是說到無住生心,沒有說完哪。他就第一遍聽到這兒,他就超過神秀。神秀能够講十二部經論,五百個人,人人都說有神秀在,當然他得衣鉢,我們無份無份,威望非常高。你說這麽一個苦力,還不是和尚,在廟裏做工,南方人,少數民族,五祖管他叫獦獠(蠻子、文盲),他就這個無住生心,就得衣鉢嘛!他就真正的開悟了,所以這五宗不就這麽出來的嗎。

五宗就這麽出來的,你念佛人,你自然而然,你不知不覺就暗合道妙嘛,不管你是誰,老太婆,你只要這麽念去,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把這些東西都放下了,這一句老把他淨念相繼,就暗合無住生心嘛。

所以有的時候明合道妙,這是暗合道妙,他不知不覺就合了道妙,明合和暗合都是合嘛,所以就不可思議呀。所以這就是我們爲什麽說「圓攝五宗」,當然這個真正要說呢,那佛與佛才能究竟,我只能體會到這個地方。所以這個八教、五宗都在一句佛號之內。

是「橫超三界」,我剛才說那個蟲子橫著一咬就出去了,別的法你要豎著咬,這橫著咬。「逕登四土」,極樂世界不是四土嗎,常寂光土、實報莊嚴土、方便有餘土、凡聖同居土,一登就登四土,直接就登了四土。你登了這個凡聖同居土,那個凡聖同居土跟常寂光土也不是割裂的,所以生凡聖〔同居〕也即是……,就是時間嘛,你現在還沒有斷惑,到了時間你必定是要登常寂光土。時間是人類的錯覺嘛,所以不要在時間上把它看死了。

「一生成辦」,現在有很多人在這個地方還是不大懂,有人只是說密宗是一生成就,而這個淨土正是一生成就啊!我曾經問過貢噶上師,現在學密的人他是有意的標榜自己,來壓低淨土宗,我說:「往生淨土算不算密宗的即身成就?」貢噶上師很負責任,「你說的是哪個淨土?」問我。後來貢噶上師的漢話說的非常好,我們這個對談很暢,就話稍微說得慢一點,他直接用漢話說,比人家翻譯强得多,經過翻譯得七折八扣了。「你是哪個淨土?」「我說的是西方極樂世界淨土。」「哦,那就是即身成佛。」到了極樂世界就是一生補處,沒有再有別的生了嘛,那最後都成佛了。你這一生完了,那一生就是這一生啊。

「九品可階」,你可以生到九品。那上品上生是什麽情況啊?上品上生你當時隨佛就到極樂世界,就可以分身到十方的世界聽法,得種種陀羅尼,你就可以到十方世界變現種種的身去救度衆生。而且上品上生,大菩薩!所以不是一個僅僅的……,當然這不是很容易的,那總是,這種上品上生都是帶角虎的事情,所以「有禪有淨土」的人才能可望。

「十方諸佛同讚」,剛才我們拜了十方的佛,十方的佛都在讚歎這個法門,這易行難信之法,勸大家信受,所以十方諸佛異口同聲,都出廣長舌相,徧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在那兒勸大家,在讚歎這個法門啊。

「千經萬論」,多少部經,一千部經、一萬部論都給大家指明方向「共指」啊!這個法相宗,在中國第一代祖師是玄奘,第二代是窺基,玄奘就翻譯了《阿彌陀經》,這個窺基是第二代,他就做了《阿彌陀經》註解,叫做《阿彌陀經通贊》。

這次淨空法師也印出來了,他三種,把《彌陀疏鈔》、《彌陀要解》和《通贊》〔合印〕。他這個用心我知道,就是「你看看,唯識的人,他這不是作淨土宗的註解?」(懺雲法師來,他看了這個《通贊》,他覺得不很突出,他覺得唐朝人比不上蓮池和蕅益。)他這個用心是好的,如果我要見到他,我會給他提一提,把這四個印在一塊,把那個《圓中鈔》印進來,《彌陀疏鈔》、《彌陀要解》、《彌陀圓中鈔》,底下再印上窺基的《通贊》。窺基的《通贊》就是這個作用,你這個法相宗的祖師,他在讚歎淨土啊。所以現在法相宗有很多人他們輕視淨土,這個忘本哪!

「寶王三昧」,念佛三昧稱爲寶王三昧,這是個「王三昧」。所以你們這個〔書〕翻過來就是《寶王三昧懺》,這個懺就稱爲《長壽懺》,也稱爲《寶王三昧懺》。就是這個念佛三昧稱爲寶王三昧,他是寶啊,是寶中之王,可以說是王中之寶啊,「寶王」,既是寶又是王,你怎麽說都可以。總之「寶」和「王」兩個字本身就說明問題,王是高出一切,寶是最可貴,最可保重,是這樣的三昧,寶王三昧。

還有就是說,許多三昧,有的三昧能消瞋,有的三昧能消貪,有的三昧能消痴,有的三昧能消過去的業,有的三昧消現在的業,有的三昧消未來的業,只有念佛三昧消一切,所以是寶王三昧。所以有的時候你不廣讀經論,就這麽自個兒隨便聽聽,道聽途說,這有好多是有害的東西,自個兒再輾轉傳說,誤人誤己,所以我們要把它弄清楚。

這個是「寶王三昧.不可思議.微妙法門。」這寶王三昧是不可思議的微妙法門,這個微妙之處,是思想言語所不能及的,所以稱爲不可思議。《華嚴》就稱爲不可思議,這個《阿彌陀經》裏頭也有不可思議,這是諸佛所稱讚的不可思議的法門。所以《華嚴》、《阿彌陀經》、《無量壽經》,就是大本、中本、小本的區別,《華嚴》是大本,《無量壽經》是中本,《阿彌陀經》是小本。《華嚴》那都是經中之王,經中之最尊的了,《阿彌陀經》也是如此。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